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巨蟒来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田麒兄还请住手,在下实在不知道你正在练武,多有得罪之处尚请不要见怪。Ww.NEiyu.cOM”皇甫云飞一边抵抗着田麒猛烈的进攻,一边解释说。

    “你给我去死”田麒大吼一声,压根不听他的解释,在月光的照耀下,皇甫云飞发现此刻他的脸色是十分的惊怒,那样的诡秘,一股寒的气息从他的上铺天遮地的向着皇甫云飞笼来。

    果然是一个难逢的对手,即使皇甫云飞已经恢复到以往的颠峰,竟然抵挡田麒仍有些手忙脚乱的,那阵阵刀芒竟然全部都是指着他的要害。“乾坤奥妙诀”皇甫云飞不得不使出了这项法诀来扭转田麒那刚猛的刀法,同时心里有些惊诧“难道就因为自己偷看了他在练武他就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吗?”

    “你是不是齐国的皇子田麒?”趁着一个空隙皇甫云飞赶紧询问,总不能因为轩辕风的一面之词就相信眼前的人就是田麒吧?

    听着皇甫云飞的话,那个紫衣少年立即停了下了,他狐疑的看着皇甫云飞“我的份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难道你一直在暗中跟着我?”

    “不是不是”皇甫云飞赶紧解释说“我也是在一个朋友的指点下才找到这里的,至于刚刚的事还请田麒兄不要介意,我真的是无意的。”

    “果然有人跟踪我”田麒看着皇甫云飞冷冷的说,仿佛他早就知道似的,然后他刀指皇甫云飞“既然你已经偷看我,那不管你是谁都给我去死去吧。”说完这句话他手持长刀向着皇甫云飞猛劈过来。

    感受着这股力量的强大,皇甫云飞立即纵跃到一边,可是他后的茅屋竟然…。生生的被这股刀锋劈成两半,再也经受不了太多的摧残那个茅屋轰然倒在了地上。

    可是田麒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眼神冷漠的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仿佛一定要置皇甫云飞于死地才肯罢休似的,此刻的他长发飘飘,紫袍猎猎竟像是一个从远古回归的战神似的。

    “难道我们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吗?”皇甫云飞继续躲避着田麒那凶猛的刀芒,一边出声询问,从田麒的眼神看,他发现田麒竟似一定置自己于死地才肯罢休。

    “少他妈的废话,敢偷看本王的人统统都给我去死”田麒暴怒的说,只是令人吃惊的是暴怒的他竟然连脏话都说了出来,皇子的气质顿时然无存。

    “哼,我还就不信难道你就不能被人看了”听着田麒的话,皇甫云飞勃然大怒,功力自然加强,想不到以他堂堂一国皇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句,难道看过你的人都的死吗?

    田麒自然也不示弱,刀法更是一道强似一道,一道比一道诡秘令人防不胜防,而皇甫云飞呢,全都被一团红雾包裹着,“乾坤奥妙诀”随手而发,攻击的气浪更是一播比一波猛烈。

    这里简直就是一场龙虎相斗,双方的力量更是不相上下,尽管皇甫云飞的“乾坤奥妙诀”没有练到大成,但是有这样诡异的功法也足以让世人震惊。

    “乾坤奥妙诀”的大成期就是功力达到“以彼之道,还彼之”的境界,也就是将别人攻击自己的力量全部如数转移到他的上,令他重伤。

    一道紫影和一团红光在月光下来回缠绕,双方互不相让,那一道道强猛的力量已经直接让他们周围的树木横飞,狂沙四起。

    此时的月光和他们相比也显得比较暗淡了,那如迷雾的烟灰已经将他们彻底的笼罩在里面,让人根本看不清那绚丽的刀光和猛烈的气浪,但是可以让人感受的到的就是他们之间的大战盛是激烈,也不知道度过了多长时间,那包裹住他们的烟气终于消散了,而此刻的他们正站在两旁互相敌对的看着对方,相隔十米,而他们周围方圆数百米的森林竟然在他们的摧残下变成了空地,但是此刻的他们也都显得狼狈不堪,皇甫云飞的衣服已经被田麒那猛烈的刀光划出几道口子,片片血花沾在衣服上面。

    但是田麒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那扎束的发丝甚是凌乱,长刀斜插在他的面前,衣服也有几许地方已被撕乱,眼神里也透露着一股幽怨,直至一丝鲜血慢慢的从他的口中溢出,他才冷冷的说“好,你的功力果然不错,但是倘若不是我的旧伤仍未复原,今天受伤的人恐怕还不一定是我。”

    这场战争终究是以田麒的失败而告终,但是站在对面的皇甫云飞却是没有一丝的喜悦之,因为他知道事的确如田麒所说,那他在悬崖上受的伤的确没有复原,好几次他都感觉到了在自己无法闪避时田麒发刀时的气势,如果再在里面加入些许力量的话,那将石破天惊,自己必将受伤,但是令他惊疑的是,那几道看似凶猛的刀法竟然都被他抵挡住了,原因就是田麒注入的力量不够。

    “是我输了”皇甫云飞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自己以康复之体战胜他的病弱之躯这是公认的事实,自己又有何脸面来承认自己的胜利呢?“但是我希望在将来我们能真正公平的较量一场。”

    听着皇甫云飞的话,田麒顿时怔住了,他实在想不到皇甫云飞竟然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因为这是一个动乱的时代,也是一个崇尚武力的时代,胜利永远让人感到光荣,而失败也永远让人感到可耻,要让一个人亲口承认自己的失败那将是多么困难的事,但是皇甫云飞却亲口说自己输了。

    “哼,既然现在是你胜了又何必假惺惺的在这里装好人”高傲的他还是没有接受皇甫云飞的诚恳的话语,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口气充满着不屑。

    不过皇甫云飞也没有辩解,他轻轻的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对田麒说“我看你受的伤很严重,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这里有补养体的药”

    “不用你好心了”田麒直接拒绝了皇甫云飞的好意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拿出几粒药丸直接倒入了口中“虽然是你胜了,但是你若想羞辱我那则是万万的不能”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皇甫云飞说,他实在想不到田麒竟会是那样的理解他的本意,如果自己真的是坏人,那在激战中为什么不重伤他呢?

    “哼,三更半夜的偷窥别人练武,这是好人的作为吗?”田麒根本不买他的帐,自己竟当着皇甫云飞的面盘膝坐下来疗养自己的伤势,显然他还没有把皇甫云飞放在眼里。

    见他这幅模样,皇甫云飞一时也无法说出什么,想着自己现在也受了严重的内伤,于是他也盘膝坐下开始聚集四方灵气为自己疗伤。

    可是就在他刚修养不到一刻钟的时候,一道森的气息从远远的地方传来,刹那,感受着威胁的来临,皇甫云飞赶紧睁开了双眼,他发现对面的田麒也睁开了双眼正紧张的盯着左侧的一处森林。

    此刻天色仍是一片漆黑,但是在左侧树林里的树木却在剧烈的摇晃,同时一股冷的气息正快速的向他们这里近,见此况,他们两人立即站起保持着高度的戒备状态。

    那是什么?首先出现在他们视线的却是两道明亮的明珠,只是那两颗明珠却在不停的晃动,快速的向着他们这里推移,此刻田麒的右手已经抓紧了插在那里的大刀,而皇甫云飞则在运用力量集于右拳,如果那是一个对他们不利的东西,他会毫不留的给他一击。

    终于,那两个明珠在皇甫云飞他们中间出现了,而他们也终于看清了那个威胁着自己东西的面貌。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竟然是一条十多米长的巨蟒,全都是一片漆黑,那所谓的明珠赫然是它的一双眼睛,此刻它正吐着红芯看着他们两个。

    田麒毫不客气的一刀劈了上去,而皇甫云飞也一样,那轰天一拳从另一边向这那条巨蟒击去,大敌当前,此刻的他们已经站在了同一条的战线上去了。

    可能是对眼前两人的攻击不屑一顾吧,那条大蟒的子连动不动一下只是仰天嘶鸣一声,顿时他们两个的子皆都一震,田麒竟然直接从高空跌落了下来,而皇甫云飞也如重击,不但自己强劲的力量化为需有,自己更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这是什么力量?想不到只是大蟒的声音就已经让他们两个人受了重伤,皇甫云飞实在不敢想象这条大蟒的力量究竟到达了什么级别,倘若自己和田麒不大拼一场,双方的力量不十去七八,那应该可以和它抵挡一阵吧。

    想到这里,皇甫云飞看了一眼田麒,只见刚刚摔落在地上的他此刻竟然用刀做支撑慢慢的又站了起来,那双眼神此刻竟似燃烧着熊熊的战意。

    看到田麒的模样,皇甫云飞赶紧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不过同时心里有些惊奇,在虎丘的周围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蛇妖吗?难道就一直没有人发现它吗?

    可是此刻已经不容他多想,那边的田麒又已经冲了上去,尽管自己已经受了重伤,可是危难当头,除了奋力的拼击又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看到田麒的这幅模样,皇甫云飞略加思索一下,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只见他迅速的走到一边,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同时开始念动咒语拼着重伤之躯使用“五雷神诀”,刹时,漆黑的天空隐隐传出一片闷雷声。

    想不到皇甫云飞此刻竟然使用出了“血凝法诀”,这是每个修真者都会使用的法诀,它是在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实施某种法诀的时候开始借助自己血液的精华来提升力量,但是这种法诀一般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还是没有人会使用,因为它是一种先伤已后伤人的法诀。

    雷电永远是动物的天敌,那条巨蟒在感受着头顶的沉雷后立即舍下了田麒向着皇甫云飞冲来,见此景,田麒纵跃到了巨蟒的前面挥刀向着它劈了过去。

    可能是恼怒眼前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着自己吧,那条巨蟒竟然直接挥动着蛇尾向田麒横扫过去,而田麒一时躲闪不开竟然直接被轰击的口吐一口鲜血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