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皇子轩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可是他们又能犯什么罪呢?”蒲小娟一时又实在想不通,毕竟他们可都是一介书生啊。想了想,蒲小娟决定还是跟过去看一下,毕竟刚刚在亭子里这些人帮自己出头过。

    那些卫兵丝毫不顾路人的讨论,带着他们几个书生径直的来到了县衙。被推推搡搡的他们几个上了公堂,看到他们被带进来后,顿时里面的衙役喊了一声”威武”,接着公堂上面的县令转头问旁边坐着的一个人”大将军,是他们吗?”

    听到县令的话,他们四个书生顿时向那边看去。他们被莫名其妙的抓来,正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可发现县令所问之人赫然是他们在亭子里争辩的那个小男孩的中年人。“大将军?”听到县令的话,顿时他们几个怔住了,可同时心中疑惑了”难道就因为自己和他争辩了几句就把自己抓过来吗?”顿时那个穿着蓝衫的书生问”敢问大人,不知我们所犯何事,竟然劳驾大人如此的劳师动众的”

    那个县令一拍惊堂木,”大胆书生,还敢狡辩,说你们是如何暗算将军的公子的?”

    “暗算将军公子?”那几个书生一头雾水,他们实在不知道县令说的是什么。

    看到那些书生没有回答,那个县令又大喝了一遍,口气比刚刚也重了许多。“怎么大人说的我们一点也不懂啊?”那个蓝衫的书生说”我们是怎么暗算将军的儿子的?”

    听到这个书生的话,旁边坐着的大将军“霍”的一声站了起来,他悲愤的说“难道就因为和你们争了几句,你们就怀恨在心伤害我儿子吗?”然后他对旁边的一个卫兵说“去把公子抱出来给他们看看。”

    “是”那个卫兵答道然后下去了。很快一阵尖锐的哭叫声从后堂传来,接着那个卫兵抱出了一个小男孩,正是在“碧玉轩”手持弹弓的小男孩,此刻他的手不知道什么回事竟然肿起了好高。那个将军把那个小男孩抱过来说“你们看看,刚刚我让医生看了,可医生也找不出什么毛病来,你说不是遭了你们的暗算那是什么?”

    看到这里,在门外人群中的蒲小娟终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同时她的心里还在抱怨“早知道刚刚连他父亲一起整治了还好一些。”

    看到小孩子的伤势,顿时旁边的人都露出了怜悯的表,同时心里暗暗责骂“怎么他们这么残忍啊,连这么小的孩子都忍心伤害。”

    “就因为这抓我们?”旁边一直未曾开口的一个白衣书生问。wWw.tXT.NET

    “是不是你们做的手脚?”那个将军怒声的问。

    “不是”那个白衣书生摇摇头。

    “大胆狂徒,证据都在面前还想抵赖。”县令一拍惊堂木,旁边的衙役跟着喊了一声“威武”顿时公堂之上充满了一股火药味。

    蒲小娟站在下面这时也替几个书生担心了,本来她想冲出去说是自己做的,反正那些人也拿自己没有办法,可是想了想她还是忍住了,她想知道那个县令会用什么样的办法对付他们,毕竟她是第一次出来,好多事没有见过,现在在公堂上她到感觉停新鲜的。

    “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们动了手脚?”那个白衣的书生问。

    “先对他们动刑。”听到他们的话顿时那个将军恼怒的对那个县令说。听到这个将军的要求顿时那个县令迟疑了,因为本朝规定:凡是读书人一律不准用刑,如有违反者轻则摘掉头顶的乌纱帽,重则处斩,这是朝廷对读书人的尊重,所以听到那个将军的话那个县令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那个县令看了一眼那个将军然后迟疑的说“将军,你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来审问他们?”

    此刻的将军正在火头上,他的脸色一沉“一定得对他们动刑,不然他们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王法了。”就在他准备吩咐县令对那些人用刑的时候,忽然在他怀抱里的那个男孩喊道“爸爸,爸爸我看见那个女人了,她就站在门外面。”

    听到她的话,众人一怔,不过也惟有他的爸爸明白,他顿时对旁边的士兵说“跟我走”顿时两个士兵“是”了一声然后气势汹汹的向公堂下走去。

    看到那些士兵过来,顿时公堂下的人如避豺狼似的绕到了一边,场中只剩下了蒲小娟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显得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你是他们的同伙?”那个将军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

    蒲小娟摇了摇头“他们不是我的同伙。”然后她走到公堂上对县令说“你把他们给放了把,这件事是我一个人做的。”听到这句话,众人一怔,特别是那四个书生,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惊疑的表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文弱的女子竟然能说如此让人震惊的话语,其实蒲小娟是不想让那几个书生跟着自己受罪,毕竟确实不关他们的事啊。

    “好,你肯站出来就可以了”那个将军冷的看着蒲小娟,然后对县令说“你把那些人放了,把这个姑娘交给我就可以了。”

    “是是”那个县令点头说“把这几位公子放了。”

    “把她带走”那个将军对卫兵说,接着有两个卫兵就要来抓蒲小娟。

    “慢”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众人惊诧,连那两个卫兵也站住了,看过去,只见那个白衣的书生走了出来“你们把她放了,有我在此我看谁敢放肆。”接着一股威严涌动而出。

    “你是什么人?敢多管闲事。”那个将军瞪了他一眼,就是旁边的蒲小娟也惊疑的看着他,她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而出。

    那个白衣书生也不答话,只是从腰里拿出一个腰牌,然后走到了县令的面前把那个腰牌放到了县令面前。看到那个腰牌,按个县令的脸色顿时变了,“八,八皇子”他起步走到了下面跪到了那个白衣书生的面前“下官有眼不时泰山,还请皇子多多见谅。”

    “什么?他是八皇子?”不单那个将军震住了,就是下面的那些人也都不说话了,接着一阵山呼海涌的声音传出“参见八皇子。”

    八皇子轩禹,是当今皇帝最喜欢的儿子,不过从不上朝政,朝中的大臣没有一个认识他,传闻他去拜一个高深的学者为师了,已经在数年前就离开了京城了,没想到这次竟然出现在公堂之上。

    “拜见八皇子”那个将军把那个小男孩放到了地上然后恭恭敬敬的说,此刻的那个小男孩也不敢哭了,他张着一双敬畏的眼神看着那个白衣如雪的书生。

    “你是八皇子?”蒲小娟实在有些意外,怎么他一点皇家的气势都没有,如果从外观上看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长的有些俊秀的人而已。那个白衣的书生点了点头,然后他对众人说“你们都起把。”

    “谢下”众人起后大话没有敢说一句,都十分紧张的看着他处置这件事。

    那个八皇子看了看了众人一眼,当他把眼神注意到蒲小娟的时候,眼里竟然透漏出一丝的温柔,他走到蒲小娟的边说“姑娘没有受到惊吓把?”

    蒲小娟摇腰头说“没有”然后她盯着那个八皇子说“你真的是八皇子吗?怎么和想象中皇家的人相差的那么远啊?”因为想到他的份她就想起了自己的师兄,师兄无论在什么时候上都会流露出一种威严,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八皇子点了点头“是啊,如假包换的八皇子。”然后他歪着头笑着对蒲小娟说“怎么你不相信吗?”

    下意识的蒲小娟点了点头,等想起了什么赶紧摇了摇头说“不是啊,我相信。”看到蒲小娟的表,八皇子走到前面从案桌上拿下了那个腰牌递到了蒲小娟的手上“你看看这个应该相信了把?”

    蒲小娟顺手接过那个腰牌,她想看看这个腰牌究竟有什么的不同,那是一面金灿灿的腰牌,腰牌的一面刻着一个盘绕在空中的一条金龙,龙目圆瞪,另一面则刻着一个大大的梁字,粱字金光闪闪,同时下面还有八缕白玉雕线。

    蒲小娟好奇的看了一遍,然后把它递到了八皇子的手上“给你”然后满不在乎的说“也不过是一个比较普通的腰牌,还没有我师兄的好看。”

    “你师兄?”八皇子打断了她的话“你师兄是谁?”

    顿时蒲小娟意识到说错了什么,她的头一仰“我师兄他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然后诡秘的一笑“不过不能告诉你。”

    “哦”八皇子轩禹一笑“听你把他说的那么好,希望以后我能够和他结交为朋友。”

    听着他的话,蒲小娟没有回答。这时那个八皇子终于把注意力转到了那个将军的上“你告诉我,你平时都是怎么教是怎么教孩子的?”

    那个将军的脸上已经开始泌出了冷汗,他惶恐的说“为臣没有教导好孩子,还请皇子赎罪,以后为臣一定会好好的改进。”

    八皇子的怒气才消了一点,他“哼”了一声然后转对那几个书生说“我们走把。”

    “好”那三个书生答道,那个八皇子走到了蒲小娟面前说“刚刚发生的事还请姑娘多担待,等下我请姑娘吃饭已表在下的歉意。”

    “不过,我已经吃过饭了哦”蒲小娟回答。

    “既然这样,那就请晚上的把?”看来八皇子的脑袋也转的比较快啊。

    蒲小娟想了想,然后说“既然皇子一定要请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看着他们都要走,顿时那个将军喊了起来“八皇子,你看小儿的病。”此刻的那个男孩虽然没有哭出声,但两行清澈的泪水已经从他的脸上滑过,看来他小小的年纪能够忍如此的痛楚也算是可以的了。

    “在过两个时辰就好了”蒲小娟说“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的管教他一番。”

    “是是”那个将军点头道“谢谢姑娘宽宏大量。”看到边的八皇子,蒲小娟决定借助他的帮忙到皇宫去看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