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遗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原来在这个小镇上竟也密布了众多残碎的尸体,那一双双不甘的眼神和那一具具仿似挣扎的躯体让人看着是那样的心惊胆寒。http:///“从伤口上看,他们应该是被同一种利器所伤”稍微观察了一下,皇甫云飞肯定的说,此刻蒲小娟那难以控制的压抑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蒲小娟点了点头说“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看看这个小镇上还有没有别的残活的生命。”皇甫云飞点了点头,然后和蒲小娟驾御起体到了小镇的上空,同时展开了神识向下面搜索。过了好久,只见蒲小娟遗憾的说“我没有发现什么任何生还的生命,你呢?”

    “我也一样”皇甫云飞摇了摇头,然后他们又一起降落到地面上。站在城镇的一条街上,皇甫云飞有些木然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实在想不到,也不敢去想,究竟会有什么人会有如此歹毒的手法,竟然连续屠戮了整整两个小镇的居民。那可是活生生的数千居民啊,并且从他们的伤口看,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竟像是一个人所为,想到这里,后面的皇甫云飞已经不敢在想了,因为他知道,就是任他想破脑袋他也不可能知道这一切会是什么人做的。当他转去看蒲小娟的时候,发现蒲小娟此刻正蹲在一具残躯的面前打量着那具尸体,不时的将那具尸体翻过又转去。

    “你发现了什么吗?”皇甫云飞疑惑的问。

    “好奇怪哦”蒲小娟抬起头对皇甫云飞说“师弟,你快来看看,我怎么感觉这具尸体和别的尸体不一样呢?”听到她的话,皇甫云飞立即向那具尸体走去,那也不过是一具平常的女尸,栽倒在一家药铺的门口,头颅和子以及腿部都已经分家了,但是这具女尸给人奇怪的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一种愤怒,但她偏偏不一样,相反的是她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的笑容。

    还是女孩子的观察细微,刚刚皇甫云飞却是没怎么发现,看到这具女尸奇怪的表,顿时他的心头也疑惑起来,不会这个女人有什么毛病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表?。“你看出什么来了吗?”蒲小娟头也不抬的问,她的眉头到现在还在拧成一个结,看来她也是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女人产生如此怪异的表

    “没有”皇甫云飞摇了摇头,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所以人的脸上都是那样的愤怒,但她偏偏却不,如果真的让他说出一个理由,那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疯子就是一个傻子。

    “我也想不通”蒲小娟说“可是从她的表看,她却是那样的满足,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很开心的事似的。”说完这句她抬起头看着空中那随风而起的四个大字“锦翔药店”说“看来我们应该到里面看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我们所要的答案。”

    皇甫云飞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因为那个女人流露幸福的眼神正是对着这个药店的,此刻的他也迫切的想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这些人又是究竟死在了谁的手上。门“吱呀”一声就被他们轻轻的推开了,虽然早已猜道里面将是是什么样的况,可是等他们走到里面顿时怔住了,里面并没有像他们所想象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里面竟空无一人。

    “怎么会这样?”他们两个相互的看了一眼,里面的现象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因为刚刚他们在用神识搜索时发现在别的许多像他们这样的房间,里面也死了很多的人,可是他们的这间呢?打开后竟然发现里面只见凌乱的家具却不见一丝的血迹。

    “我们走到里面看看”皇甫云飞带着蒲小娟继续向里面的房间走去,因为在那个里面的房间里,他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淡淡的杀气。他小心翼翼的揭开那道屏障独自一个人走了进去,就在他要走进那道屏障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声蒲小娟的叮嘱“你要小心”因为她也感觉到在那个里传出一股淡淡的杀气。

    皇甫云飞点了点头,然后掀开那道屏障自己走了进去,里面除了凌乱的家具什么也没有,但是令皇甫云飞疑惑的就是在里面的房间的地上,此刻竟散落着一只带血的棍子。皇甫云飞慢慢的将目光从地上转移到了上,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那张上的被子此刻是铺平的,但是铺平的被子却是隆起很大的一个包。

    “被子下面有人”皇甫云飞立即想道,迟疑了一下他快步上前掀开了被子,果然,在被子的下面正躺着一个年龄在十三四岁面目清秀的小男骇,只是那个小男骇的眼睛是闭着的。皇甫云飞立即用神识观察了一遍,发现那个小男骇已经没有了呼吸,并且在他的后脑勺上面有着一个重大的伤口,而它的罪魁祸首正是地上的棍子。

    “这是怎么回事?”皇甫云飞一时想不明白,这肯定不是那个屠杀众人杀手的所为啊,因为在街道上被屠杀的人群中也有很多的孩子,他们的年龄比他大的也有,比他小的也有。一直见里面没有传出什么动静,蒲小娟不放心的走了进去,当她看到皇甫云飞正在端详着一个小男孩的时候,也是一怔,她出声询问“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小男孩啊?”

    “我也不知道”皇甫云飞摇了摇头,然后指着下面的那根棍子说“你能看出什么吗?”在解不开这里所有的谜团后,皇甫云飞他们还是决定将这里所有死去的人都先埋葬的好,因为他们都没有了亲人,如果没有人来替他们收尸的话,那不出五天他们的尸体将会出现恶臭和腐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的内心将不会安宁了,毕竟这些人死的也都够可怜了,如果再没有人来帮他们收尸的话,那恐怕不出一夜的时间,他们将会变成这个世间最恐怖的怨灵,并且这个小镇将彻底的不能在有人居住。

    不过这次皇甫云飞还是帮他们选好了一个地方,他找的那个地方每天吸收阳光最强烈,他不是什么得道高僧,不能将他们上的怨恨化去,那他只有依靠大自然了,希望在阳光的照下能够慢慢的将他们的怨恨早早的化去,让他们早一点的投胎做人。

    坑很快的就挖好了,于是皇甫云飞运转法力开始将所有的残碎尸体都向这里转移,直到最后,那所有在地上的尸体都被转移到坑里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就在他准备填土的时候,旁边的蒲小娟突然说了一声“等一下,我们还忘了一个人。”说完后她立即从原地消失了。

    等她再次出现在皇甫云飞面前的时候,她的手里正抱着一个人,正是那个已经在上没有呼吸的小男孩,抚摩着他那清秀的脸孔,蒲小娟遗憾的说“那么小的年纪就遭到毒手,真的是可惜了。”说完慢慢的运用法力将那个小男孩托到了那些残碎尸体的上面。直到将那个小男孩的尸体放好后,蒲小娟才撤回了自己的功力,可就在那个时候,可能是子没有平衡吧,那个小男孩竟然从一具尸体的上面跌落到下面的一具尸体上面。

    “啊”一声轻微的呻吟立即从那个小男孩嘴里发出,然后他的睫毛开始慢慢的抖动。“他还没有死”突然听到这声轻微的声音蒲小娟一惊,她赶紧阻止正准备填土的皇甫云飞,迅速的将那个小男孩从坑中拉了出来。

    当那个小男孩被拉上来的时候,他的双眼已经睁开了,只是眼睛里正露着无尽的迷惘看着大家。“他没有死”蒲小娟兴奋的对皇甫云飞说。看到这一切,皇甫云飞顿时感到奇怪,他和蒲小娟可是都在他的上用神识观察了一遍,都已经确定他是死亡了啊,可是看到现在的况,他百思而不得其解。

    “这里是哪里?”那个小男孩终于开口了,然后挣扎着离开蒲小娟的手臂。

    “小朋友,原来你没有死啊?”蒲小娟面带微笑的问他。

    “我不知道”那个小男孩仿佛陷入了沉思,慢慢的说“我只记得好象在迷糊之间被娘亲打了一棍子,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你是被你娘亲打的?”听着他的话,皇甫云飞和蒲小娟都露出惊诧的表

    “恩”那个小男孩点了点头。

    “那你娘亲为什么打你啊?”蒲小娟问。

    此刻那个小男孩抱着脑袋仿佛是在回忆断断续续的说“死了好多的人,剑…。地上有好多的血…娘亲说…。已经逃不了了…假死什么的。”说到这里他没有在说下去了,好象后面的事都已经不记得了。

    “我知道了”旁边的皇甫云飞顿悟的说,此刻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用神识也探测不到那个小男孩的呼吸了。

    假死,是一种很奇怪的症状,介于生死之间,不用呼吸,不会饥饿,与外界完全的割断了联系,所以在不明就以的人看来,他们已经真正的死亡了。但是假死的时间一般都不能朝过一百个小时,否则的话,他们将会变成真的死亡。但是制造假死却是很难,只有医术精湛的人才会懂,这时皇甫云飞想起了那个药铺门口那个面带微笑的女人,可能她就是小男孩的母亲吧,为了儿子的安危,她只好拿起木棍下起了狠手。

    “小朋友,你还记得那个杀害你们凶手的面貌吗?”蒲小娟轻轻的出声问,此刻的她有些迫切的想知道能够屠杀那么多的人物究竟是何方神圣。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