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 胡同生活

    潮湿肮脏的胡同。Ww.NEiyu.cOM

    狭窄臭坑的屋子。

    貌似都是上辈子祖先们留下的。

    如果从城市的另一边来俯视这里。

    这里只能说是地震或自然灾害的避灾所。或算是提供无家可归的人的救助站罢了。

    进往胡同的路。是一条被便宜货的鞋磨得平平坦坦的石斑路。阳光渗析到胡同的石斑路。稍微也可以看到那些被磨得光滑的石头反的光线。光线是从老屋与老屋之间上的横钢线上挂着的衣服缝隙中穿透下来的。石斑路终年是下雨区。不管是阳光明媚。还是风雨交加。不管是0℃以下。还是在55℃以上。这里终年下雨。纵横交错的老屋像似一堆拾荒者在旧金山金矿面前一样拥挤。可怜的是。拾荒者还得在院子里公用厨房用最言简的词形容胡同:进出胡同都得撑伞。进出胡同都得捂耳朵。进出胡同都得提鞋跟。http:///

    逃出胡同。

    是我夏洛最羞涩的梦。

    在胡同里呼吸每一口氧气,都会觉得是肮脏的。那肮脏的气体从鼻管通向肺部。每一毫升气体都从缝隙中逃生。仿佛进入肺部就是一件光荣的事件。那潮湿得发霉的氧气。滋生了一大批混杂的细菌孩子。仿佛威猛的将军带着手下要占领这一片领土。可笑的是。他们占领一片令人恶心的废墟。

    “你要死就往外死去。别弄脏地方”一大杯的液体从夏洛的头上淋下。冒气的液体从纤细的体顺滑而下。仿佛绵绵细雨一样讨人厌恶。可比绵绵细雨不同的是。它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也来不及逃。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夏洛弱不风的纤体。

    她是我夏洛的王燕舅妈。说得好听是一位准备做伟大的妈妈。她脸上粗劣的化妆品掩饰不了让人看了就会觉得恶心的雀斑。着一个3个月大的孩子。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因N天没有洗头。致使头发上多了一层油腻腻的发油。连去理发店焗油的钱也省了。那对不匀称的眼睛整天都瞪得奇大的。她的虚荣心骗她这样就可以掩饰她的缺点。

    “老婆,你别生气了。好好的。别动了胎气。那臭丫头不懂事。别跟她计较”夏洛被一对无邪的眼睛盯着。像似一个冤鬼讨债。令人恶心。

    他是我夏洛的郑国强舅舅。他是一个卑微的工人。他把他老婆宠得比天还高。只因为他老婆在第一胎因照料不慎。从二楼滚下一楼。可怜的小孩还没嗅见胡同里潮湿得发霉的氧气就去上帝爷爷行礼了。他老婆怨天怨地的怨他。要不是她自己硬要穿那从夜市地摊便宜货上争回来的稍微高跟的高跟鞋。也许也不至于孩子早早结束他的生命了。他是一个窝囊。一个专属王燕这样的人的窝囊。一个典型的“妻管严”。

    “郑国强。看看吧。看看你的好侄女是怎样对我。我哪能有她了不起。她妈都跑去外国混了……”王燕的鄙夷的眼神让我体内抽搐。胃液翻腾。

    “好了好了。别说了好不。走。我扶你回房休息去。”郑国强弯着本来就弯的腰去扶他老婆。看上去。就像一对老婆婆老爷爷在公园散步完后。要走回家的场面。

    如果我没有眼花的话。郑国强望了望我。那种眼神是在怜悯我。怜悯一个被爸爸妈妈抛弃后。爸爸不知去向。妈妈被胡同里的人说得像婊子一样。

    随着“哐”的一声巨响。结束了一切一切的幻想。

    我夏洛的爸爸妈妈。是多么可笑的历史。

    两行泪无声的从夏洛的眼眶盈出。抬头仰望天空75°。是夏洛的标准动作。

    倔强说不痛。假装什么伤都没有。

    倔强抬起头。决不让眼泪往下流。

    ——boy2 “不够成熟”

重要声明:小说《夏末.秋初.我们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