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乱世@悲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远方的老虎在看到这个况惊慌的咆哮一声,然后急剧的向这里冲来。ww.tXt6.NEt此刻皇甫云飞却是一脸骇然,前后方的退路已都被严严的封死,恐怕他有通天之力也无法躲的过去?

    是上前和魔王一战还是后退硬抗雷击,两种念头在皇甫云飞的脑海瞬息流转,最后他一咬牙,拼吧?纵然一死也要轰轰烈烈的死去,如果就这样畏缩的死去,那他也不值得去做领导天网的太子。可是事实又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魔云中的魔王显然也看出了皇甫云飞现在的势,他狂笑着说“螳螂拦车,你也太不自量力了,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被忌天雷沐浴的滋味。”他的话音未落,一股滔天的魔雾从那团魔云里冲出,然后凶猛的向皇甫云飞冲去。

    此刻皇甫云飞已经将力量提到了极限,可是在和那股魔雾碰撞了以后,他还是被击的向后退去,同时那道忌雷电已经击落下来了。“啊”一道凄厉声传过,皇甫云飞的子立即剧烈颤抖不已,那道忌雷电径直从皇甫云飞的头顶入体,紧接着一条条的细小的雷电在皇甫云飞的体里四处横行。

    “敖喉”那只老虎惊怒的立即仰天咆哮,天空顿时风云变色,此刻天空再起异变,只见漫天的黑云,乌云,白云竟然开始全部向一起聚拢,天空雷声大作,就连魔云里的魔王此刻也警觉的停在空中。

    皇甫云飞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上仍有那些细小的雷电游走,他死了吗?还是受了重伤?没有人知道,在这世上以他那低微的道行来和忌天雷相抗争,恐怕除了死亡再也不会有别的选择了。

    站在远方的皇甫傲雨和李阙他们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尽管心里十分的担忧但是他们却不敢越雷池一步走出刚刚那只老虎为他们所画的圆圈,不是他们不过来,而是在他们的前方仍是众多的怨气,煞气和斗气在肆虐,以他们的血之躯无非是多增加两条亡魂罢了。

    那只老虎急速走到了皇甫云飞的旁,然后伸着它那巨大的虎头在皇甫云飞的头部嗅了很长时间,当它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它那眼神竟然流露出一股深深的哀意,接着一股怒火从它的双眼迸发而出。“敖吼”“敖吼”那只老虎像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一样猛然对着天空不断的咆哮,那本就在聚拢的云彩在刹那间彻底的混合在一起,只是它们的颜色已经彻底的变了,竟然全部变成了灰色。

    “戾气?竟然会是戾气。”魔云中魔王那震惊又清晰的话语在下方众人的耳边响起,接着只见那一直隐藏着魔王的魔气开始脱离魔王向着那无尽的灰色云雾冲去。

    魔王的本体终于露出来了,看着他的躯体下方的众人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丑陋的脸孔,漆黑的躯体,浑披盖着一层厚厚的毛发,残破的战甲散发着一股幽冥气息,同时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混天叉。一股强烈的魔气从他的上散发而出,很快的席卷整片天空,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成了来自幽冥世界的魔王,毁灭世界的魔主。

    在那些魔云冲向灰色的云雾的时候,那个魔王跟着大吼一声也尾随了过去,刹那天空忌天雷大作,一道一道的忌天雷都开始劈在他的旁。趁着这个空隙,老虎用嘴巴衔着皇甫云飞的体慢慢的向外围那安全地带拉去,尽管途中遇到许多的三色气体,可在老虎的吞噬下那些三色气体竟然没有一个敢靠近。

    高天之上已是一片混乱,漆黑的魔云和灰云已经完全冲撞到一起,并且在天空相互的交错,相互的纠缠,如龙争虎斗似的。可就在这时,远方又惊响一个霹雷,只见远方的天空突然升起一道白光,只见一条人影迅速的向这里冲来,那速度,几乎都可以用雷奔电闪来形容了。

    眨下眼睛的时间,那条人影已经冲到了,不带一丝的波动,举起手中的长刀就向空中早已戒备的魔王劈去。

    魔王举起手中的混天叉抵挡住那锋利的刀芒,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两人的体立即散开,同时魔王厉喝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来者何人?”

    可是那条人影丝毫没有回答他的话,见他抵挡住自己的攻击之后,那人又是一刀砍来,只是这次的刀风中竟然隐含着空中那一直劈落的忌天雷。

    魔王此刻已是暴怒不已,明显的对方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可是震怒归震怒,他还是小心的抵挡着那人猛烈的进攻,因为只从来人刀锋上的力量就已经可以发觉对方的力量的确不容小窥。

    此刻方圆一公里的范围此刻完全的乱了,在地上有怨气,煞气和斗气肆虐,高空又有两条正在不断交战的人影,再上面还有黑灰两色气体的纠缠,此刻这里彻底的乱了,乱的已经让人感到惊慌了。

    看到这突然来到的人竟然和魔王势均力敌,下面皇甫傲雨他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刚刚那一颗惊慌的心也开始在慢慢的平静下来,只是很快的他们又为自己感到悲哀,他们第一次的才感觉到原来在大自然中,人类原来还是最弱小的一类。

    那一直站在城墙上方的轩禹更是懊恼和自责自己,自己怎么就那样的轻易相信陌生人的话了呢?现在倒可好,自己不但搭上了四个将军的命,更是白白的牺牲了那近一万人的军马,须知那些军马可是自己城中四分之三的部队啊?可是现在自责已经全部晚了,看着前方那些肆虐的亡灵,他的心头更是一片沉重,自己的部下战死了而国家却不能为他们好好的安葬一番,这实在是自己当太子的过错。

    尽管不知道皇甫云飞是死是活。但是他又却为皇甫云飞的举动而感到敬佩,大概只有那样的人才能配称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吧,“如果我们不是仇人的话我到真的希望能结交你这样的一个朋友?”轩禹喃喃的说。看着在天空大战的魔王,他的心更是烦乱,现在的他自己都感觉到无法面对自己的将军和士兵了,是自己,是自己一手将那些忠诚的部下拉进了地狱的门坎。

    “太子,太子你怎么了?”两个士兵看到轩禹突然栽到在地上惊慌的赶紧跑过来询问,可当他们走近了却惊讶的发现,太子那清秀的脸上竟然流下了两行泪水。

    “我没事”轩禹苦涩的对那两个士兵说,然后自地上缓缓的站起来盯着那空中的战场,良久他说“你们都是我的部下,所见所闻应该都比我的多,现在我想知道,究竟我朝的建立有没有错?”

    “这个…。”那两个士兵相互看了一眼,嘟嗫了许久都没有开口。

    “你们是不是不敢说?”看着他们的表轩禹释然的说“你们但说无妨,我是不会怪罪的”说完他看着远处的天空怅然的说“其实我知道天下人都认为父皇的做法不对,可是我知道父皇如果不那样做的话他是不会达到目的的,因为我们两家的仇恨牵扯的太深远了。”

    两个士兵有些惊疑的听轩禹说出这样的话,这些天关于王善当初怎么用计谋杀死皇甫天的事天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了“难道传言是真的?”这个念头同时在他们的脑海响起,但是他们却不敢询问。

    “我知道天下的人都说父皇没有认真的搭理过天下,而导致天下人心不稳”轩禹看了他们一眼接着说“可是又有谁知道,六年过去了,正值壮年的父皇如今已是白发从生了,即使我们在怎么努力,只要前朝的余孽没有绞杀,那在他们的鼓舞下,黑的就会变成白色的,而白色的也会变成黑色的”

    听着轩禹的这些话,那两个士兵沉默了,他们一直都是守卫皇城的士兵,所以对王善的一些事多少还都是知道的,关于皇帝的好坏在他们的心中也是有判断的。“快躲开”就在轩禹还沉浸在往事当中,空中的一声厉喝突然将他震醒,整个城墙上的人此刻全部都看到了空中那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那邪恶的魔王此刻竟然手持混天叉不顾一切的向这里奔来,后方一条白影提刀紧追不舍,同时下方更有扑天气浪向这里冲来。

    “啊”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魔王他要做什么?他不会是想把这里的人类全部都变成那肆虐的三色气体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吧?可是事实好象正是这样,无论是魔王还是气浪,此刻全部都来势汹汹,让人不得不色变。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