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跟班的悲惨日子(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像想 书名:拜托,太离谱了
    我在我那帮“亲友团”的陪同下,不是,是威胁下,来到了隔壁班的门口,也就是宇文及风那个黄毛小子的班级。

    “进去啊,快进去!”六儿一把就把我狠心地推了进去,然后扭就走了。

    “呵呵,大家好啊!我是隔壁班的……”看到他们班里人潮涌涌的,我意识到我以后的子一定,很好过。

    “嗯。”

    我一进去,他们班里的人几乎没留意我,而是继续埋头念书,个个都一副书呆子的样子。唉,我差点忘了,他们这个班8成的同学都是像我一样——考进来的,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天才中的天才,也许会说,剩下的两成是……没错,就是那可恶的仨人——宇文及风、方缕和欧阳,虽然听说方缕的成绩也很好,但他也是靠家族才进来的。

    “喂。”坐在角落的宇文及风对着我说。

    “过来。”

    “哦。”我勉强挤了个笑容,然后走了过去。

    “你手里拿的是?”宇文及风没有站起来,而是看着我手中那一大堆的礼物。

    我差点忘了,礼物都把我整个头都给遮住了,真难为宇文及风怎么认出我来的。不理了,还是把礼物赶快塞给他吧,否则我就……

    “她们给你的礼物。”我把礼物全都塞在了宇文及风的手里。

    “搞定了。”我拍了拍手。

    “喂,下次如果还是这样,你就死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宇文及风就把一大堆礼物扔进了垃圾桶。

    不会吧?这么好的礼物都给扔了,真是有钱就不心疼啊,可——可是六儿她们……我怎么交代啊?

    “喂,黄毛小子,你怎么把它们都扔了啊?这可是她们的心思啊!”我为礼物心疼啊!

    “叫我少爷。http:///还有,大把人送礼物给我,如果我全收了,我不就很忙?”宇文及风坐在椅子上冷冷地说。

    “哦。但是,我是你的跟班,不是你的佣人,为什么叫你少爷啊?”汗,想得倒美,还想我叫你少爷,少做梦了。

    “跟班和佣人有什么不同?”宇文及风望着我说。

    “哈哈,好像没什么不同耶,向葵叫我们少爷吧,哈哈……”一旁的欧阳又凑起闹来,望着我笑个不停。

    我看你活腻了,欧阳。

    我笑嘻嘻地走到了欧阳边,说,

    “欧阳少爷,舒服吗?”我用尽全力捏了欧阳的肩膀。

    “啊!”欧阳惨叫中……

    “我再说一遍,我,向晴只是跟班,不是佣人,要叫你叫你们家里的佣人叫去。”我翘起了手不屑地说。

    “那就叫风少吧。”宇文及风望着还在惨叫的欧阳眉头深锁地说。

    “这还差不多。对了,现在我报到完了,我要走了。”我向门口走去。

    “等等。我有说让你走吗?”

    “那你想怎样啊?风少。”我灿烂地笑。

    我忍!

    “不要以为笑得像花师似的我就放过你。”

    我忍!!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呢?风少。”我再灿烂地笑。

    “去帮我买饮料来,我要可乐。”

    靠,一大早喝可乐,好,喝死你算了。

    “好啊,早上喝可乐对体有帮助的,我现在就去帮你买。”我笑得更灿烂了。

    “我也要,我要绿茶!”惨叫完的欧阳又恢复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谁理你啊?”

    我才不帮你买,我是做宇文及风这黄毛小子的跟班,又不是你的。

    “风,他不帮我买!”欧阳向后面的宇文及风撒

    “真是的。”宇文及风极不耐烦地对撒的欧阳说。

    “就还要一瓶绿茶吧。”宇文及风又说了。

    “那我要一瓶牛。”坐在欧阳旁边的方缕插了一句。

    哇,还真没发现他,还是那么……

    “哦。”

    “为什么缕叫你买就买啊?我叫你你就不肯。”欧阳委屈地说。

    “那是因为我讨厌你。”

    “不是吧,我第一次被人讨厌啊!%555555555555”欧阳趴在方缕上哭。

    汗!!!!!!!!!!

    “别啰嗦了,快去吧。”宇文及风即使阻止了想打人的我。

    真是的,还要跑下来帮他们买东西喝,不行,我慢慢走好了,免得浪费体力。

    于是过了10分钟后,我拿着可乐、牛和绿茶慢条斯理地走进他们班。

    “喂,你买了10分钟了。”宇文及风在我还没踏入时张口说话了。

    “那又怎样?买回来就是了,那你们的。”我走到了他们边,把三瓶饮料狠狠地放在了桌上。

    “现在我可以走了吧?”我望着窗外说。

    “我叫你买的是不冻的,你怎么买了冻的?”宇文及风望着我说。

    “你——你刚才又没说。”

    “我要的是红茶,你怎么买了绿茶啊?”一旁的欧阳想找死了。

    “喂,你们俩耍我是吧?那为什么就你们买错了,人家方缕没买错啊?”我指着正在斯斯文文喝着牛的方缕说。

    “反正,你现在赶快给我们买过,我要提醒你,还有5分钟就上课了。”宇文及风望着不服气的我说。

    “好,算你们狠。”我立即摔门而去。

    我一定要忍,谁叫他救了韩呢?

    我匆匆忙忙地跑去买,当我回到教室时……

    “喂,买回来了。”我把两瓶饮料放在了桌上。

    “买什么啊?”宇文及风只顾着看手上的杂志,一点都不理会累得趴下的我。

    “喂,是你们叫我去买红茶和可乐的!”我不满地对一动不动的宇文及风吼道。

    “我们有叫你买红茶和可乐吗?”

    “喂,你耍我是吧?”我一手强过宇文及风的杂志。

    宇文及风“潇洒”地站了起来,以他1。85的高欺负我1。61的高——整个人向前倾斜,十分暧昧似的说,

    “是你听错了吧?”

    “我——我没听错。”我小声地说。

    “是吗?”

    “是。”仍旧小声。

    “阳,我们有叫她去买绿茶和可乐吗?”宇文及风使了个眼色给回头看闹的欧阳。

    “没有啊!是不是你听错了啊,向葵。”欧阳看闹的心态绝不比六儿轻啊!

    “喂!”我向欧阳大声吼道。

    “嗯?”宇文及风仍然保持那我认为十分暧昧的姿势。

    “算我倒霉,好了吧?我走了。”我推开宇文及风,然后大步地走了。

    真——真是的,搞得那么暧昧干嘛啊?好好地说不行啊?

    我闷地回到了课室。

重要声明:小说《拜托,太离谱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