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葑是高一三班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像想 书名:拜托,太离谱了
    “喂,你看葑和风少在说什么啊?”六儿推了推我,指着宇文及风他们。

    “等葑回来不就知道了?看他们好像很熟耶,喂,六儿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啊?”看着谈着话,我不好奇了起来。

    “不知道。”六儿同样疑惑着。

    拜托,他们该不会——是——

    “呵呵呵呵。”我独自偷笑中。

    “你笑什么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葑已经回来了,坐在了我的旁边。

    咦,宇文及风他们呢?

    “喂,你到底在偷笑什么啊?”

    “没——没有啊,呵呵呵~”我回过神来。

    “是吗?”葑的脸上明显地刻着“不相信”三个字。

    “嗯,唉,别再问了啦,快吃吧。”我改变了此时此刻的话题。

    呵呵呵呵呵……

    “你在心里偷笑着吧?”葑和六儿异口同声地说。

    “没有啊。”我假装镇静地说。

    靠,你们还真是合拍啊。

    “……”

    “你们干嘛这样看我啊?葑,你是不是不吃啦,那我帮你吃好了。”

    我正伸手想去拿,葑就打掉了我的手,说,

    “你就想得美。”说完就吃了起来。

    “呼呼~我们回去吧,对了,葑你到底在哪个班读书啊?老看不见你。”我抱怨地说。

    “咳咳,我现在宣布——我要在高一三班读书了。”葑假正经地说。

    “哇,太好了!六儿,你死定了,哈哈哈哈……”我摆出了个动感超人的标准姿势。

    “晴啊,你高兴也不用这样啊。”葑搭着我的肩膀笑得阳光。

    “去,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六儿一直欺负我。”我指着六儿说。

    “是吗?”葑盯着六儿看,只是六儿还是傻乎乎地走着。

    “六儿?”我担心地问道。

    “六儿?”我喊得大声。

    “什么?”六儿终于回过神来。

    “你在干嘛啊?发什么呆啊?”我疑惑地问道。

    “没——没什么啊。”六儿紧张地说。

    “是吗?”我疑惑的眼神你看不到?

    “别问了,我们快走吧。”葑抢着说,然后加快了脚步。

    “走——走慢点,你现在是在比赛走路啊,走那么快,我跟不上了啦。”我追赶着。

    一边是葑走得飞快,而一边是六儿的走神,唉,怎么了?

    “咳咳——大家静一下,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牧葑,今天转来我们班。”我站在讲台上扮演着刘老师。

    “嗯,大家好,我是牧葑。”葑说完就展现他那无敌迷人的笑容。

    “牧葑同学,我叫飘惠啊,我是晴的朋友。”飘惠这个花痴又来了。

    “我是恋飞啊。”

    “我是瑞友。”

    “我是汇丽。”

    ……

    又一次的人潮,把我都给挤下来了,当初又没有这么烈地欢迎我,拜托,他新来的耶,比我还受欢迎,哼。

    我不甘心地回到了座位上,温习了起来。

    “滴滴 滴滴 滴滴”

    谁发短信来啊?

    “现在立刻来我这里。                                宇文及风”

    关键时刻就发短信,算了,还是过去吧,免得又被整。

    “额,你找我有事啊?”

    “……”宇文及风现在的脸简直比包青天的脸还要黑。

    怎么啦?我没得罪他啊,为什么摆个黑脸给我啊真是的。

    “风少?”我试探地问了问。

    “……”

    “他怎么啦?”我回头问了问欧阳。

    “……”

    怎么他不笑啦?他平时可是无笑不欢啊,像个卖的,怎么现在……

    “那个,如果你们都不说话,我就走啦,我还有事呢。”我再次问了问眼前这三个沉默的“羔羊”(狼才对啦,是披着羊皮的狼!!!!!)

    “那好,拜拜~”

    “等等。”

    “嗯。”我十分“真诚”地望着这个黑脸的人。

    终于出声了吗?我还以为你们都自断舌头了呢。

    “你这几天为我们补习。”

    “什么?要我帮你们补习?”我惊讶地说。

    宇文及风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别开玩笑了,方缕同学的成绩还好过我,你们找他吧。”我还想使个眼色给方缕,只是才发现他不在,我向四周望了望,真的不在。

    “你看我们会开玩笑吗?”黑脸说道。

    “呵呵,我成绩很差的。”我试着狡辩。

    “那你怎么进来的?”

    “我——”

    “……”

    算你狠,宇文及风。

    “好啦,不过我没时间,所以只能中午帮你们补习。”我无奈地说。

    “好。”

    “那我先闪了。”

    我闷闷不乐地走回了教室,坐回了位置上。

    “晴,那个——风少找你干嘛啊?”六儿一改往的兴奋,紧张地问。

    “也没什么,就让我帮他们补习。”

    唉,我自己也要温习啊。

    “哦,是吗?”原来葑也在隔壁,眼神里同样闪过紧张和不安。

    “嗯。”

    “什么时候?”葑又说了。

    “每天中午。”

    “那你不用吃饭吗?”葑担心地问。

    “算了,饿一顿又不会怎样。”我敷衍地挤出了一抹笑容。

    “可是……”六儿和葑又来了。

    “没事,就这样了,我很累,让我休息一下吧。”我说完就把头埋进了手里,趴在桌上睡了。

    “葑,怎么办啊?”

    “唯有……”

    唯有什么啊?我——我听不到啊……

重要声明:小说《拜托,太离谱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