正文 Chapter 18 血淋淋的滴落

    太阳升起来了。看样子快到正午了吧。今天的阳光虽然很刺眼。但云层很多。飘飘浮浮的云层云绕着太阳。这时的太阳像一个羞涩的女郎。薄薄的云层像似一条轻柔的薄纱巾。轻轻的浮掠在太阳的脖颈。

    “你试过站在十字路口迷失走回家的方向吗?”我抬着头75°。眯着眼睛享受着光线的照耀。轻柔的说。仿佛说重了。气压就会压低一样。无法呼吸。

    “有。”他没有一点含糊。斩钉截铁的回答。

    呵。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站在十字路口迷失回家的方向的感觉?他的迷茫又是什么呢?

    只要关于他的一切。我都会怀着万分的好奇去探索。但不会侵略到对方的心里面。我只会站在城外站守。等着他人出兵。

    “你现在站在十字路口很迷茫吗?”他轻柔的说。我望着他。我们又在对峙。

    没错。我承认我有点诧异。诧异他会这样问我。

    “也许吧。Ww.NEiyu.cOM不过……”面对不完全确定的问题。我总会含糊的回答。像似面对束手无策的场景。我都会做回逃兵一样。

    他好像看见我没有说下去的意识。他停止了发问。

    我们继续沉寂在寂静里。在胡同废墟里。安静的光永比有回声的光多。也许。我们都是喜欢独自安静的孩子。会一起相聚在胡同废墟里。可能因为接触太多人间事故。只想要一点风平浪静。仅此而已吧。

    我看见了他的眼神如泉水宁静一般的平静。没有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样急爆。也没有喋喋不休的雨滴一样令人闷奈。只有的。只是平静的湖水。

    太阳越升越高了。真的快要到正午时分了。

    星期六的约定就这么完了。专属于我们认真发呆的时刻完了。结束了。

    星期六的胡同废墟里。永存的是。我和他之间的气息。气味。

    有点不舍。有点难分。地上的划痕。就让风雨把它侵蚀吧。

    也许它。早已划进我心里面了。

    “那个。苏杰和你应该会很幸福吧。”他说得犹如他的眼神一样的平静。仿佛世间一切事物与他无关一样。但又是他自己制造的。

    诧异抽搐的脸部表在波动我的神经。今天的他。真的好让我诧异。

    苏杰和我应该会很幸福吧。在自嘲我吗?我的心好像快要碎一样的疼。苏杰和我。幸福。为什么世间最自嘲的事都会来到我这里。心。在揪着。忽然觉得他像一个杀手。粘在他手里的全都是我血淋淋的红色黏稠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在已经发黄的面粉渣上。它是多么突兀。在黄白色上有点点滴滴的红色画面。是多么的刺眼。非要每天我的眼都要被刺痛吗?

    围绕我的氧气忽然停止了。我透析不过。在窒息之前。还要亲眼目睹。那个杀手是如何的冷静。连卑微的氧气都在自嘲我吗?他的冷静。穿透了我的骨子。从那里有一阵凉丝丝暗的风。眼前的他。真是个杀手吗?为什他会说得如此的轻松。冷静。难道一切都不关他的吗?

    呵。夏洛。难道你的事也关他的事吗?为什么自嘲过后的我总会找不完全的理由淹没自己已残破不堪的心。

    “我要回去了。”我又要做逃兵了。除了逃兵。我还不知道我能做什么。难道告诉他。我和一个相隔10年没见的男子会幸福吗?

    我夏洛。为什么永远读不懂自己的心。

    转就走。大步的迈向那个有强烈光线照耀的出口。丢下他。是我这个星期六某个时刻迫不得已的行为。

    我的眼开始模糊了。模糊得让我感觉到他有点像小孩知道了自己犯了错误。低着头忏悔的样子。他真的想我和一个相隔10年没见的男孩幸福吗?为什么他有某个时刻总是自以为是的想象别人的事。脸上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苏杰。韦杰。

    同年同月同出生。

    他们是17岁的阳光男孩。

    而我。

    却是17岁多愁善感的女孩。

重要声明:小说《夏末.秋初.我们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