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四面埋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你是谁?”突兀的声音着实把轩禹吓了一跳,他赶紧转看着那声音的出处,此刻只见那里正站着一个长袍老道手持拂尘的看着他。

    “贫道洞虚上人,路过梁国闻梁国有难,故想借助一臂之力助你们度过此劫,不知道太子意下如何?”那个道士手捋长须不缓不慢的说。

    “就你?”轩禹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道士,无论是从神态和气势上来看,此人绝对是修真之人,只是修行的境界多少不知道罢了,尽管自己现在非常需要一个军师,可是选择军师那是关于国家的大事,如果万一出现什么差漏,再加上在这严峻的时期,那可万万马虎不得。

    仙界早有规定,凡是修真之人皆不能干预凡间国家政事,更不能用法术来伤害那些凡人,尽管知道了眼前的道人必是修行之人,但是轩禹还是不怎么放心,如果他是用法术来助自己一臂之力,那将来天庭怪罪可是连自己整个家族也一定要惩罚的啊。

    “怎么,你不相信我吗?”看到轩禹眼中的质疑之色,洞虚上人略微皱了一下眉头说。

    “请问道长可曾记得天界所定的规矩?”迟疑了一下轩禹说。

    “哦,原来你是为了这件事”洞虚上人恍然大悟“天界的规矩我怎么会触犯呢?如果你不相信我,那我还是可以证明一下给你看的。”就在他们谈话之间,门外又传出了一个士兵惊慌的声音“报,前方有重大事禀报。”

    “进来再说”轩禹说。

    迟疑的看了一眼洞虚上人见太子没有什么反应,那个兵跪下说“启禀太子,那突然冒出的一股军队此刻已经离都城不过三里,众位将军请太子速速明示是出战迎击还是严守城池。”

    听完他的话,轩禹的眉头皱成一团,现在的况越来越紧急了,现在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如果出战的话那一旦失利,京城的安全那将危在旦夕,可是如果严守被传出去的话,那岂不是招来天下人的耻笑,堂堂大国竟然面对一个小股军队而不敢出击。

    “既然太子无法做出决断,可否把这股敌人交给贫道。”旁边洞虚上人说“这样一来也可以证明贫道非无术之人。”

    “这……。“轩禹迟疑的看着洞虚上人,京城的事事关重大,到现在还不知道来人的份,如果一旦出现什么差错的话,那后果……。将远远的超出他的想象。就在轩禹犹豫不决的时候,洞虚上人则开始不满了,他有些感叹的说“成大事者,必当不拘小节,能够速断速决,如果梁国这次有幸度过劫难,那不出二十年,梁国必将会重蹈覆辙。”

    这些话犹如当头棒喝,轩禹那迟疑的心立即变的坚定了,他对那报信的士兵说“传我命令,所有军官都得听从道长的安排,如有违反者,斩立决。”

    “是”听完轩禹的命令,那个士兵惊出一冷汗,然后他急忙的退出大到前线送信去了。“太子可否与我同行看我怎么剿灭那些侵犯这里的敌人?”洞虚上人转过看着轩禹说。

    “好”轩禹爽快的说。在洞虚上人的法力下,他们很快的就到了前线的城池上面,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众将士大惊,待看清是太子轩禹后那些将军立即下跪“恭迎太子。”

    “你们都起来吧”轩禹对那些将军说,而此时那个送信的士兵才刚刚气喘吁吁的跑来,看到太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个士兵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信没有错的时候立即跪下磕头说“太子赎罪,小人这一路都没敢歇息,想不到还是把命令传晚了。”

    “你下去吧,这不是你的错”看着那个小兵惶恐的模样,轩禹一时到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谁让自己提前没有和别人打个招呼呢?待轩禹站好后,一个将军迟疑的看了一下轩禹边的那个洞虚上人,然后恭说“太子,如今敌人已经快要接近城池了,你看我们是出击还是严守?”

    “出击”轩禹还没有开口,洞虚上人就先说话了“如果我们不给敌人来个狠狠出击,那将会被天下人耻笑说大梁无人,见到小股敌人就怕的严守城门。”

    “道长说的没有错”轩禹接口说,然后他把那个道长稍微介绍了一遍,然后将自己的命令传达下去。

    在听到轩禹的命令后,众将大惊,但他们还是遵从的说“一起听从太子和道长的吩咐。”

    轩禹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洞虚上人说“道长,现在这一切就交给你了,希望道长最好还是不要让我失望。”

    “哼,你可不要太小看我了”洞虚上人口气略微不满的说,然后命令士兵敲紧急鼓,让所有的官兵全部聚集在一起。直到所有的军官和士兵全部集合在一起,洞虚上人才开口说“在来的路上,我已经观察了附近的路段,如今趁敌人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布置。”

    “王冲王将军带领两千人马埋伏在城池前方山路的左方,等到炮响的时候就要及时的冲出来。”

    “林鹤林将军带领两钱人马埋伏在城池前方山路的右方,等到炮响的时候也要及时的冲出来。”

    “赵勤赵将军带领两千人马埋伏在一里之外的山谷里,等到敌人撤退的时候听到炮响的时候同样冲出去,这次不用留什么活口。”

    “王非将军则带领五百人马前去引敌人,无论如何也要把敌人给引到我们设计好的包围圈里面。而余下的两千人马则跟着我守在敌人的必经之路等候他们的到来。”洞虚上人用手在摊在桌面上的地图比画着,然后对那一个个的将军发出了命令,而在听到他命令的人的脸色无不大吃一惊,就连太子轩禹也不例外,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到这个神秘的洞虚上人是如何知道他们的名字。

    “时间紧迫,凡是得到命令的将军现在就给我准备”洞虚上人看了众人一眼语气严肃的说,待众将军都已走后他才对轩禹说“有劳太子这次就严守京城了。/”说完也不待轩禹是否同意就消失在轩禹的面前。

    此刻离京城已经越来越近了,可皇甫云飞的心反到是越来越焦躁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也不知道,看着后的三千人,他感叹的对皇甫傲雨说“希望我们这次能够顺利的攻进都城,给王善来一个措手不及。”

    “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皇甫傲雨兴奋的说,他们的这次出击实在是在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的兵,王善,轩杰和轩栩及龙箭基本上带走了国家所有的兵丁,可以来说现在京城的防御是最薄弱的。

    捅就要捅他的心脏,这是皇甫云飞在和傲雨以及李阙他们共同商议的结果,在这乱世时代,只有突奇不意的,让人无法估测的行动才能给敌人以要命的重伤。那只老虎欢快的跑在最前方,离开了那暗无天的牢房,这段时间它可兴奋遭了,不是到这里猎杀一些动作,就是到那里偷别人的酒喝,皇甫其是皇甫云飞回来了以后,它变的更加的嚣张了。

    就在他们离京城还有一里半路程的时候,一支大概只有五百人的队伍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当李阙看清为首的那人后,脸色巨变,他咬牙切齿的说“想不到他竟然还敢出现,看来我有机会替我父亲报仇了。”经过调养再加上皇甫云飞的灵药,他的伤已经全部恢复过来,这次也是他主动请缨要求一同过来的。

    “来人止步,先报上名来”此刻那出现的部队停在那里朝皇甫云飞他们大声喝喊。

    “王非,人头先拿来再说”这边也传出一声大喝,只见李阙驾着马,提着枪从队伍中快速的冲出去。

    “公子”在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后,王非大惊“快拦住他”他赶紧朝士兵命令说,然后驾着马不顾一切的向后逃去。一大列的士兵赶紧从后方补了上来,各个手持长矛对着那即将冲到的李阙,可是李阙浑然不在意,竟然手提长枪径直的冲向了那些拦截自己的士兵,然后从人群中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向那正驾马飞逃的王非追去。

    “杀啊”这边皇甫云飞也发起了号令,顿时那三千人开始向那五百人冲去,经过短暂的接触,那些梁国的士兵皆不顾一切的向后退去。

    “追”皇甫云飞带着三千部众在后面紧追不舍,直到快要接近一片山岭地带的时候,那只跑在最前面的老虎突然停了下来,它用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然后撒腿跑到了后方正在追赶的皇甫云飞面前。

    由于它跑的太匆忙了,惊吓的烈马差点将皇甫云飞从上面掀了下来,不过这也引起了皇甫云飞的警觉,他立即挥手让后方的士兵停下来,然后下马走到老虎的边皱着眉头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异常的事?”

    老虎点了点头,然后密音对皇甫云飞说“我嗅到这里竟然有一股隐隐的杀气,恐怕这里有埋伏,你们还是小心为妙的好。”

    “好”皇甫云飞点了点头,他知道那只老虎不会欺骗自己的,而这时李阙手提一个人头已经驾马从远处赶了回来,而那个人头赫然竟是王非的,想不到他匆忙逃跑最后还是没能免了一死。

    “怎么了,太子?”看着皇甫云飞久久没有传令下去,皇甫傲雨走上前来询问。

    “这里有埋伏”皇甫云飞沉重的说“他们已经有了防护,看来我们这次的计划彻底的失败了。”说到这里他传令说“前锋做后队,后队做前锋,大家给我退。”

    众士兵一时不解的看着他,可是瞬息所有的人都遵从命令准备后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的前方突然响起一声惊天的炮响,接着只见他们的前方,左方,右方杀过来三股军队。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