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魔枷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看着那几个将军远去的背影,刚刚回来的皇甫傲雨好奇的问“二哥,是不是哪个地方又出现了混乱?”

    “没有”皇甫傲飞脸色难看的说“我刚派他们到山西去了”

    “山西?”皇甫傲雨立即惊叫起来“二哥,难道你准备让他们………。。?”看着皇甫傲飞点了点头后他更加难以置信的说“二哥,他们以前可是你的部下啊?难道你真的忍心………。。”后面的话他已无法在说下去。

    “为了天下的太平,我也只能那样做了”皇甫傲飞沉默半晌后说。

    “二哥,不行,你要尽快的阻止他们”皇甫傲雨劝说“如果你的行动一旦成功的话,那天下的人就更加的相信了那所谓的谣言,那样你会声名尽落的。”

    “咚咚咚”三声通天的炮声响彻整个京城,在听到那些炮声后皇甫傲雨焦急的对皇甫傲飞说“二哥,现在阻止还来的及,你难道真的想遗臭万年吗?”

    可是皇甫傲飞只是失神的看着前方的宝座,那华丽的龙椅还在不断的透露出一股金黄色的光芒,一股无形的吸引力此刻仿佛在控制着皇甫傲飞的心神,只见他步伐蹒跚的向那龙椅走去。“二哥,二哥,你怎么了?”看着皇甫傲飞这怪异的动作,带着惊诧和不安的皇甫傲雨赶紧出声呼喊。

    可是皇甫傲飞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仍在不停的向上迈进,那怪异的姿势竟让傲雨的心头涌起一丝不详的感觉,终于在他的不断呼喊之下,皇甫傲飞的形顿了一下,接着见他迷惘的看着前方的龙椅,然后低头看了看脚下,“傲雨,我怎么到这里了?”他惊讶的说,因为他的前方两米处正是那天下人梦寐以求的龙椅。

    看着皇甫傲飞那略带慌张的脸形,傲雨说“二哥,刚刚你是怎么了?为什么我连续呼喊你数遍不见你回答啊?”

    “我刚刚怎么了?”傲飞从上面走了下来,然后陷入回忆的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刚刚好象前方有什么力量在指引着我前去一样,然后我就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指引前进。”

    “难道是它?”顿时他们两个都震惊的看着那个没有任何波动的龙椅。可是龙椅还是被静静的摆放在那里,直至过了许久,傲飞说“算了,不要再看了,恐怕再看我们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说到这里他看着傲雨说“我给你的任务你如今做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傲雨点了点头“那起兵的人完全是在两个人的鼓动下才突然举兵反叛的。”

    “哪两个人?”傲飞的脸色一变。

    “白芎和王潞”傲雨说“白芎据说是太子亲收的弟子,而王潞则是太子的朋友。”

    “太子啊太子”傲飞喃喃的说“想不到你的失踪竟然会给我带来那么多的纷乱,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天意,难道我真的没有资格坐上前方的龙椅?”说到这里他再次的抬头看着那千年不变的龙椅。同时一种古朴的,又带有一丝诡异的气息再次的在大点之上蔓延。

    “二哥”听着他的话傲雨皱了皱眉头“这皇帝之位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你又何苦那么在意呢?”通过那么多天和皇甫云飞的相处,他已经从皇甫云飞的上看到他那远大的报复和宽宏的肚量。

    “连你也说我不配坐上前方的龙椅?”皇甫傲飞转过头狂笑的说,可是当皇甫傲雨看清傲飞的眼神后他立即惊叫一声“二哥,你的眼睛…。”因为在他面前的傲飞此刻的眼神竟然变成了邪异的猩红色。

    “连你也说我不配?”傲飞因为激动而在不停抖动的手指此刻指着傲雨狂笑着说,此刻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竟然都森森的让人难以言述。

    “二哥,你究竟怎么了?”傲雨上前一步扶着傲飞的子说,可是就在他迈前几步快要接近傲飞的子的时候突见傲飞的另外一只手“呛”的一声竟然将自己的佩剑拔了出来。

    “啊”傲雨大惊失色的避过傲飞堪堪刺来的那一剑,他满脸震惊的说“二哥,你疯了,我是你的亲弟弟啊”可是傲飞没有回答他,此刻的他仿若已经陷入了疯狂之境,只见他一味的举剑向傲雨刺去,剑剑凶狠,而招招皆不留命,在看到眼前况已经越来越紧急,傲雨立即朝外面喊了一声“李将军,请速速进来。”

    一丝刺目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门再次被打开只见一个全幅盔甲手持长枪的将军从外面闯了进来,他,正是李阙,不过当他看清眼前的况后也是脸色一变,他惊诧的问“下,这是怎么回事?”

    “快阻止他”傲雨大声的说。

    李阙的脸色一变,前方的人可是即将登基的皇帝,如果因为现在的卤莽那将来他再怪罪下来自己又怎么担当得了,不过当他看清傲飞的眼神后脸色也是一变然后停枪冲了上去,有李阙的助阵傲雨的压力去了不少,然后他二人合力终于将傲飞擒缚住。

    尽管以被擒缚住,可是傲飞还在不停的挣扎,直到傲雨不知从何处端来了一盆冷水泼在了他的上,才见他那激动的体除开始慢慢的安静下来,过了许久当他彻底的冷静下来看清眼前的况后立即脸色黯然的说“看来我真的不配去坐上它”说完话他让傲雨放开了自己的子然后稍微整理一下,接着见他拾起自己的宝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

    “二哥,二哥”看到傲飞的动作傲雨大吃一惊,以傲飞巨倔强的格他真的担心他会因为一时的心而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可是当他快步追去的时候,前方只传来傲飞的一句话“三弟,我终于明白了父亲所说的心魔枷锁了,也明白了为什么我大楚八百年没有出现过什么昏君,既然我无法挣脱心魔枷锁,那皇位还是留给你吧。”直至说完这句话,傲飞的影已经从门之外消失了。

    傲雨没有去追,他知道就是他去追了以二哥的脾气也坚决不会跟着自己回来,不过傲飞后面的两句话却还是让他心中翻起了巨大的涟漪,“心魔枷锁?难道是它?”皇甫傲雨此刻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没有什么动静的龙椅,难道父亲一直所说的历练心魔枷锁的地方就是皇宫大,而那磨练心魔的圣物就是龙椅。

    可是任他怎么看他都无法看透这其中的奥妙,直至许久他突然醒过神想到京城还有二哥派出的军队,他的脸色立即大变,慌张的对李阙说“李将军,那些待发的军队现在还在吗?”

    “早已走了”李阙回答。

    “啊,那我们快追”说完傲雨也不等候李阙快速的走出宫驾马冲了出去。

    两军对恃的军队终于被阻止住了,不过不是因为傲雨,而是被天瑞道长所解决的,至于他和白芎,王潞他们说的是什么外面的人就无从得知了,但是最后的结局是白芎他们已经把军队都交给了傲雨管理同时为那些关于傲飞的谣言给洗刷了一遍,可是令人惊讶的是从傲飞消失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他的踪影了。

    明天就是正式登基的子,可是傲飞的踪迹到现在还没有着落,同时蒲小娟他们三人饱经风霜之苦也终于感到京城了。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