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恨意难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看着周围那群蠢蠢动的‘恶狼’,那贪婪的眼神,那明亮的刀剑,他们就像是一群饥饿的好久没有吃过野味的豺狼,此刻正饥不择食的看着眼前的食物。内域*小说网网友手打发布“坛主吩咐,不能让犯人受到一点伤害,就是死,我们也要护送他们安全离开。”靠在皇甫云飞边的一个蓝衫男士壮烈的说,他就是这些人中领头的。

    “是”旁边的九个人答道,他们的声音已经透漏出明显的杀意,他们知道在这场战斗中不是自己死,就是对方亡,因为已经别无选择了。“杀啊”那个领头的人喊了一声,然后他们冲进了那翻滚的人群。

    战斗很快的就进入了白化,双方都放开了手脚进行着世间最原始的争斗,正午耀眼的阳光也阻拦不住那飞溅的鲜血。

    这是一场敌众我寡的战役,这是一场血相博的战役,这场战役中所有的人都已经杀红了眼,他们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人影的流动,他们的眼中赫然都是那鲜血的喷,残臂的横飞,头颅的滚动。这里没有一个人肯后退,他们的上已经全部都洒满了血迹,他们的上已经全部都布满了长短不一的伤痕。

    那个当家的握着鞭子冷冷的看着这一场战争,仿佛他在思索着什么,仿佛他又已经风化了一样,因为在他的眼神里是看不到任何一丝感的色彩。皇甫云飞,王潞和白芎他们三个在那十个男儿的护送下慢慢的向树林那边走去,看到边不断减少的人数,皇甫云飞落泪了,那是滚烫的泪水,那是感动的泪水。

    看到这样激烈的厮杀,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开始翻腾,体内的真气开始乱窜,可是经脉已经被阻隔开了,真气无处发泄,强烈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你怎么了?”看到皇甫云飞的表,王潞关心的问。

    “没什么”皇甫云飞咬着牙说了一声,看到皇甫云飞痛苦的表,白芎赶紧将他扶住。

    在他们十个蓝衫男儿的顽强拼搏下,他们终于杀开了一条血路,将那些喽罗们阻挡在了另一边,此刻的他们就像一群煞星,浑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那些喽罗们一时竟然没有敢靠近。

    只是他们在杀出这条血路的同时却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两个没有了头颅的尸体,三个被从腰间斩断的尸体都无力的瘫倒在草丛中,他们那双不肯瞑目的双眼看在怒视苍天,仿佛在诅咒着上天的不公,天地的不仁。他们冲出来的那条血路,此刻却是冲满了腥烈的血味,那是一条真正的血路,因为现在在那条路上洒满了血迹,那翠绿的小草已经消失,取代它们的是那血色的杀人草。

    他们这边还剩下的五个人中却是没有一个人是完整之,两个断了左臂,一个断了右臂,还有的两个的手指头也掉了两个,可是他们没有一丝的颓废,他们的双眼还是那么的坚强。皇甫云飞不能不感动,他不能不内疚,如果不是自己拖累了他们,那他们将来都是能够有一番作为的男儿,可是如今他们却掺死在了这荒郊山野之外。

    此刻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慢慢的平息了下来,他那因为疼痛而绯红的脸颊也慢慢的变成了白色。“我好恨啊”皇甫云飞突然仰天怒吼了一声,他的疼痛虽然消失了,可是看到眼前的这个局面,他的怒气却无法排泄,他眼睁睁的看着这帮血青年死在自己的面前却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仿佛是上天也感应到了皇甫云飞的怒气,顿时一阵沉闷的雷声在天空响起,天空陡然被一股浓密的乌云所遮盖,那刺目的阳光也凭空消失了,沉闷的天气顿时让人产生了一股难言的压抑感。而在这茂盛的森林也陡然刮起了一阵狂风,顿时沙石四溅,一时让人都睁不开眼。

    等这股狂风慢慢的消散了,他们才睁开了双眼,可是看到眼前的况却是让他们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发现这里竟少了一个人,皇甫云飞竟然凭空消失了。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可是这种况却又真真正正的摆在众人的面前。

    皇甫云飞是趁着狂风逃走了,还是被狂风卷走了,没有一个人知道。“看来是天佑师傅。”白芎激动的说,他更是相信后者,这里的人只有他知道师傅背负着太多的使命,师傅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就死去的。

    看到皇甫云飞失踪,剩下的五个蓝衫人对白芎他们说了声“你们也快走吧,留在这里大家只会都死去的。”说到这里那个领头的迅速从自己淮里拿出了一封书信交给了王潞“把他带到总坛交给二公子。”

    “这是。。”王潞接过信后顿时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然后他对白芎说“我们走”

    “可是。。”白芎看了他们一眼,从他们的眼中他看到了那种坚决的表,看来他们是不打算生还了。

    “我们走”王潞拉了一把白芎,然后对那些人说了一声“谢谢。”那一声“谢谢”里面却是包含了千言万语。男儿有泪不轻流,白芎他们的双眼也都开始流泪,那是感动的泪水,按是敬佩的泪水,可是他们却只能走,因为他们留在这里只会造成累赘来拖累他们。

    剩下的五人都扬起了长刀,没有完成任务他们已经没有打算生还,如果能抵挡住他们多一会,那王潞他们能跑的更远一些。

    看到面前已经有三个人跑了,顿时那些喽罗们愤怒了,这是他们的第一单生意,非但钱财还没有得手,就已经损失了近四十个弟兄,现在对方又已经跑了三个人。

    “杀啊”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顿时那些喽罗亡命的开始向前冲去,可是前面却有五个‘巨人’挡住了他们的路,人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大概现在就是这种况吧。

    白芎他们在前面没有回头,后面的厮杀声他们都已听到,他们知道那五个人不愿意离开就是为了给他们制造跑远一点的机会,他们的双眼还在流泪,那不停飞逝的树木也掩盖不住自的悲意。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即使他们在伟大,可他们还是阻挡不住那数百人的进攻,很快的他们那魁梧的材就湮灭在了那群喽罗之间。他们都是好男儿,他们都是一群好部下,他们死的光荣,也死的伟大。

    就在那些喽罗们正踏过他们的尸体向白芎他们离去的方向追去的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那个当家终于说话了“你们都停下。”

    不愧是当家的,他的话也果然有分量,听到他的话那些喽罗顿时都停下脚步了,然后一脸不解的看着他。“放了他们吧。”那个当家的缓缓说。

    “当家的,我们可是死了近四十个兄弟啊。”一个喽罗说。

    “我知道”那个当家的说,此刻他的目光却是无限空虚“当初我们建立这座山寨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还可曾记的到?”

    “诛贪除恶,扶弱挤贫”顿时那些喽罗齐声喊道。

    “原来大家都还记得啊”那个当家的说,然后他指了一下的众尸体“可是我们现在做的呢?我们损失了近五十个弟兄,而对方也死了十个,这么多人如果不死的话那他们可以为这个世界做出多少有用的事呢?”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有些愤怒“我们就为了区区的一点钱财就损失了这么多的人手,这不单是我们的损失,也是这个世界的损失,他们中哪一个没有年迈的父母啊,现在他们都死了,那他们年迈的父母都该由谁来赡养啊,我们违背了我们的宗旨,所以刚刚我考虑了很久,我决定解散这个山寨。”

    听着当家的最后一句话,顿时那些喽罗们大惊。“当家的,我们跟了你已经有数年了,你若解散山寨那我们该到哪里去啊?”

    “当家的,你不能丢下众兄弟不顾啊?”

    听着下面众兄弟的讨论,那个当家的挥了挥手然后止住了众人开口“我知道这样突然解散山寨大家可能有些不适应,但是我已经为大家想好后路了,我们山寨还有一些银两,等下众兄弟都去分了吧。”说到这里他看向远方说“我已经决定自己要去参军了,如果你们有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们把银子分了后就去准备下半辈子的生活吧。”

    “我们愿意和当家的一起去参军。”那些喽罗齐声的说。

    听到众喽罗的话,那个当家欣慰的笑了,然后他说“既然大家都愿意和我一起去,那你们就先把这里打扫一下,然后我们就上路。”

    时间是无的,它总是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流逝,它总是在你想起它的时候才现在自己已经错过了许多最宝贵的时间,已经错过了许多值得回忆的画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甫云飞终于睁开了双眼,就在他虚弱的要起来的时候,折实旁边传出一个陌生的女音“你终于醒了。”

    皇甫云飞顺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陌生的女子,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四周碧草青青,鲜花盛开,花丛中还有着许多的小蜜蜂在翩翩起飞。看来自己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山脉。

    “你是谁?”皇甫云飞爬起来后,然后问那个一直打量着自己的姑娘问,那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大概有十**岁的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