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愤怒的公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远方那滚滚的人群终于越来越近了,此刻皇甫傲雨的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喜色,原来那一群迅速冲来的人竟是自己驻扎在城外的援兵,此刻不单是皇甫傲雨一个人看到了这个况,此刻就是那些梁国的士兵也发现可这个况,特别是当他们看到那急速冲来人群的军装时,脸色都已经变了。内域*小说网网友手打发布

    没有人不怕死,也没有哪个人能坦然的面对死亡,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如果浪费了那可是想后悔都晚了,所以当他们看到这冲过来的人群本能的反应就是…准备死亡。可是他们不愧是龙家培训出来的精英,在看到眼前的况后依然摆出了一幅誓死决战的姿态,但是天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可是已经精心栽培了六年啊,正所谓养兵千用兵一时。

    战争比刚刚转变的更加激烈了,可能知道是自己已经命不久已,龙家的人更是完全的拼了命,他们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在人群中冲来冲去,此刻就是那个领头的将军也骑着大马提着长刀冲了过来。

    马过处,鲜血飞溅,人过处,头颅四滚,看到自己的援兵已经到了,天网里面的士兵更是士气高涨,双方此刻竟都是拼了全力。

    皇甫云飞早已经没有看了,那一幅幅令人震撼的场面和刺鼻的血腥气无时不刻的渲染着他的胃口,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就快要吐了。

    蒲小娟和花嫁一直站在他的旁,特别是蒲小娟,她的双眼已经开始出现一丝的担忧之色,眼前发生的景令她也感到不习惯,虽然自己一直想象着战争会很残酷,当自己亲眼目睹了战争,内心的震撼还是比较大的。

    这里唯一不会担心的就是花嫁了,她看了一眼那正在厮杀的人群说“原来真正的战争就是这样的啊,和我想象中相差的太多了。”然后她故做惊奇的问蒲小娟“小娟姐姐,你师弟这是怎么了?后面他的眉头一直皱着啊?”虽然已经知道了下面正在厮杀的是自己父皇的人马,但是花嫁却没有感到一点的痛心,仿佛那些人都不关自己任何的事似的。

    蒲小娟没有解释,她也无法解释。远方的人群终于近了,那果然是自己的部队,皇甫傲雨欣慰的说,但是很快的他就发现一丝的不对劲了,那群士兵那里像是赶来援助的啊,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在逃跑,那一张张惊慌的眼神和杂乱的脚步,此刻皇甫傲雨更加的注意到了在他们的后方竟然还有一股更大的沙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此刻已不容他多想,他赶紧传令对士兵说“传我命令,大开城门先让我们自己的部队进驻城里在说。”

    但是龙家的士兵却是没有看到那跟在天网士兵后的沙浪,因为他们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已经被鲜血充斥了,看到天网的援兵已经接近战场了,他们更加的拼命了。

    残肢在横飞,头颅在滚动,刀光闪闪的照映在一张张苍白的脸上,那鲜血汇成的河流已经开始向远方蔓延整个战场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晴朗的天空此刻也终于开始变色,那昏暗的乌云已经开始笼罩在天空,天地之间突然充斥着一种萧凉,肃杀的气氛。那正在向这里赶来的天网的士兵也看到了这面的战场,此刻战场上双方大概都有两三千人在搏斗,刀口卷了他们开始用双手,只要能杀死对方他们可是不讲什么手段,这里没有什么规则可讲,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要将对方杀死,战场就是这样冷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个领头的将军也看到了这面发生的况,在他的一声命令之下,顿时那些向这里冲来的士兵纷纷的加入了战团。但是他们却并没有逗留,在穿过龙家士兵边的时候,他们挥了一刀就迅速的向城里而去,不管自己刚刚杀的人究竟有没有死亡。

    三千士兵再牛也不是三万多人的对手啊,当天网的士兵都经过了以后,龙家的士兵就只剩下五百多人了,不过令他们奇怪的是天网的士兵在屠杀自己的一帮弟兄后并没有转在来攻击自己,而是径直的向城里进去了。

    等天网的士兵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龙家的士兵终于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不转来攻打自己了,因为在他们的后,正有一面大大的旗帜挂在那里,同时那里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是将军过来了。”那个领头的龙家人惊喜的喊了一声,然后赶紧带着残存的士兵向着那群人迎了过去。“将军”当他们迎上了那群人的时候,那个领头的来到了一个人的面前单膝下跪哽咽的说“将军,属下没能完成您交代的任务,特来请将军发落。”

    那是一个年轻的将军,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左右,剑眉星目,手里拿着一把宝剑,从远处都已经给人一种英气人的气势,这种气势也只有经常发施号令的人才会具备,他看了一眼跪在那里的属下,然后说“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太轻敌了,你先下去吧。”说完他挥剑朝着城门一指“我们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我们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在他的后传出一阵齐声呐喊的声音,这道声音直震苍天。

    “这下你们真的是麻烦了。”看着远方的人群,花嫁皱了一下然后对皇甫傲雨说“他可是当今朝廷里最擅长打仗的了,并且听说还很少出过败绩。”后面的话她就没有再说了。

    现在的这个况皇甫傲雨何尝不知道,城门已经关上了,看着那已经小半负伤的士兵,他知道如果这场仗自己真的打起来的话,那自己肯定是输。就在这时,从楼下上来一个将军,正是带着这三万部队进城的那个将军,看到他上来,皇甫傲雨粥了一下眉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个将军走到皇甫傲雨的面前施了一礼说“启禀三下,我们在接到你的通知正准备向这里来的时候,龙箭竟带着士兵突然出现截住了我们的去路”说到这里他有些庆幸“幸亏他带的人不多,我们怕他支援的部队赶到,经过一场拼杀很快的就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说到这里他看了皇甫云飞一眼疑惑的说“这位是?怎么看着那么脸熟啊?”

    “他就是我们一直等待的太子。”皇甫傲雨淡淡的说。

    “什么?太子?”听着这句话,不单那个将军的脸色变了,就是一直站在旁边的花嫁的脸色也变了,她疑惑的指着皇甫云飞问皇甫傲雨“你说他是太子?他是哪朝的太子?”

    “你是前朝太子,难道你不知道吗?”皇甫傲雨惊疑的说。

    此刻皇甫云飞就是想阻止都已经不可能了,看到花嫁那震惊的眼神,他点了点头说“不错,我正是前朝太子,也就是你父皇一直搜捕的人。”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索还是自己承认了吧。

    “难怪一路上你们无论做什么都瞒着我”此刻花嫁瞬间知道了在路上为什么皇甫云飞有许多话都是背着自己去和蒲小娟说,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皇甫云飞看向自己的眼神总是怪怪的。

    “你说什么?她父皇?”旁边的皇甫傲雨听着皇甫云飞的话震惊的看着他“你指的她的父皇可是王善?”因为普天之下只有一个皇帝在通缉皇甫云飞,那就是王善。

    皇甫云飞点了点头说“不错,她正是当今的花嫁公主。”既然事都无须隐瞒了,那索就说个明白吧。

    “来人,把她抓起来。“得到皇甫云飞肯定的答复后,皇甫傲雨赶紧对边的人传令说,当朝的公主,这可是一个十分大的筹码啊。

    “你们住手”皇甫云飞制止了正向这里走来的几个士兵。

    “你这是干什么?”皇甫傲雨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丝的不快“你可知道,一个公主对我们来说有着多大的意义?”

    “我知道”皇甫云飞说“可是我不能让你们抓她,毕竟她曾是我的朋友。”从他的口中说出朋友这两个字,他竟感觉是那样的苦涩。

    “我不是你的朋友。”花嫁尖叫了起来,她用手指着蒲小娟颤抖的说“枉我一直把你当做亲姐姐,想不到你们竟然从一开始都在骗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口气都已经开始变了。

    “花嫁,你听我说…“蒲小娟赶紧辩解着说。

    “我不听,我不听“花嫁用手抱住了双耳,可想而知她此刻的绪是多么的愤怒。

    看到花嫁这幅模样,蒲小娟无助看向皇甫云飞,她实在不知道究竟该用什么话来解释。“你先扶她回去,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会儿吧”皇甫云飞对蒲小娟说。

    “不用你们管我,”此刻花嫁抬起了头,她的脸上此刻竟然流出了泪珠,她的眼神也开始变的冰冷,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不是愤怒,却又比愤怒更可怕,其中又夹杂着一些仇视。

    “花嫁,你。。”看到此刻花嫁的眼神,蒲小娟一惊,她赶紧闪站在皇甫云飞的面前呼喊着说。

    “你们欺骗了我,本来是应该受到惩罚的”花嫁冷冷的说“但念在我们曾今在一起呆了那么久,今天我就不伤害你们,但是在我下次遇到你们的时候,一定会杀了你。”说完了这句话,花嫁就变成了一道彩虹迅速的消失在无边的天际。

    “看来她这次是真的恨我们了?”蒲小娟喃喃的说。

    “不用担心”皇甫云飞安慰她说“等她冷静的思考后已经就会明白的,我看她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女孩子。”蒲小娟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到城下,此刻龙箭已经带人来到了城下。

    对于花嫁的突然消失,皇甫傲雨和那些士兵们一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皇甫云飞喊了一声他们才清醒,皇甫傲雨喃喃的问皇甫云飞“她是修真吗?”

    皇甫云飞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了一下楼下说“当务之急是你看现在的况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应该加强防备了?”

    听着皇甫云飞的话,皇甫傲雨顿时将目光拉向了楼下,看到那排列整齐的龙家军,然后他看了皇甫云飞一眼,他知道现在这场战争的关键就是皇甫云飞了。

    如果他们谈的好的话那这场战争完全就可以避免,那样自己的人就不会损失,因为这场仗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无论怎么都是自己这一方必输。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