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天下大事尽归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忌天雷和灰色戾气不知几何时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天空已经恢复成了以前的面貌,白色的云朵和柔顺的风儿开始充斥在整片天空,让人感到无边的暇意,如果不是地上那无数的枯骨冤魂,恐怕这里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似的。ww.tXt6.NEt

    梁朝的覆亡看来真的是注定了,无论是谁也不可能抵挡得了那近百万军队多方凌厉的攻击,原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的军师,可是转眼…………………………看着那数以万计的枯骨冤魂,轩禹彻底的绝望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他无力的看着上天,就是那个和尚出现在他边的时候他也不曾有什么反应,国已将破,家已将亡,那一刻的他,已经彻底的沦落在自己的心魔当中而无法自拔。

    “前尘如梦,往事如风,阿弥陀佛,施主又何苦深陷其中呢?”那悲天悯人的声音缓缓的从那和尚的嘴里传出。

    轩禹的子一震,他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那个和尚说“大师乃得道高僧,不知可有什么奥诀相送?”

    “放下心根,远离红尘,三界纵越,来去如风。”和尚慈悲的说,同时他将自己脖子上悬挂的佛珠取下了一颗,那颗佛珠顿时转化成一道佛光被打入轩禹的心口。

    “心魔已去,苦海无路,我佛成空,万物复苏。”当轩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颓废之气立即消失,他恭敬的走到和尚的面前说“多谢大师点化,让我明白了万物轮回的哲理,如今还望大师收留弟子。”他本来就是聪明的人,如今心魔已经被镇压,所以他很快的就明白了那个和尚所说的意思。

    “很好,很好”那个和尚欣慰的说,然后拉起轩禹的手说“既然你已放下了红尘诸事,那就跟我走吧”然后一团佛光托着他们很快的就消失在无尽天际中。

    “和尚,和尚,你别走那么快啊,这里还有一个人需要救啊。”一直在城墙下面的老虎看到和尚升空立即呼喊,可是和尚还是走了,不过一句话却从上空远远的传了下来“此人虽遭雷击,但却命不该绝,你只需要多找一点灵药相辅,他很快的就会醒过来的。”

    时光在不停的穿梭,当我从混沌之中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到了洪荒时代,那聚乱的星河空海叠叠重重把我彻底的掩埋,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是她,黑暗之中让我看到了光明的存在;是她,严寒冰冻之际让我产生对温暖的依赖。

    难道这就是?不然她的笑语怎么会一直深深的打动着我的心。或许这就是?可好似迷梦中的她却怎么一点都不听我朦胧的表白?

    这是什么世界?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人的存在?这是什么世界?我又如何能将自己面前的苦海移开?

    望眼看穿断肠,无烟火冷风香,悠忽千万载,一点相思永难忘。

    当我彻底的清醒过来,可是她的容颜却被岁月彻底的掩埋,我推开了星河空海,我走遍了三间五岳,我翻开了红尘诸代,我想起了那句对白。

    生死只不过轮回一代,命运却那样的难以安排,讽刺了苍天太坏,感叹着时光无奈,我重回几万载,只为寻她回笑一眸。

    昨天她的话被风吹乱,掀起的衣裙为我所见;承诺给她想要的明天,原来竟是那么的遥远。

    究竟什么才是终点,海角天涯又在哪边;翻遍了书籍古典,踏遍了万水千山。

    一言淹没了一言,明天覆盖了明天;一切一切没了断,思念留恋为谁牵。

    淹没了昨天不朽的诗篇,承载了今夜痛苦的难眠;那被风雨凋落了的昨天,竟被她一语轻轻的折断。

    我要的明天竟是那么的遥远,我的思念原来是那么的明显;我的为谁而沉默的表演,我的忧愁有谁又能够看的见。

    是那羡耳的谎言,还是那动人的诗篇;是那明媚的浮现,还是那乐耳的不堪。

    是那秋天的璀璨,还是那华丽的宫;是那白雪的庄严,还是那纯洁的恋。

    我已看不见,未来的演变;我已看不见,眼神的迷乱。

    我在为谁表演,我在为谁失眠;我在为谁歌颂,我在为谁痴恋;那遗忘不去的萧瑟昨天,原来是那样的刻骨难眠。

    眼泪早已流干,诗歌一篇一篇;那忧愁的旋律,竟见证了昨天。

    当皇甫云飞艰难的睁开双眼的时候,“太子醒了,太子醒了。”一声声惊喜的声音充斥在整个房间,接着便听见有人吩咐下人去打水,去端药上来。

    看着面前那么多的人在注视着自己,皇甫云飞艰难的移动了一下体,可是剧烈的疼痛又瞬息传遍他的全,“啊”他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同时斗大的汗珠立即从他的额头上滑落。

    “暂时别动,先好好的休息一阵再说”一个年轻人从后边走了出来对皇甫云飞说。

    “你是?”看着他的脸孔,皇甫云飞感觉好熟悉,可是他绞尽脑汁还是想不起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不过就在他迟疑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却自己开口了。

    只见他双膝跪在皇甫云飞的面前,嘴里恭敬的说“臣皇甫傲飞未能救驾,导致太子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还请太子多多恕罪。”

    “你是傲飞?”这下皇甫云飞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刚刚会看着那么熟悉呢?原来他和霸天叔叔的面貌长的差不多,他赶紧说“快快起来,你们都是自家兄弟,不用行那么大的礼。”不过转眼他又惊疑了起来,因为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群居然是轩辕风,赢政,田麒和推门而入的慕容复已经傲飞,傲雨两兄弟,他吃惊的问“怎么你们……。怎么今天你们全部都聚集都这里了?”

    皇甫傲飞从地上站起来,然后高兴的说“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们的楚国就要复兴了,现在我们的军队已经将他包围了,王善的梁朝将要成为历史的名词了。”

    “啊?”皇甫云飞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他疑惑的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是不是昏睡了很久?”

    “时间不长,也就两个月”一直卧在那里的老虎此刻站起来到皇甫云飞的面前说,同时抱怨的说“你可知道这两个月我瘦了多少?”说到这里它用那金黄色的虎爪比画着说“我可是瘦了整整二十公斤啊,你看等你康复后该怎么好好的补偿我吧?”

    “呵呵”听着它的话就连格孤僻的慕容复和田麒也都笑了。一晃两天就过去了,本来就有灵药的辅助再加上自己武学的修为,皇甫云飞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尽管众人都带给他一个喜讯,就是王善的二皇子轩杰和四皇子轩栩皆已战死。但是田麒却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消息,就是在王善兵败的时候,和他斗的难解难分的龙箭却做出了一个超乎所有人想象的事,一天夜里,他独自一人骑马闯入田麒他们的帐营,提出将自己的部下全部暂时先交给田麒,等他们几**马会师的时候再转交给皇甫云飞。

    当时田麒就好奇的问他为什么自己不亲自的交给皇甫云飞呢?想不到龙箭却凄然一笑,反叛之臣又有何脸目见原来的主人,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去。等第二天转交所有的军队后他的影又立即消失,后来还是两个士兵在他们原先的帅营里找到了他,不过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自刎亡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田麒和轩辕风他们都敬佩的说“龙箭,乃真将军也。”

    听完他的话,皇甫云飞坐在那里久久没有开口,那个是他在世上唯一存在的表哥,那个曾经统领着“龙家军”的当代主人,就这样的走了,就这样的消失在历史的尘埃当中。无声的泪水自皇甫云飞的脸上缓缓的滑落,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怪表哥的错,如果不是生在这纷乱的时代,如果没有这该死的战争,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可能发生。

    但是失去的那将永远注定失去了,活下来的人就应该好好珍惜如今的生命,皇甫云飞语气黯淡的吩咐傲飞他们好好盛殓龙箭的尸体,然后后率领着众人走出了营帐,他已经下定决心,他要用王善的血来祭奠他的亡父,以及死去的龙箭及那些万千冤魂。

    天下大势已尽归皇甫云飞,现在的王善只是在京城做着困兽之争,如今的梁国已经注定要灭亡了,这是谁也无法改变得了的事。看着那一拨一拨攻打京城的军队,皇甫云飞知道胜利已经遥遥可望了,以王善困守京城的一万部队又如何能够和这四国几十万的部队相抵抗,那无非是去拿鸡蛋碰石头,找死。

    第三天,那坚固的牢不可破的城墙终于被打破了,皇甫云飞率先带领着轩辕风,慕容复,田麒和赢政闯了进去,看着一路上那死伤的百姓士兵,皇甫云飞心痛极了,因为那些人曾经都是自己的子民啊。

    迈进了宽阔大,令所有人惊诧的是在大上正有一个人坐在那里等着他们,看到他们的到来,一股凌厉的气势从那人的上散发而出,他,正是和皇甫云飞有着血海之仇的王善。

    “我等你们很久了”王善站起冷冷的说,接着他拿起手中的刀自语说“惊天啊惊天,匆匆数十年过去了,想不到今天我还是要违背自己的诺言再次让你现世间。”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小心的站在那里,因为众人皆已感应到,眼前的王善是一个修真,并且是一个内力深厚又深藏不露的高手。

    “想杀我,就拿出你们真正的本事吧”王善厉吼一声,拔出了惊天怒刀,一股蓝色的巨浪顿时浩浩的从刀发出席卷皇甫云飞他们五个人。

    “上”他们五个相视一眼,然后各自施展自己的绝学上前攻去,刹那间大之上刀光剑影,残枝横飞。令皇甫云飞他们感到震惊的是,王善的功力太强了,以他们五个合力竟然堪堪的和他战成平手,此刻双方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谁也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大战会是一直继续吗?会是直到一方倒下才能有结局吗?不是,就在双方战斗激烈的时候,大之上又出现了两个人影,同时一道清脆但有有些惊慌的声音传出“住手,你们不要打了。”

    众人大惊,来人是谁?是敌是友?待双方急速分开皇甫云飞看清了眼前那个女人后,惊喜的声音立即传出“母后。”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