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魔君问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神州浩土,广瀚无边。手机登陆:ap.Txt6.Net世间除去号称万物之灵的人之外,更有无数生来,与人类一同在这天地之间。诸如家禽有鸡鸭猪狗,猛兽如豺狼虎豹,俱是人所常见熟知。

    而自远古以来,世间便颇多流传种种奇闻传说,在神州四方蛮荒偏僻之地,穷山恶水之间,有一些上古灵兽、洪荒道种,残存人世。千百年下,无数跋山涉水擒龙捉妖的血少年传说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口口相传。

    而在这些繁多的传说之中,狐妖一族,或许并非最凶猛最强大的怪物,但毫无疑问,是世人眼中最神奇、神秘及至于是唯一带着些人世故的传说。

    当然,这些不过都是在凡夫俗子、世间百姓之中所流传的,在真正的修真炼道之人眼中,狐妖一族是一群极聪慧甚至狡猾的生物。而在狐妖一族之中,有一支最聪慧最神秘的支系,传说他们随着修行道行的增加,后的尾巴会不断增长,百年道行会有三条尾巴,称为妖狐;千年道行便有五条,便为魔狐;而到了出现有九只尾巴的地步,便已是世间妖物的无上境界,无人知道这究竟要修行多少年才能达到,但传说之中,道行到了九尾的狐妖已经是绝世妖物,法力通神,是为“九尾天狐”!

    传说中它们只有修炼到了九条尾巴的时候才可以位列于仙人,那也就是传说中的九尾天狐,但是这也只能是传说,因为还从没有一个人见过九尾天狐。同时天狐也是世间少有的一种排别于所有界限的动物,它们不属妖族,不纳魔界,不归幽冥,不沦凡世的动物,秉天地而生,顺天地而亡,是天地自产的一种灵动物。

    “原来我们苦苦相争了那么久,竟然全部都被它一个骗了。”知道了眼前的就是天狐后,旁边有人附声说。

    “果然是一条狡猾的狐狸。”也有人冷声的说。

    知道了这个神秘的女子原来就是狐狸所变,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皇甫云飞他们也是大吃一惊,因为刚刚他们也曾用神识查过,所得到的结论是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真人士。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看到皇甫云飞和蒲小娟的表,文渊没有丝毫的意外,仿佛他早已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你说说看。”皇甫云飞沉声的说。

    “我敢肯定”说到这里文渊的声音加重了,他看了一眼场中的那只狐狸说“它的上绝对藏有一样宝物,可以隐藏住它的气息,不然怎么会招那么多人的追杀。”

    听着文渊的话,皇甫云飞稍微想了一下然后赞同的说“我想应该是这样了。”

    “可是它的上既然藏有宝物,那它为什么不继续逃远一点呢?”旁边的蒲小娟发出了疑问。

    顿时文渊和皇甫云飞想到了这个问题“莫非它受了重伤”他们同时开口说,说完了话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文渊解释说“如果它受了重伤,那这一切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它可能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生路,所以想在这里和那些追随它的人做一个了断。”

    蒲小娟没有说话,他们转过头,一起看向那激战的场中。

    “妖孽,还是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说不定我们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一个紫色衣服的少年正对那只狐狸喝问。

    “把东西交出来”那只狐狸瞬息间又变成了一只年轻貌美的姑娘,只见它冷冷的说“我狐族用了近三百同类的尸体才换来这件东西,你说的到轻松,让我把它交出来。”

    “看你的态度你是不想交出来了。”那个少年的口气也开始变冷了,手里还在滴着鲜血的刀被他提了起来,遥遥的指向那只魔狐,需知道能在近三百人拼杀后而剩下的人中,又有哪一个人没有一两样绝学,不然的话他们恐怕早已经死了。

    看来它的手里果然有着一件宝物,皇甫云飞暗想,然后看着那剩下的三十人,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那近三十人中不但有东方人的脸孔,而且还有着西方人傲然的脸庞。

    那是三个陌生的西方少年,一个金黄的头发,一个火红的头发,还有一个奇怪的是碧绿色的头发。在听完那个东方少年的话后,那三个人中那个金黄头发的人说“既然你是从我们那里偷走的。我劝你还是物归原主吧,我一定会向师傅求求他老人家饶恕你们的罪过的。”

    “你们?”那只狐狸看着那三个西方人,脸上布满了寒气,“我们曾今已经上过一次当了,现在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们吗?”

    “上次的事只是一个误会”另一个西方少年赶紧解释说“我们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人打着师傅的旗号去伤害你们。”说到这里他的口气变的更加沉稳了“师傅本来打算去解释的,可是突然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所以只好…………请你不要动怒,等我们回去后我想师傅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的”

    “还让我在相信你们?”那只魔狐满脸质疑的说“已经死去的同类已经给了我一个残酷的教训,这个世界上相信谁都没可以,但却就是不能相信你们这卑劣的人类。”

    “你要我们没怎么办。你才能答应。”那个西方少年焦急的说,他们早已经看清了眼前的局势,如果一旦再发生争夺什么来的,他们肯定争不过别人,因为这里是在东方,眼前站在这里的所有的人都给了他们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你如果能让你师傅跪在我的面前承认他的罪行,那我毫不犹豫的将那样东西还给他。”那只魔狐沉吟了一下说。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要因为跟你说了两句话你就翘上天了。”旁边的那个火红头发的少年在听了魔狐的话后顿时口气蛮横的说。

    等先前的那个西方少年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已经无法收回了。果然那个魔狐的脸色变了,它冷冷的说“刚刚还在自称是误会,现在你们的本露出来了吧。”说完这句它的口气又开始变的冷“不管你在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将那样东西交给你们的。”

    “还和它在说什么,我们上吧”一直没有开口的另一个碧绿头发的西方少年开口说。

    “好,我们上”两个西方少年不待那个金黄头发少年的同意径直向那只魔狐冲了过去。

    “哼,小小的西土人物竟然也敢在东方撒野,你以为我们东方就没有人了吗?。”看着这两个人提前动手,那个首先开口的紫衣举刀少年冷冷的说,然后他从斜里向着那两个西方人冲去,看到他动了,旁边又走出一个东方青年也向着那两个西方少年冲去,显然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把那三个西方人放在眼里。

    看到有人阻拦自己,那三个西方人的脸色都变了,站在那里没有动的少年赶紧冲着那已经冲上去的少年喝道“纳武,斯文。你们先回来。”

    可能是知道自己无法在冲向前方去了吧,那两个西方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凶狠的扭转方向向着那冲向自己的两个东方人冲去。他们两人手里的权杖和宝剑开始散发着一阵耀眼的光辉,看到这种突然发生的况,那个阻止他们的西方少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他只能看着自己的两个同门师兄弟和别人站在了一起。

    能在近三百人中留下来的果然没有一个是弱者,东方武技很快的和西方魔法碰撞在了一起,顿时场中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转移到了这五个人的上。不过令皇甫云飞感到奇怪的是那只魔狐并没有趁着这个空隙逃离,它也在静静的看着那五个人的拼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皇甫云飞感到一头雾水,这些人究竟是为了一件什么样的宝物,而选择自相残杀,并且这里面怎么还牵连了西土的人,皇甫其令皇甫云飞惊疑的是场中那些人,他们的年龄竟然没有一个超过三十岁的,皇甫云飞不得不感叹,看来这个天下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烈火焚天”“风舞九天”那两个西方的少年竟然舍弃兵器用双手打出一道道狂烈的魔法能量,场中一会火焰冲天,一会儿又飓风四漫,但是对方的那两个东方少年也丝毫不逊于那两个西方少年,皇甫其是那个手持黑刀的少年,他的刀风更是风浪人,一刀快似一刀,竟然的其中那个火红头发的少年不断闪躲,而另外一个则是手持软鞭,如长蛇卷向对方,双方可以来说是棋逢对手,这真的是一场龙争虎斗。

    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注意到这里,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一直在向着洞口流逝的鲜血竟然速度开始慢慢的变快,而那个黑黝黝的洞口上面竟然开始慢慢的散发出一股魔气。

    悬崖上面的战斗更加的激烈了,狂风已经弥漫了整片天地,那地上早已死亡的尸体也开始遍地横飞,但是庆幸的是双方都没有损伤。一直站在洞口前方的魔狐这时开口了,它的眼神此刻竟然有些复杂,那是一丝的同,又仿佛搀杂着怜悯,在遍地风沙的天地里它的体此刻竟是那么的瘦弱,但是它的话语却是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虽然你们早已知道我的力量已经被耗尽了,但是你们可曾意识到我为什么要将你们引到这里吗?”

    没有人回答它的话,因为没有一个人知道原因,只知道它是在一路逃跑中才到了这里,然后众人一直追到这里,后来在一个女子,也就是魔狐的指引下知道魔狐已经进了那个山洞,所有人都知道那个魔狐已经没有了力量,但是它所携带的宝物实在是太人了,如果谁能早一步见到魔狐,那谁得到的希望就最大。

    人是自私的,为了不让别人得到那件宝物,他们竟然在上面就开始进行了拼杀,只有胜利的人才可以得到那件宝物。只是很不幸的是,他们竟然都被魔狐给算计了,这也只怪他们的贪念太大了,竟然不仔细的去想一下,现在见这只魔狐这样说,顿时所有的人都迟疑的等待着它的解释。

    “我把你们引到这里来,是为了让你们这些自私的人糟到报应。”那只魔狐冷冷的说“因为我知道在这个山洞里封印了一个盖世魔君,如果他出世,那首先遭殃的就是你们这些卑劣的人类。”

    里面封印着一个盖世魔君,顿时所有的人都愣了,因为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那已经是五千年前的事了,同时这也是我们狐族人的秘闻。”魔狐缓缓的解释说“因为这个魔君是被我们狐族的一位先辈以死封印的,在它死后曾传音给我们,让我们每隔百年都要来加强封印,但是刚刚封印已经被我解开了。”

    就在这时,一股滔天的魔气从那个洞口里汹涌弥漫开来,“我终于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一道邪恶而又强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顿时所有的人都相信了这只魔狐说的话,因为那道声音中蕴涵的力量已经让他们感到心惊和恐慌。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