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受印大典(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走在大街上,皇甫傲雨好奇的打量着皇甫云飞肩膀上的一只白色的小猫说“什么时候你也开始喜欢养宠物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自己的手掌在那只小猫的毛发上摸了两下“刚开始见到它时我还差点以为它是一只小老虎呢?”

    感受着他的手掌那只小猫不满的在皇甫云飞肩膀上面扭动了几下,然后张牙舞爪的作势向皇甫傲雨扑去,但是当它看到皇甫云飞在听到皇甫傲雨的话强忍不住的笑容时,它更愤怒的低吼了两声来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

    它可是在皇甫云飞的威之下才答应被皇甫云飞用法力将自己的体变小的,这也难怪皇甫傲雨在一开始会误以为它是一只小老虎,因为除了体形之外它和一只老虎可是什么区别都没有。但是走在这条大街上它还是不时的向四处张望,因为那来回走动的修真人士不得不让它产生警觉,它可是十分的害怕再次被那个道士抓住再一关它个十年二十年的。

    “我们城内的部署确定都做好了吗?”一夜没有在京城度过,再加上还是刚刚才见到的皇甫傲雨,皇甫云飞有些不放心的问,毕竟一个漏洞那将造成的后果可是难以估计啊。

    皇甫傲雨点了点头“一切你都放心,这里的事我都是照你的安排去做的。”说到这里他有些疑惑的问“只是到现在我还尚未发现他们几个人有任何的动静。”

    听着他的话,皇甫云飞点了点头,在大街上逛了那么久,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他根本就没有发现赢政,田麒,轩辕风和慕容复的踪影,“他们现在都到哪里去了?”皇甫云飞的心中也产生了疑惑。但是想到他们已经定好的协议,皇甫云飞到也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他知道在关键的时候他们几个一定会出现的。

    离太子受印还有一个时辰,此刻的大街却是人满为患,因为天坛那里到现在还驻扎着大批的士兵不准开放,所以为了一睹神龙石的风采,众修真者竟都在大街上苦苦等候。皇甫云飞和皇甫傲雨则打扮成两个富家的公子,不时在大街的这边望望,那边看看,而天网的几个坛主自然成了跟班,紧跟在他们的后。

    看着前方的众多修真者,东土的,西方的,年幼的,白发苍苍的,那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神,那难以掩饰激动的心,皇甫云飞真的是百味杂起啊,为了一颗神龙石,竟然招来了这么多的修真人士,王善这究竟打的是哪门的主意啊?难道他就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人趁机夺取吗?

    这一切的一切现在仍然是一个谜,或许王善真的布置了什么厉害的招数来预防着突发的事,不然他又怎么如此放心的向天下人宣布皇子受印的事,毕竟神龙石那可不是一般的宝物啊。

    可能是他们一行人太扎眼了吧,走在街上,不时有人将目光停在了他们的上,并且夹杂少许议论,可能也知道自己太过招摇,一路上皇甫云飞不但让他们几个坛主都隐藏住自己的气息,更让他们一旦发现可疑的人就立即向自己汇报。

    虽然总是有修真人士打量着自己,但这一路上还是风平浪静的,就在皇甫云飞以为这中间不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一股警觉突然从心头升起,在他的后他竟感觉到那里此刻正有两个人正在盯着自己。

    “会是什么人?”皇甫云飞猜想,同时他边的几个坛主可能也发现了这个况了吧,一个坛主低声的说“太子,小心,现在正有人盯着我们,你看我们几个要不要把那个人抓过来”

    “不用”皇甫云飞摇了摇手同时疑惑的回过头,他想知道究竟会是谁在暗中盯着他,不过在他回头看到那两个盯着自己的人的面容后,立即惊讶的喊了声“师兄”。那是两个配剑的青年,年龄大概都在三十岁左右,看到皇甫云飞转后的面容也是一阵大喜,然后他们两个快步向皇甫云飞这里走来。

    “师兄,你们怎么来了?”皇甫云飞快步的迎了上去,一脸惊讶的说,那两个人是他初入雁就已熟悉的两个大师兄,陆柏,郭仁。

    “得到这里皇子受印的消息,我们想你应该会出现在这里,所以这两天我们特地从山西那边赶过来。”陆柏用力拍了一下皇甫云飞的肩膀说“数月不见,看你怎么比以前瘦多了。”

    见他们师兄弟说话,皇甫傲雨于是带着几个坛主走到了一边,警觉的扫视着那来回从这里经过的人。寒暄完后,皇甫云飞疑惑的问“师兄,你们怎么出来了?我记得掌教师伯一般是不许门下弟子轻临红尘的啊。”

    郭仁笑着说“还不是小师妹惹的祸,她一个人偷偷的跑了出来,害的掌教师伯他们担心,所以我们就出来了。”说到这里他有些惭愧“我们出来了那么久,想不到竟连她一点的消息也没有找到,说来真是惭愧的很啊。”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小师妹的踪迹?”陆柏出声疑问。

    想到蒲小娟,皇甫云飞的心头莫名的涌起一股忧伤,那个令他如痴如醉的女子如今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是他还是说“前段时间我还和她在一起,只是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

    “你也不要怪她,小师妹就是这样,向来做事都不和别人商量的。”听着皇甫云飞那带着忧伤的字语,陆柏一笑安慰皇甫云飞说,在他们的心中,皇甫云飞和蒲小娟就是天做地合的一对。

    “我知道”皇甫云飞点了点头,想了许久,他开口向陆柏询问说“出来了那么久,我到有些想念师傅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过的怎么样了?不知道你们出山的时候,他老人家过的还好吗?”

    “师傅他没事”陆柏说“这些你不要心,只是我们一路上到听到了你的不少事迹,现在最担忧的就是你现在所面临的况。”

    “谢谢你们。”皇甫云飞感激的说,以他这个类似于被逐出雁的人仍然能够得到同门师兄的关心,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温暖人心的呢?

    “再怎么说大家都是同门一场,你这样说岂不是太见外了。”陆柏说。

    “就是”郭仁也点了点头“再我们的心中,你永远都是我们的那个聪明可的小师弟。”皇甫云飞的事整个雁都知道,但对于青禅掌教的做法却是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因为青禅掌教并没有做错,历代祖训岂是说改就能改变的。

    听着他们的话,皇甫云飞感到双眼一阵湿润,想不到自己出来了那么久,师兄们不但没有把自己忘记,到还关心起自己现在所面临的事。向两位师兄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自己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但是关于和赢政他们的协议他还有有保留的没有说出去,想不到陆柏和郭仁在听完皇甫云飞的话知道皇甫云飞此刻急需人手后,立即慷慨的答应皇甫云飞,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他们师兄两个也一定会为他出一份力的。

    此刻离皇子受印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而此刻天坛那里也终于放行,刹那,所有的修真人士和看闹的百姓一起向着天坛那里涌去,景一时混乱的就是那些维持秩序的护卫也抵挡不住。

    皇甫云飞他们一行人也走了过去,看着那渐渐熟悉的路径,皇甫云飞的脑海久久难以平静,毕竟这里曾经也是自己的家啊,那童年的一幕幕回忆渐渐的都被勾起。

    天坛果然被翻修了,以前只有三米高的天坛此刻竟然有四米左右高,并且面积也比以前大了不少,但是那一个个玉石雕琢的柱子却是没有变,依然散发出一种古老的味道威严的守护在天坛的四周。

    一共是八个柱子,但是每个柱子所雕刻的盘龙都不一样,它们有的昂首向天,有的云雾隐现,八个柱子上它们以八种姿势浮现,它们就像是八条洪荒巨龙一样,冷眼的傲视着苍天,那眼神里散发的气势是那么的让人心惊,让人震撼。

    这里即使残留着自己太多的记忆,但是此刻皇甫云飞也不敢去想,毕竟现在自己可是付重任,由于昨天没有观察到这里的地形,此刻他正双眼横扫四方,观察着除了天坛之外别的地方有没有更改的。知己知彼,才是作战的关键,不过当他把这里所有的都打量了一遍后心里松了口气,除了天坛之外别的地方都还是以前的样子。

    为什么他只把天坛更改一翻?皇甫云飞一时想不通这其中的理由,按讲来说。天坛是祭祀神仙的地方,如果没有得到上天的旨意一般是不能更改的,可偏偏王善就把它给重新修砌了。天坛有方圆三十平方米大左右,此刻那里除了一张祭祀神仙的神台和一个大鼎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不过此刻大鼎里已经插上了香烛,那阵阵的香火味飘出,竟让人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时间已慢慢的接近了,终于在三声炮响之后,天坛前面的阶梯终于出现人影了,那是两排规划整齐的侍卫,他们个个手握大刀脸色凝重的站在天坛的左右。接着又走出了三个道士,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年迈道士,后面跟着的则是两个年纪轻轻的道童,一个手持玉剑,一个手拿拂尘。

    看着为首的那个道士,一直紧张盯着四方的白虎立即‘直溜’一声躲入了皇甫云飞的怀里,浑颤抖着不肯钻出来,而皇甫云飞见到那个道士瞳孔也立即收缩。那个正是他一直牵挂了几年的杀父仇人,无尘子。尽管此刻他的双眼里已经喷出了熊熊怒火,但是理智的告诉他此刻绝不能轻举妄动,他的双手此刻因为愤怒而捏成了两个拳头,竟发出轻微的骨骼声响。

    看到皇甫云飞的这幅模样,站在旁边的陆柏,郭仁和皇甫傲雨瞬间都明白了现在出现在天坛上面的道人是谁了,普天之下,也惟有一个道士会让皇甫云飞产生如此大的愤怒,那就是无尘子。

    正在这时,天坛上面传出一声洪亮的声音“皇上驾到。”接着只见上面两排的侍卫率先跪了下去,口中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而天坛下面众人中,只见那些平民百姓们也都跪了下去。

    现在天坛下面没有任何反应的就是修真人士了,修真之人,只敬天而不敬帝王,这是数千年来早就定下的规矩,由于人数众多,几乎超过了五百,再加上自己又隐藏了气息,所以皇甫云飞他们也没有什么表示。

    “众卿平”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天坛上面响起,接着一个头带皇冠,披黄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