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幽幽月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凶手?”听着蒲小娟的话,那个小男孩怔怔的看着她,过了许久,只见他突然抱着脑袋痛苦的大喊了一声“娘亲”,接着又陷入了昏迷。http:///

    “我说错了什么话了吗?”看到这突然发生的事,蒲小娟不解的问皇甫云飞,然后她低下声轻轻的呼喊那个小男孩。

    “可能是你的话唤醒了他沉睡的记忆了吧”皇甫云飞叹了一口气说,同时怜悯的看着那个小男孩,想着他小小的年纪就遭遇这样的不幸,不知道他幼小的心灵能不能经受得起。

    连续呼喊了数遍,见那个小男孩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蒲小娟一时想不到下一步该怎么办了。看着此刻显得无助的蒲小娟,皇甫云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免得这个小家伙在看到这里发生的事又陷入了昏迷”

    “恩”蒲小娟点了点头,待皇甫云飞用土将那个大坑填平后于是随着皇甫云飞一起离开了这个此刻萧凉的小镇。风驰电掣只一会儿,皇甫云飞他们就已经远远的离开了刚刚那个被血杀的小镇,在这段路程里他们又穿越了几个小镇,可是他们发现那里的人却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好象那个凶手在屠杀了两个小镇上的居民后就消失无影了。

    不过在这段路程中,那个小家伙已经换做是皇甫云飞抱了,当他们在郊外降下形的时候,那个小家伙已经睁开了迷惘的眼睛,此刻的他就像是刚刚睡醒的一样,用手揉了揉迷朦的双眼脆生生的对皇甫云飞说“大哥哥,我们现在到了哪里了啊?为什么我刚刚感觉自己竟像是在飞的一样啊?”

    “原来你已经醒了啊?”看着那个小家伙,皇甫云飞惊诧的说,不过他很快的就被那个小家伙的哭声给弄的不知所措了。原来那个小家伙在看清自己现在在一片荒郊野外后,顿时大声的哭了起来说“娘亲,我要我的娘亲,你们这些坏人把我抓到了这里,我要告诉我的娘亲,我要回家”

    看到这个小男孩的表现,皇甫云飞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可从没有哄过小孩子,看着越哭越凶的小男孩,他只好把目光转向了蒲小娟。

    “我也不会哄小孩子”蒲小娟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她也无能为力,从小到大她还没有怎么接触过比自己小的孩子,皇甫其是哭的凶的男孩子。“跟姐姐说,你叫什么名字?”眼下四周也没有什么人,蒲小娟只好蹲下体面带微笑的问那个小男孩“跟姐姐说,只要你不哭了,姐姐就去给你买好多好东西吃”

    “我不要吃东西,我要我的娘亲”那个小男孩直接的拒绝了蒲小娟的“好意”,同时他的哭声更加的大了。

    “只要你不哭了,哥哥就带你去找你的娘亲”皇甫云飞眼见没有办法了,只还对他使用了自己从来不擅长的谎言,同时心里疑惑,从刚刚小男孩的表现看,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娘亲已经死了啊,为什么一醒来就要吵着找自己的娘亲呢?可是眼下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不让他在哭泣,这比什么都好。

    “你真的带我去找我的娘亲?”那个小男孩立刻停止了哭泣,睁着一双泪眼汪汪的眼睛看着皇甫云飞。

    “大哥哥不会骗你的”皇甫云飞肯定的对他说,虽然现在不明白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这个小男孩真的忘记了自己娘亲被害的事,那样对他幼小的心灵应该可以起防护作用的,虽然暂时的骗了他,只要能够在将来的时候适当的告诉他真相,那样他应该可以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的。

    “那我不哭了”见皇甫云飞对自己说出承诺,那个小男孩立即一把将自己脸上的鼻涕什么的全部用衣袖擦了去,期待的看着皇甫云飞“大哥哥,我已经不哭了,现在你可以带我去找我的娘亲了吗?”

    “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见你的娘亲啊。”皇甫云飞指着那个小男孩的衣袖说,那只衣袖上此刻已经全部沾满了刚刚擦拟的鼻涕和泪水,显得是那么的脏“等哥哥先帮你挑一件新衣服在送你回去见你的娘亲好吗?”

    那个小男孩立即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衣服,由于来的时候穿的是浅蓝色的衣服,在沾上鼻涕和泪水,此刻果然显得是那么的脏,那个小男孩低头想了一下,然后说“我听大哥哥的”

    “这就乖了”皇甫云飞高兴的抚摩了一下他的额头说“走,大哥哥先带你去吃一顿饭,然后在帮你换一件新衣服,等这一切都忙完后我们再去找你的娘亲”

    一直在观看着他们的蒲小娟看到这一切后,对皇甫云飞称赞了一声说“想不到你哄小孩子也那么的内行,看来我得多向你学习学习了”

    “嘿嘿”皇甫云飞无语,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才不会去哄小孩子呢。

    他们两个带着小男孩来到了附近的一个镇上,在路上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小男孩的名字,原来他叫做扬磊,今年只有十二岁,一路上小男孩都是很开心,一问皇甫云飞他们才知道,原来小扬磊从小到大还没有出过远门,这次是他第一次到外面的世界来玩,所以才显得那么的兴奋。

    对于他此刻的状态,蒲小娟和皇甫云飞都不明白,如果说他是大脑失忆的话,那他怎么还记得自己的娘亲,可如果说他没有失忆,那他前后的表现怎么又相互矛盾呢?虽然带着深深的疑问,但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提,如果小扬磊真的是把那段恐怖的噩梦给忘掉了,那对他幼小的心灵来说也是一种好处。

    穿越杂乱的街市,小扬磊一路上都好奇的打量着那街道两旁摆放的玩具和人的小吃,对于这里所有的一切他都是那么的好奇,直到走进了一家客栈,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经过一天短暂的接触,蒲小娟和小扬磊慢慢的也熟悉了起来,等扬磊睡着了以后,蒲小娟才约了皇甫云飞一起出来。

    他们坐在客栈上面的房顶上,头顶幽幽的月光照在苍白的大地上,蒲小娟有些哀怨的对皇甫云飞说“云师弟,你一定要复国吗?”

    “是”皇甫云飞咬紧牙关说“国恨家仇,永不敢忘”

    “今天看到那么多人死去的掺状,我真的不敢想象,在你复国的路上将会有多少的家庭被拆散,多少的孩子竟永远的失去父亲”蒲小娟遥望远方说,因为这两天的遭遇,更因为今天遇到小扬磊。

    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是复国这样的大事,那将有多少无辜的生命将战死沙场啊,肯定不是数万,十万,二十万或许都不止,但是在那么多人的牺牲下,他们所换来的又是什么,无非又是一个朝代的建立,但是天下却将有数十万的女人失去了丈夫,数十万的孩子没有了父亲。

    听到蒲小娟的话,皇甫云飞顿时陷入了沉思,她说的话不无道理,可是他怎能忘记当初王善那猖狂的笑容和父皇临死的掺状,并且现在后又有多少人在等着自己将他们解救出水深火之中,天网,他又怎能忘记那数十万将士对自己的期待。

    皇甫云飞垂下了头,自己所走的这条路真的错了吗?他也知道,如果一旦发生战争的话,将士的死亡肯定是无法避免的,可是暴梁当道,天下又有多少人在等着自己啊。“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毕竟这是你的使命”蒲小娟突然开口对皇甫云飞说。

    “如果我不生在帝王家,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多好”皇甫云飞看着苍茫的大地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我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负担和压力吧”

    “既然上天已经注定了你的命运,恐怕就是我们想改也难以改变吧”蒲小娟此刻反到开始开导他起来。

    “今晚的月色虽美却也比不上你的人美”皇甫云飞突然说,他可不想因为别的事而将他们之间的气愤凝固,自从离开雁后他就没有和南宫小娟好好的呆在一起了。

    “是吗?”相反的蒲小娟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的喜悦,经历了太多的事后,她已经不在是当初的那个糟然不知的姑娘了。

    “你有心事吗?”看着蒲小娟低落的表,皇甫云飞开口询问。

    “没有”蒲小娟摇了摇头,然后站起对皇甫云飞说“我先回去休息了,你呢?”

    “我想多看一会月光”皇甫云飞并没有挽留,因为他知道蒲小娟要走必定也有她的理由。

    看着蒲小娟的影慢慢的消失,一丝迷蒙的雾气突然浮现在皇甫云飞的眼中,伴着幽幽的月色,一丝忧伤开始出现在他的脸上。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盖弥彰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

    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

    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

    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