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疯子?周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原来那个蓬头乱发的人赫然是…………………。手机登陆:ap.Txt6.Net天剑门的周帜。“周师兄,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周帜的表现皇甫云飞惊鄂的说,他实在不敢想象以前那个看似潇洒的男子竟然变成了如此模样。

    可是周帜的心思却是全部在那只小猫的上,他仿似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惊呼,专心致志的在和那只小猫说话,而他手中的猫眯在经过数次逃跑的失败后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文渊他们,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是透出一种惊慌和无助。

    “他是怎么了?”皇甫云飞问文渊,此刻的周帜眼神是那么的迷乱,全都是乱遭糟的,早已经没有了往意气风发的气势。

    “你们认识他?”对于皇甫云飞他们的惊呼,文渊好奇的问。

    蒲小娟点了点头说“据说他是天剑门这一代比较出众的弟子,以前我们曾见过一面,但是。。”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又再次转向了周帜“看他的样子好象在他的上发生过不寻常的事一样。”

    “你能告诉我们你是在哪里发现他的吗?”皇甫云飞接着问。

    文渊沉吟了一下然后说“我也只是在路上游玩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只是当时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央求着别人把他送到天剑门去,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天剑门在哪里。我也只是一时好奇,究竟这个疯子为什么一定要到天剑门去,听说天剑门是一处风景胜地,里面藏着太多的神秘事,所以他激起了我心中的向往,让我想去参观一下,所以就带着他了。”

    “哦,原来是这样。”皇甫云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于周帜,他们的交并不是多深,只是大家同属正道中人,所以此刻他对周帜的现状起了一阵莫名的同

    “周师兄,你还认得我吗?”蒲小娟低下了对正在专心和小猫眯说话的周帜说。

    看到蒲小娟那真诚的目光,周帜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顿了大约半分钟后然后对她挥着手说“你是谁?赶快走开,不要耽误我和朋友聊天。”说完这句话他又转过头和手中的猫眯聊天了。

    “看来他真的不认得我了。”蒲小娟站起叹息一声说,眼神里透出一丝的惋惜,还记得刚认识周帜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只是现在……………

    “你们能猜出什么事吗?”皇甫云飞询问。

    “我想他可能和别人经过一场激战吧。”过了许久,文渊说。

    “何以见得?”皇甫云飞问。

    “你们看他的上就知道了。”文渊说到这里然后用手指着周帜上一道一道的伤痕说。

    顺着文渊手指的方向,皇甫云飞他们才注意到原来在周帜的肩上和背上都有着一条一条的血痕,只是刚刚在震惊之下没有发觉而已。

    “既然你们认得他,那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们了。”文渊突然开口说。

    “这是为何?”皇甫云飞不解的询问“你不是打算到天剑门去浏览一下风景吗?”

    “不,我临时改变主意了。”文渊解释说。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出一阵剧烈的声音,等皇甫云飞他们冲出去的时候,却是发现在前方竟然有着数百名的修真者在向同一个方向冲去。

    “你能跟我们说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看着前方滚滚而去的人群,皇甫云飞不解的询问“难道真的如那几个人说的是为了追杀一只魔狐吗?”

    “你认为他们说的话有几分可信?”文渊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

    “我不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皇甫云飞不假思索的说“从他们的口气中我可以猜的出事并不是他们说的那么简单,难道真的就是为了一只魔狐而出动那么多的人马。”

    “既然你不相信,那你为什么不去看看呢?”文渊面带微笑的说。

    “也许我应该听你一句,只有自己亲自看了才能知道究竟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皇甫云飞略微迟钝了一下然后赞许的说。跟着那些人的足迹,皇甫云飞他们上路了,只是周帜还是被放在那个小屋里继续的和他的那个‘朋友’聊天,因为谁也不知道前方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事,把他带在边恐怕只是一个负担。在安顿好周帜的问题后,皇甫云飞他们又将这里又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在房屋的四周加上了封印,看着周帜没有一丝的惊慌和苦恼,他们才开始上路。

    在路上,蒲小娟疑惑的问“云师弟,你刚刚招引出来的天雷,究竟是什么法诀啊,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见你使用呢?”

    ‘五雷诀’皇甫云飞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说“是别人教给我的”

    “别人教给你的?那他是谁?”蒲小娟惊疑的问,须知那些武学功法一般不是自己亲近的人,是没有人肯教你的,更何况是那些深奥的,威力强大的法诀。

    “你说什么?‘五雷诀’?”旁边的文渊听到皇甫云飞的话后震惊的问。

    “不错,它是五雷诀。”皇甫云飞点头承认说“但是教我攻法人再三叮嘱我他的名字不能泄露,并且现在他的人也已经消失了。”说到这里,皇甫云飞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遗憾。

    既然皇甫云飞不愿意说,文渊和蒲小娟他们也没有在追问,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谁也不知道此刻他们的心中在想些什么。渐渐的,他们来到了一座大山,在大山的深处,他们赶上了前方那急速的人群,此刻那些人都聚集到一座悬崖旁,看着崖下的一个山洞,那是一个奇怪的山洞,从外面看黑黝黝的,并且斜插在一座山壁的下方,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但是令皇甫云飞疑惑的是在那些人中他并没有发现那几个中年人。

    皇甫云飞他们的速度也停了下来,在离那些人远处的一个山头上隐避了下来,既然文渊没有说出他们那些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那他就打算先观察一下再说。

    那个洞口此刻竟然聚集了近三百人,皇甫云飞他们用神识搜查了一遍,那些人中法力高的也就只有寥寥的几个人,功力只在四阶左右。从他们的神和动作看,他们此刻正在争吵什么似的,场面一时看起来有些混乱。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的诛灭一只魔狐那么简单吗?还有那几个中年人呢?皇甫云飞越看越感觉到事有些蹊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现在那些人又干吗在那里争吵。

    那里可是有近三百人的修真啊,场面一时混乱的让人无法描述,皇甫云飞他们已经看到有不少的人都将自己上的武器都给拿了出来。剑拔弩张,场面转眼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局势,这突然发生的况实在是令皇甫云飞他们有些大吃一惊,可是接着发生的事则更让他们惊诧了。

    整个场中迅速的分成了两股力量,皇甫云飞相隔的太远了,他们一时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从他们的动作和表看,那两股力量竟然有火拼的局势。

    刹那,他们惊鄂的发现,那一直剧烈争吵的两股力量终于短兵相刃了,顿时场面血浪冲天,看着这突然发生的况,他们三个人相互凝视了一眼,眼里全部充满着震惊。

    这些人怎么了?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看到眼前这种况,皇甫云飞和蒲小娟顿时忍不住的想冲出去细查个究竟,但是他们刚动就被文渊给拉住了,文渊只是淡淡的说“真正幕后的人物还没有现,并且闹的好戏还没有出来,现在你们就在这里先慢慢的看看在说吧。”

    见文渊这样说,他们狐疑的盯了文渊一眼,然后又全部隐藏在那座山头之后看着下面场中那还在不断拼杀的人群。

    疯狂,此刻真的只能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那些人,那些刚刚还是朋友的人转眼就变成了有着多大仇恨的敌人,攻击对方竟然都毫不留

    血腥四漫,整个场中到处弥漫着一股腥烈的血味,而剩下的那些人的双眼竟然都已经通红,他们的眼中大概已经成了一片血的世界了吧。

    “杀啊”彼此的喊杀声还在起伏不断,越来越多的尸体开始栽到在地上,一条一条的血沟竟然开始汇流成河然后一起流向了那个奇怪的洞口。洞里此刻竟然开始弥漫着一股荧荧夜光,那层光辉很轻微,以至那些人在拼杀的时候竟然都没有留意到此刻那个洞口的状态。

    很快,那近三百人的修真竟然只剩下了三十人左右,由此可以想象刚刚这里的战争究竟是多么的激烈,那剩下的近三十人中,却有一个女子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那是一个奇特的女子,也是整个场中唯一的女子,但是令皇甫云飞感到奇怪的是在这么多人的战争中,那个女子的上竟然没有沾到一丝的鲜血。

    剩下的近三十人基本上每人都间隔了一断距离,他们小心的提着兵器打量着对方,直到被一阵剧烈的突如其来的铜铃声音惊起。“想不到人类竟然是如此的愚蠢,看来你们真的糟蹋了上天赐给你们的体和智力,既然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世界就应该让我们主宰。”

    剩下的那三十个人吃惊的看着那道声音的发源地,原来这所有的声音竟然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也就是那个神秘的女子。可是接下来发生的更令他们吃惊了,那个女子竟然开始慢慢的变成了一只白狐,一只有着五条尾巴的白色狐狸。

    “魔狐,原来她就是五尾魔狐”顿时那三十个人中有人惊呼。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