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福祸难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我是花嫁啊。手机登陆:”那个女孩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皇甫云飞说“听小娟姐姐把你夸的那么好,我怎么看怎么也感觉不到你的与众不同啊?”

    “小娟姐姐?”听到花嫁的话皇甫云飞疑惑的问“你说的是哪一个小娟姐姐?”

    “你不知道吗?”听皇甫云飞说出这样的话,花嫁的脸色有些惊诧“小娟姐姐可是天天都把你挂在嘴边啊,你怎么会不知道她啊?”

    皇甫云飞低头想了一下,突然满脸激动的说“你说的可是蒲小娟?她在哪里?”

    “那,就是她啊”花嫁用手一指远处一个正向这里走来的姑娘说。那是一个只在皇甫云飞梦中出现的女子,那是令皇甫云飞牵肠挂肚的女子,她的容颜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此刻的她仿佛乘着浓雾而来,浑散发着一股蒙蒙的光辉。“小娟师姐”皇甫云飞失声的喊出,他实在不敢相信,那款款而至的就是自己的小娟师姐。

    这是在梦里吗?皇甫云飞狠狠的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但是那剧烈的疼痛却又提醒着他现在不是在梦里,他的小娟师姐这次是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师弟,”那个慢慢走近的人儿轻呼了一声,那一声呼唤仿佛穿越了数千年的光,那一声呼唤仿佛历经了无数的磨难。

    蒲小娟的手上还有一个水壶,可能刚刚她是去打水去了吧,看到皇甫云飞的醒来,她欣喜异常的很快就到了皇甫云飞的边“小师弟,你终于醒了”蒲小娟的口气有些激动“你知道吗?你已经整整的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你说什么?”听到蒲小娟说到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顿时皇甫云飞大吃一惊,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蒲小娟“你们是在哪里发现我的?”

    “不是我们发现你”旁边的花嫁开口了“是我们在这里赏花的时候,你突然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的,倒还把我们给吓了一跳呢。”

    “你们就只发现我一个人吗?”现在他的脑子已经开始清醒,顿时他想到了那拼死护卫他的弟兄和白芎他们。

    “是啊”蒲小娟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你还想我们发现多少人啊?”那边花嫁都开始不满了“你可知道就是为了救你一个人我们已经付出了多大的精力不?”

    “糟了”皇甫云飞暗呼一声,恐怕那些人真的是凶多吉少了,但是他还是心存一丝希望,他紧张的问“现在我们的位置在哪里?”

    “我们在齐国啊”花嫁说,然后他故作惊疑的说“你不是昏迷了三天把脑袋都给弄傻了吧。Ww.NEiyu.cOM”

    “齐国?”皇甫云飞喃喃的说,现在他的希望真的是破灭了,齐楚两国相差数千里的路程,就是挪移那也得需要一段时间,更何况自己一点功力都没有了。

    “小师弟,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蒲小娟看着皇甫云飞的神色呆滞,并且全上下都是血迹关心的问。

    “完了,他们都完了。”皇甫云飞喃喃的说,他是一个重重意的人,想到那些弟兄们掺死在自己的面前,并且就是新收的徒弟也不知现在是死是活,他的心真的崩溃了。

    “小师弟,你不要这样嘛。”蒲小娟见皇甫云飞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她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师弟,你不要吓我好不?你这样的况我真的很害怕”

    “你师弟是不是傻了啊?”花嫁又仔细的端详了皇甫云飞一会,的确,现在的皇甫云飞全都是血迹,凌乱的发丝散落在两肩,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刚刚被战火摧残的人。

    “不许你胡说”蒲小娟瞪了花嫁一眼说,可是在当她看向皇甫云飞的时候,她赫然的发现皇甫云飞竟然又已经的昏迷了过去。“师弟的额头很烫啊”蒲小娟用手触摸了一下皇甫云飞的额头,然后大惊失色的说。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花嫁的双手一摊说“你知道我没有学过医学的”她的眼珠转了一下然后说“你看不如我们先把他送到镇上的医馆里再说吧。”

    听到花嫁的建议,蒲小娟点了点头,可是看到皇甫云飞一鲜血的衣服,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可是师弟穿这衣服冒然闯到镇上去的话,那我们不是被别人抓啊。”

    “是啊”花嫁也赞同了蒲小娟的说法“可是到哪里去给他换一新衣服呢?”

    不过当蒲小娟带着皇甫云飞赶到镇上的时候,皇甫云飞上的血衣已经被换掉,头发也被重新梳理了一番,就是上的血迹也被擦拟干净,一路上蒲小娟都心事重重没有和花嫁说上一句话。

    看到面目一新的皇甫云飞,顿时花嫁惊叹着说“果然是一个好俊秀的人儿啊,难怪小娟姐姐会将心思全部放到他的上呢?”

    听着她的话,蒲小娟也没有答话,她很快的在马路上找到一个车夫,然后让那个车夫将皇甫云飞他们拉到前面的小镇啊。一路上蒲小娟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她总是忧虑重重的看着那熟睡的皇甫云飞,她有千言万语要对皇甫云飞说,可是现在不能。

    本来她这次向西而来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在途中发现皇甫云飞的一些踪迹,可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在她和花嫁在百花谷赏花的时候,皇甫云飞竟然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那是一群火红的麒麟花,花呈麒麟状,并且花香能传数里,百花谷是齐国唯一的,也是整个大陆唯一的盛产麒麟花的地方,有无数学者想探究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种花儿生产在这里,可是当他们历经千山万水,长途跋涉的走到这里的时候,却都还是带着一脸的失望而归。

    皇甫云飞就出现在那群麒麟花花丛的上面,也幸好是花嫁先发现的,因为当她注意到风起的时候,在那满簇的麒麟花上竟然有着一个庞然大物随着花儿起伏不,然后她们就发现了皇甫云飞。他们看到皇甫云飞的时候,皇甫云飞已经昏迷不醒了,无论蒲小娟怎么呼喊,他还是没有回应,但是他的体内却还是有呼吸的流动,不然别人恐怕还真的以为他已经死了。

    蒲小娟硬是整整的坐在他的边坐了三天三夜,而花嫁也整整的陪了她三天三夜,虽然这中间确实是无聊,但是花嫁却还是没有一句的抱怨。此刻她们来到了一个小药馆,然后搀扶着皇甫云飞走下了马车,可是当她们一接触到皇甫云飞的子,她们发现皇甫云飞的子已经开始灼人了。“怎么会这样?”她们手忙脚乱的赶紧将皇甫云飞扶进了里面。

    这个医馆的生意可能不怎么样吧,因为里面此刻冷冷清清的竟然没有一个病人,他们还未走到那个大夫的面前,那个大夫就已经快步走过来了,因为他坐在那里已经感应到了一股浪的袭击,可能这是每一个大夫天生的敏锐感常于凡人吧。“他是怎么了?”那个大夫打量了皇甫云飞一眼赶紧问。

    “我们要是知道还问你啊”花嫁没好气的骂了一声。

    听到花嫁的话,顿时那个大夫尴尬的嘿嘿了一声,然后扶着皇甫云飞座好,把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面,可是他的手刚搭到皇甫云飞的经脉上面,面色就陡然一惊。

    “大夫,这是怎么了?”看到那个大夫的面色都变了,蒲小娟的心也开始悬了起来。

    “他这是激怒攻心,然后烧伤过度啊”那个大夫抽开了手然后叹了一口气说“这个病很难治啊”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看了蒲小娟一眼。

    花嫁顿时丢过来一绽金子然后说:“现在他的病可以治了吧。”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我们怎么敢收那么多呢”虽然这么说,这个大夫还是将金子全部装到了自己的口袋“我敢打包票的说,整个镇除了我还真的没有人能治这个病了。”

    “那你还不快治啊”花嫁吼了他一声她可不想听他废话,毕竟还是救人要紧。

    “是是”那个大夫说完,然后朝门后喊了一声“小三,小四你们快出来帮我把病人抬到里面的病房去。”

    “唉”两个年轻人的声音从门后响起,然后钻住了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看着他们把皇甫云飞背进去了,蒲小娟她们不放心的也打算跟进去,可就在她们准备进去的时候,那个大夫伸手挡住了他们然后说“治病期间,病人是不能受到任何打扰的。”

    既然大夫都这样说了,蒲小娟无奈的看了花嫁一眼说“大夫都这样说了,我们还是在这里等吧。”那个大夫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又嘱咐了一遍,接着自己也进去了。

    已经过去很久了,后面的病房还是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顿时蒲小娟座不住了,她对花嫁说了一声“花嫁妹妹,不如你先到后面去看一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好吗?”

    花嫁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闪就消失在蒲小娟的面前,可是不到一刻钟,花嫁又很快的出现了,只是此刻她的脸颊也有些绯红,她气喘吁吁的说“小娟姐姐,我们快到后面去看看,刚刚我去看的时候竟然发现你的师弟没有了呼吸的流动,此刻恐怕他真的成了一个死人。”

    “你说什么?”蒲小娟大惊失色,她也顾不上花嫁了,自己闪电搬的撞开了那扇病房的门冲到了里面。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