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姑苏慕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是因为我引出的天雷而让它得到如此的机缘吗?还是因为它本的修为就已足够抵抗天雷?”看着瘫倒在地上的蛟,皇甫云飞的心中产生一阵疑惑,刚刚在引发天雷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天象的奇特变化,并且在自己引发的天雷里面竟然还夹杂着几道奇怪的雷电,只是当时自己没有在意,现在冷静下来,皇甫其是看到巨蟒进化成蛟,他才感觉到蹊跷,因为那几道奇怪的天雷蕴涵的力量比自己引导出的天雷的力量要大。ww.tXt6.NEt

    可是这一切他都无法得到答案,既然巨蟒已经成蛟,那已经说明它的修行已足够和天雷一战,但是若能和天雷一战那就说明它的修行必定高出他们许多。想到这里,另个谜团又浮现在皇甫云飞的脑海,既然它的修行已经高出他们甚多,为什么不在开始的时候就直接将他们击杀,那样就不会出现后面发生的事了。

    “难道是它在一开始就对我们手下留?”皇甫云飞突然意识到这个可能,不然那发生的一切都无法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想到这里他顿时意识到事的严重,如果真的是它在开始就对自己手下留,那自己将它伤成这样不是自己太过分了,因为它的修行已经足够将自己和田麒在第一时间杀死,但是它却手下留呢?可是自己和它又没有什么样的交啊?

    皇甫云飞感到一阵头大,这里面究竟还隐藏着什么事,当他注目在看到那条蛟狼狈不堪的模样时,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的怜悯,他已经准备劝田麒将手中的刀放下留给它一条生路,毕竟能进化成蛟对它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机缘。

    田麒迟迟没有动手,虽然恼怒于巨蟒的血盆大口,但是冷静下来后的他也感觉事十分的蹊跷,为什么巨蟒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直接使用自己最强的战斗力将自己和皇甫云飞杀死,而是将自己的最强战斗力放在抵抗天雷的上,仿佛它在一开始就已经知道天雷会出现似的。

    就在他举刀迟疑的生活,远方的天空突然惊现一条白芒,如迅雷般划破长空直接出现在他们的上空,这种形顿时令他们大惊失色快速的闪到一边。那道白芒看起来并不是为他们而来的,在天空只做短暂的逗留就开始向下笔直的降落,而它的目标…正是成功进化成蛟的巨蟒。

    剑上蕴涵的力量让人心惊,让人胆颤,现场变化最大的就数那条蛟了,它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的体已经被那道白芒锁住了,顿时它的口中传出阵阵凄厉的长鸣,双眼已经流露出恐惧的惊慌,本已无力的它此刻正挣扎着体向着远方窜去。

    可是那道白芒太快了,在它做不出任何抵抗的时候还是笔直的插入了它的体,一道蛟鸣顿时传遍四野,森林的野兽刹那间被惊吓的四处逃窜,那凄厉的蛟鸣听着让人更是无不惊心。

    此刻的天象也是异常混乱,那散发幽幽月色的月亮此刻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天空阵阵惊雷炸响,一团团漆黑的云彩出现在它的上空。一把泛着白光的剑正插它的躯体上面将它钉在地下,而它的体此刻却是一团痉挛,一道猩红的血液正从剑向下流淌,很快就将它下的土地染成一片鲜红。

    想不到事竟然发生的是那么的突然,本已受伤的蛟在他们的面前遭受了别人的袭击,皇甫云飞他们的内心感到极大的震撼,皇甫其是发现此刻在蛟的双眼上竟然流下了两行泪水。

    蛟还在无力的做着挣扎,一道道粗狂的咆哮从它的口中发出,地上那早已光秃的土地此刻已经被它扒的一片糟乱,看似它在忍受莫大的痛楚,这种场面让人看着无不侧目。

    “是谁,给我站出来”田麒立即横刀站在前面厉声喝问,同时眼睛横扫八方,就是旁边的皇甫云飞此刻也是十分紧张的盯着空中,剑上蕴涵的力量已经让他们心惊,那来人的力量他们更是不敢估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道响亮的笑声在他们的头顶响起,让人根本分不清那笑声究竟是从哪个方向传来,不过从那笑声中听出那应该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是英雄好汉的就给我滚出来,不要故做神秘的躲在暗处做缩头乌龟”田麒再次暴怒,尽管自己力量削弱太多,但也无法忍受暗处那人轻蔑的笑声。

    “我早就站在这里,只是你们一直没有发现而已。”神秘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没有了回让人一眼就已听出他所在的方向。

    这时插在蛟上的剑突然响起一阵龙吟,当皇甫云飞在注意到那把剑的时候,那把剑却已腾空而起,并且快速的没入了皇甫云飞前方黑漆的森林,不过这次皇甫云飞却是看到了剑上面的花纹。那是两个古篆体字,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皇甫云飞还是认出了那两个字,“慕容”那把剑的剑上面竟然只刻了慕容两个字。顿时皇甫云飞猜出所来只人是谁了,当今天下能在虎丘周围现的慕容家人,大概只有一位,那就是慕容家族中的奇才,轩辕风口中的天才慕容复了,当即皇甫云飞朗声的朝前方说“来人可是慕容家族的慕容复?”

    前方的黑雾中沉默了一下,然后传出一句声音“想不到我还尚未现就有人猜出了我的名字,看来你们的消息也很灵通吗??”

    “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现一见?”皇甫云飞接着说,在这里能够遇见慕容复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原以为最为麻烦的事那么快就能解决。

    “哼,和两个井底青蛙相见,我怕会辱没了我的份。”森林里传出慕容复轻蔑的声音。

    “你给我出来”本来刚刚听到来人是慕容复后沉默的田麒再次的暴怒起来,他手提大刀准备向前方黑漆的森林闯去,虽然他也听过许多关于慕容复的奇闻,但是别人当着他的面一再的羞辱他已经让他再也控制不住那压抑的怒火了。

    见次况,皇甫云飞立即站到了田麒的面前阻挡住他的去势“田麒兄,我们有话好说,何必一定要闹的伤了彼此的和气呢?”

    “哼,人不犯我,我不伤人”田麒的语气气愤的说“不管来人是谁,如果他一再的羞辱我,就是阎王老子我也要从他的上割下一块来。”

    “一群不自量力的东西”慕容复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从夜里你练武的时候就一直在这里,你说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一战?”

    听着他的话,皇甫云飞他们大惊,同时上升起一股凉意,慕容复昨天夜里就在这里,那这里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视线当中了,那他的实力简直到了他无法想象的地步,不过同时他也猜到了为什么巨蟒在一开始在时候没有使用出自己最强的战斗力,可能是它已经感应到躲在暗处那个给它最大威胁的人。

    “哼,又一个在背地里偷看别人练武的小人”虽然震惊于慕容复的功力,但是田麒的嘴里还是不服输的说,平白的受了一番气让谁能够咽的下去。

    “是小人也罢,是君子也罢,那就随你去说吧”慕容复并没有和他做任何争执,“但是我知道你们已经是大祸临头了。”

    “你说什么?什么大祸临头?”皇甫云飞不解的问。

    “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已经有数十人正在向这里赶来吗?”慕容复的声音冷冷的说,仿似不带一点的感

    听着他的话,皇甫云飞赶紧盘膝座下,本已受伤的他此刻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的运用力量了,只要将力量凝聚在一起感悟,不试不知道,他这一探察果然发现有数十道强烈的气息正在向这里赶来,同时伴随着十几道气息向这里侦察。

    看来虎丘果然是卧虎藏龙啊,皇甫云飞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神识对正站在自己对面一脸关心自己的田麒说“看来我们得赶快走了,恐怕不出一刻钟这里就将聚集很多人。”

    这次田麒并没有反驳皇甫云飞的话语,可能他也知道若等那些人来后的麻烦吧,不过经过生死大战此刻的他已经把皇甫云飞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他说“好,这次我听你的,我们先撤离这里。”

    可是当他说完这句话后又不忍心转头看了那还在挣扎的蛟一眼,此刻蛟的双眼已经开始散乱,四肢再也支撑不住体而瘫倒在地上,猩红的血液此刻仍在泊泊不止的向外面流淌。天空沉雷还在不停炸响,那团漆黑的雾团始终停留在它的上方,此刻地上的它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凄凉,那么悲伤。

    “它怎么办?”田麒看向皇甫云飞,尽管它已受了严重的伤势,但是如果加以调教或许还有望恢复元气,并且如果真的将它舍弃在这里他又有些于心不忍。

    听着他的话,皇甫云飞看向那条蛟,此刻它的状态不得不让人产生一股怜悯,毕竟它也是历尽无数劫难才能进化成蛟,如果真的将它遗弃在这里,那它只有面临着死亡,那数百年的或许数千年的苦修将终究化成一场梦。“我们把它带走吧”皇甫云飞低沉的说,他不忍,也不愿让这一条已经通灵的动物惨死在这里,可是现在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他和田麒现在都没有力气在背负着一条蛟离开这里。

    就在他还在想办法的时候,已经有几道强猛的气息出现在不远方了,现在他们不得不离开了,正在他开口向隐藏在暗中的慕容复求助的时候,慕容复那冰冷的话语传出了“两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今天这里的问题就交给我解决吧。”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