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紫袍少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阵阵冷风传来,让人莫名的产生一股冷意,但站在窗前的皇甫云飞似乎根本没有感觉,他就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久久没有开口。Ww.NEiyu.cOM

    看到皇甫云飞此时模样,皇甫傲雨不在开口,他知道在这短短的数年里面,在皇甫云飞的上肯定也发生了一些非比寻常的事,可是看到皇甫云飞的这幅模样他又实在忍不住的想说什么,话到嘴边他还是无法开口,沉思了一下他静静的关上门自己也退出了房间。

    窗外的雨点已经越下越大了,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雨滴,皇甫云飞没有一丝的抵抗任由那斗大的雨滴吹落在自己的脸上,衣服上,或许现在的他真的需要一个人静静的思考一下吧。

    风,已经拂乱了他的发丝;雨滴,淋湿了他的衣服。但是此刻的他竟仿佛和天地融如一体,静静的,如一尊恒古以来就矗立在那里的雕像似的。

    究竟度过了多长时间,他也不知道,直到雨滴慢慢的变小,归至虚无,而风势也渐渐的变弱,慢慢的消散在天地间,皇甫云飞的子终于动了。“为了王国的复兴,为了千万百姓的安定,如果真的引发世界大战那就由我皇甫云飞一个人来承担吧”他低沉的话语传遍了整个客栈所有人的耳中,刹那,所有人都惊疑的看着他。

    他的话语竟像是一个末路枭雄的苍凉悲句,惊动了天地,震撼了世间,让人的心中不由产生了一股悲凉的心势,楼下的众人都怔怔的从窗口看着他,一时间客栈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后,皇甫云飞忍不住仰天悲哮了一声来发泄自己满腔的战意,既然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那就全部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吧。

    是万人崇仰也罢,是背负骂名也罢,既然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不管这一切的结局是好是坏,那就全部由世人说去吧。说完这句话后皇甫云飞转打开了房门,对站在门外满脸担忧之色的皇甫傲雨说“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两天,两天后我会回来将计划重新部署一遍。”他也不待皇甫傲雨答话就瞬间消失了,留给他们的大概只有他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意。

    “三王子,你看我们要不要前去保护太子?”站在皇甫傲雨边的一个坛主皱着眉头说,毕竟皇甫云飞给人的变化太反常了。

    “既然太子已经这么说了,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吧”皇甫傲雨稍微思索了一下,断然的打断了那个坛主的话“我想他这样也应该有他自己的原因,那我们就不要掺手吧”

    皇甫云飞走出去后直接来到了那天轩辕风宴请他的那个包厢,如他所料,轩辕风果然还没有走,此刻他正一个人自斟自饮的品尝着面前摆放的一瓶美酒。

    可能是包厢里的面积太大了吧,边没有歌伎的伴舞,没有了音乐的陪衬,此刻的他在包厢里看来是那里的孤寂。对于皇甫云飞的到来,他甚感惊鄂,立刻放下酒杯站起惊疑的说“薛兄不是去见你的属下去了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是我的属下没有带好路?”

    “不是,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属下”皇甫云飞摇摇头说“我来只有一事相问”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我想知道,齐国的田麒现在居住在哪?”

    “田麒?”轩辕风不解的看着他,皇甫其是他此刻的模样,发丝散乱,衣服湿“怎么数个时辰不见,薛兄怎么竟落到如此地步?”

    “一言难以道尽”皇甫云飞走上前去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运转玄功,一阵白雾过去,衣服已被烘干,他又恢复了当初自信的模样,长发飘逸,俊眉星目的模样。

    “不知道薛兄寻找田麒做什么?”见皇甫云飞已经恢复到先前的神态,轩辕风疑惑的问他,毕竟田麒可是他的死对头,最大威胁的敌人。

    “我已见到太子,但是太子说一定要找到你们几个人后在决议出究竟是谁才能有资格能够和他一起到地狱岩。”皇甫云飞不缓不慢的说。

    “你已经见到太子了?”听着皇甫云飞的话,轩辕风立刻失声,毕竟太子的真面目他派了那么多的探子打听都没查到什么结果。

    “不错”皇甫云飞点了点头“但是太子说究竟是谁才能和他一起到地狱岩一定要在侯爷,赢政,和田麒三人之间聚在一起后才能做出选择。”

    听着皇甫云飞的话,轩辕风立即沉思起来,过了许久他才缓缓的说“我想知道你们太子现在在哪里?既然是那么大的事,为什么他不亲自出面?难道是因为他认为我们这些人还没有资格和他坐在一起吗?”

    “不是”皇甫云飞立即辩解说“太子最近还在准备另一件事,抽不开,所以只好劳驾各位前去商议,至于不便之处,他太子自会解释。”

    “哼”轩辕风没有做声。

    “不知侯爷是不是对我家太子的安排有些不满,如果有的话,我想侯爷总不会因为这么小的一点事而耽误到地狱岩那么重大的事吧。”看到轩辕风的态度,皇甫云飞不急不缓的说,他知道此刻的他是绝对的不能让步。

    轩辕风的脸色顿时一阵难看,他那盯着皇甫云飞的眼神此刻竟仿佛冒着一团熊熊火焰,可是转眼过后,他的脸色又恢复平常“好,既然你家太子这样说了,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就多谢侯爷的体谅了。”皇甫云飞微微一笑,然后亲自走上前为轩辕风倒了一杯酒递到了他的手上说“既然侯爷肯答应,那我就为我们的愉快合作而干一杯吧”说完仰头将自己手中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好,算你们狠”轩辕风将皇甫云飞递过的酒也一口喝干,只是他的脸色已经没有了往的从容,显然此刻的他还在气愤当中。喝完那杯酒后,也不待皇甫云飞催他,他就说出了田麒现在所在的地址,然后语气冷冷的对皇甫云飞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田麒的地址,那就好自为之吧。”

    “那就多谢侯爷了。”皇甫云飞一抱拳瞬间消失在原地,只留下轩辕风一个人还站在原地,可是转眼,一阵“乒乓”声传过,轩辕风竟然恼怒的将手里的酒杯摔在了地上。

    此刻大概已经到了凌晨三点钟,狂风暴雨过后天空又出现了一轮圆月,只是圆月已经没有了往的明亮,竟泛着幽幽的白光。皇甫云飞不得不佩服轩辕风手下的侦察的手段,想不到田麒在那么隐秘的地方竟也能被他们发现,不过同时他的心中又升起了一丝的疑惑;既然他有那么好的侦察手段,难道自己是前朝太子他一点都没有侦察到吗?或许是他知道了故意不说?

    皇甫云飞驾御着自己的体一路朝东径直的出了城门,同时对田麒的风格也产生了佩服,想不到以他堂堂一国皇子竟然肯居住在一座废弃的茅屋里。

    穿越了森林,跨过了小河,皇甫云飞终于远远的见到了那座轩辕风所指出的小茅屋,那是一座矗立在半山腰上的茅屋,远远的看过去,已经有几处地方都已经露出了缝隙。

    并且可能是刚刚被大雨洗刷过了吧,那座茅屋已经有一部分开始倾斜了,同时一阵舞刀声从茅屋的前方远远的传来。“莫非他在练武?”皇甫云飞想,然后控制着自己的体慢慢的向着那个茅屋靠近。

    可是就在他还没有靠近茅屋十米的时候,一道惊怒的声音传了过来“来者何人?竟敢偷窥本王练武。”同时一道闪亮的刀光划破长空向皇甫云击来。

    见此景,皇甫云飞立即现出形,躲过那把刀后出现在茅屋的前方,此刻的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可是眼前出现的景象却是令他大吃一惊。

    只见月光下田麒正**着上惊怒的看着他,同时在田麒的膛上竟然有着一条醒目的刀疤,并且那道刀疤竟然从左肩斜伸到右腰那里去,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那么的震撼和恐怖。

    不过当田麒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谁后,脸上的表更加的震怒“又是你”说完双手一招,一件紫色的长袍顿时披在了他的上,然后他提着自远空招回的长刀,纵上前挥刀向着皇甫云飞砍来。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