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遭遇无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天色渐渐的暗下去了,而那些将要出山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然而在这个寂静的深夜里,却有一个人影正在向外面摸索的前进,她的脚步很轻盈,不时还回头注意了一下四周,好象怕被什么人看见似的。

    “小师妹,你要到哪去?”突然一个人看见了这个人影惊诧的问。“啊”蒲小娟惊呼了一声,待看清面前的人后,才知道虚惊一场,站在面前的是自己的一个师兄,是专门巡夜的。“我睡不着,出来走走。”蒲小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

    “哦”那个师兄点了点头,然后关心的说“晚上毒虫多,你可要小心了。”

    “多谢师兄”蒲小娟点头说,等那个师兄已经走远了,她才用小手拍了拍她的口一下,然后继续向雁的洞口走去。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雁的众弟子也开始忙碌起来了,因为今天有那么多的人要出去,他们都已准备为自己的师兄送别。一切都已准备安定,出山的弟子们也都准备好了,可是就在这时,青风突然的感觉今天好象是缺少了什么,想了一下他终于想了起来,怎么今天没有看见自己家里的那个丫头了,平时那个丫头最活跃了,怎么今天没有她的一点动静了。

    青风运用神识搜索了一遍,“糟了”青风突然暗呼了一声,搜索完整个雁也不见蒲小娟的下落,“莫非她?”青风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想到昨天蒲小娟那不甘的眼神还有那苦苦的哀求,自己虽没有太在意,可实在想不到那个丫头竟然叛逆的趁着夜晚逃出去了。“昨晚有没有人看见小芸那丫头?”青风赶紧询问了那下面的弟子。

    众弟子顿时都摇摇头,忽然一个看起来木纳的弟子站了出来说“弟子昨晚巡夜的时候看见小师妹一个人向外面走去。”

    “你有没有拦住她?”青风赶紧问。

    “小师妹她说出去散散心,所以我就没有拦住她”那个弟子说。

    听见那个弟子的话,青风顿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又加大的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有蒲小娟的踪迹,他知道如果她是走了那就一定是跑了很远了,他叹了一口气说“看来还是女大不中留啊”想到师兄他们应该送人还没有走,于是青风赶紧向山洞外走去。

    待青风走到山洞外时,青禅他们和那些出山的弟子还没有走,顿时青风赶紧把丫头失踪的事和青禅说了一遍。听完青风的话,顿时青禅陷入了沉思,而旁边的知觉大师更是关心的问“青风道友可否查清楚了没有?”旁边的几个掌教也露出了关切的眼神。

    青风点点头,然后看了众人一眼说“这里方圆三十里的范围我都搜索过了,还是不见她的踪影,所以特来请众位道友的弟子出去后帮我关照一下我的那个丫头。”

    玉无霜和天辕道长他们都点了点头,然后各自下去将蒲小娟的况告诉了他们一遍,并嘱咐他们若是在外面遇到了她一定要多多的关照一下她。

    听到蒲小娟也出去了,顿时周帜的心里起了翻江倒海的变化“难道上天要成全我们?”他的心里此刻乐开了花,只是不敢在众位师傅师叔的面前显露出来。内域*小说网网友手打发布

    叮嘱了他们一番,然后青禅掌教就带他们来到了悬崖旁,告诉他们该怎样出去。送完众弟子走后,天辕道长和知觉大师他们也开始向青禅掌教他们告辞了,送走了这些客人后,青禅嘱咐了雁的众弟子一番,让他们勤加练武,对将来除魔斩妖有一点的依仗。

    皇甫云飞走了,蒲小娟也走了,雁的笑声似乎也开始变的少了,此刻的雁仿佛没有了一点的活力,他们又恢复了那种一成不变的生活,每天在练武和吃饭中度过。

    到了山上,秦灵心拦住了众人说“既然大家是让我们出来磨练一下的,我看我们大家还是分开把,如果我们这样一大群人出去是十分惹人注意的,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建议我们分开走。”

    听到秦灵心的话,天剑门的无空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反正我们也是出来斩妖除魔的,分为几个方向对我们的修行也有好处。”

    见天剑门的和九疑宫的都说分开了,雁的陆柏和空寂寺的长空也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意见,至于分开的路线他们商量了一下,然后就决定出来了。

    天剑门的无空,无明,周帜向北方而去。

    九疑宫的秦灵心,秦灵静,冼灵玉,冼灵风四姐妹朝南走去。

    空寂寺的长空,长心,长风,长忌四人走东方。

    雁派的陆柏,郭仁向西方而行。

    决定好方向后,他们互相说了一声“珍重”然后就出发了。天剑门走北方是周帜坚持的,他认为在北方或许能够遇见蒲小娟。其实他所猜的一点也没有错,蒲小娟正是朝北方而去了,因为她认为北方是京城的所在地,如果皇甫云飞要报仇的话一定是朝北方而去。

    昨夜她怕青风会找到她而阻止她出来,于是她一口气急行军似的飞行了数十里,一路飞行都是在偏僻的小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因疲惫才停了下来,她擦了一下额头上泌出的小汗珠,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城镇,然后她信步走了过去。

    等到她走到那个街镇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这个时候大街上已经很闹,那卖布匹的,一匹一匹鲜艳的布匹摆在货架上,那卖饰品的,在货架上摆的玲珑尽透,还有那卖包子的,香气更是人扑鼻。

    “原来这里有这么多好看的东西啊”蒲小娟高兴的在一个又一个铺子前观看,她可一直都是在雁洞府里长大,可从来没有到外面来过。关于外面的故事她也一直都是听那些师兄说过。

    大街上的人群已经开始越来越多了,多的已经人开始挤人了,就是向前挪一步现在都需要很大的困难了,“啊”不知道是谁踩了谁,一个女人的尖叫顿时传出。接着就听见一阵争吵声从那里传出,顿时那里的人群就象被炸开了锅一样,小孩的啼叫声,女人的喝骂声,和男人的指责声从那里传出。

    看到这一幕,蒲小娟顿时好奇了,她可从来没有看见过别人争吵,也从来没有见过小孩哭叫的模样。她好奇的凑了过去。当看到里面的一幕后,顿时蒲小娟开始气愤了,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的正拉着一个年轻姑娘的手不丢,那个姑娘的旁边还有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男孩正拉着她的手喊着“姑姑,姑姑”

    旁边围了一大群的人在那里指指点点,可是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那个姑娘的脸已经气红了,而那个拉着她的手的那个男的看到姑娘的眼圈都红了,他更加嚣张的吹起了口哨。

    从那些人的口中蒲小娟明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那个姑娘旁的小孩不小心走路碰到了那个男的一下,顿时那个男的不依了,他非要缠着那个姑娘给他道歉,可当那个姑娘给他道完歉后,他又缠着那个姑娘让人家把他的衣服给洗干净。而那时民间的习俗,没有结婚的姑娘家是不能给男子洗衣服的,如果未婚给男子洗衣服,那除了嫁给那个男子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那个无赖提出的这个要求那个姑娘当然是不答应了。

    看到没有人出头管理这件事,那个无赖更加得意了,他开始对那个姑娘动手动脚了,只见他的手突然伸到了那个姑娘的脸上,在人家的脸上突然扭了一把。

    那个姑娘顿时不知所措,等她明白了,顿时她尖叫着“你这个无赖,你不得好死。”而旁边的那个男孩哭声更加的大了“姑姑”“姑姑”

    看到这一幕,蒲小娟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知道女孩子也有女孩子的尊严,她走到场中,甩手给了那个无赖一巴掌。“啪”的一道轻翠的响声,顿时那个无赖懵了,而周围的人更傻了。

    他们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柔弱又国色天香的美人竟然有如此大的勇气下这么狠的手。蒲小娟什么也没有说,她可不会理会那么多震惊的眼光,她只是过去拉住了那个姑娘的手,然后蹲下用手擦了一下那个小孩的眼泪说“乖,不要在哭了啊。”

    “你敢打我”那个无赖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指着蒲小娟气急败坏的说。

    “打的就是你”蒲小娟站了起来“你一个大男人欺护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脸啊。”

    “你你你”那个无赖手指着蒲小娟竟一时的说不出话来。

    “我们走”蒲小娟没有答理他,转拉着那个姑娘的手就要离开。

    “你不许走”看着蒲小娟说要走,那个无赖终于从嘴里迸出了一句话。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吗?”蒲小娟故做疑惑的说。

    “你们不能走”那个无赖说完就过来用手拉着蒲小娟。

    “放肆”蒲小娟喝了一声,以她的份怎么能让一个市井之徒玷污了她那双洁白纯净的手,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见那个无赖的手在伸到她的面前突然仿佛被定住了,然后那个无赖抱着手开始痛叫了起来。

    这时旁边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说话了“小姑娘,你们赶快走把,不然等下他的父亲过来了你们就走不成了。”蒲小娟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蒲小娟向那个老人露出了一个感谢的微笑然后拉着惊魂未定的那个姑娘的手就冲出了人群的包围向另一边走去。

    看到蒲小娟她们经过,顿时那些围观的人自觉的露出了一条道路。

    “你们不要走”那个无赖挣扎着说。

    “哼”蒲小娟冷哼了一声,顿时那个无赖的痛苦声更加的大了,然后蒲小娟拉着那个姑娘就走了。

    “莫不是遭了报应把?”顿时旁边的人议论纷纷

    蒲小娟拉着那个姑娘一直出了那个街镇才停了下来,她松开了那个姑娘的手说“我就送你到这里把”

    听到蒲小娟的话,那个姑娘感激的说“谢谢。谢谢”然后她拉住了那个姑娘的手说“那个无赖是这里县太爷的一个公子,整游手好闲,这里也一直没有人敢惹他,今天实在是太谢谢姑娘了。”

    “不用谢”蒲小娟客气的说“路见不平,就应该拔刀相助嘛。”

    “大姐姐,你到我家去玩好吗?”突然一直不说话的小男孩用着那稚嫩的声音说。

    听到那个小男孩的话,蒲小娟和那个姑娘一怔,然后那个姑娘反应过来赶紧说“是啊,多谢你出手帮助,真的该好好的谢谢您,不如你到我那里去坐会把。”

    “这”蒲小娟露出了迟疑之色。

    “大姐姐,你就和我们一起去把”那个小孩说,然后他用他的小手拉住了蒲小娟的衣服。最终架不住他们的劝说,于是蒲小娟最后还是答应去他们的家里,在路上她也知道了那个姑娘的姓名,小玉。

    走了大约一刻钟,蒲小娟随他们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村落,看到熟悉的村落,那个小男孩顿时高兴的跑到了前面给她们带路,不时的还回头对她们说“姑姑,大姐姐,你们快点啊”

    看着如此活泼的小男孩,蒲小娟不由的会心笑了,看到蒲小娟的笑声,小玉一怔,好灿烂的笑容啊,在看到蒲小娟的容颜,顿时她感觉到了一丝自愧不如。

    在小男孩的带领下她们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家境还算不错的家庭,大老远的就闻到了这个家庭里飘出的淡淡酒香,看到蒲小娟脸上疑惑的表,小玉赶紧解释说“家兄是酿酒的,所以家里经常有酒香外漏。”

    “哦”蒲小娟恍然大悟。

    那个小男孩还没有走到家就大老远的喊了起来“爹,家里来客人了。”一道门帘掀起,接着里面走出一个系着围裙的妇女,看着出来的那个人,小玉喊了一声“嫂子”

    看到蒲小娟,小玉的嫂子一怔,不过她还是很客气的欢迎蒲小娟到家里去,在进去的时候,小玉简略的把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得知那个无赖在街上闹事,小玉的嫂子恨恨的骂了一声“那个无赖,迟早会遭报应的。”

    走到了客厅,小玉的嫂子赶紧招呼蒲小娟坐下然后赞叹蒲小娟说“还是姑娘勇敢,不然我的妹子又要被那个无赖折磨一番。”

    “小星,去让你爹回来的时候多买一些菜回来。”小玉的嫂子对那个小男孩说。

    “啊,我知道了”那个小男孩说道,然后一溜烟的跑了,蒲小娟想拦也没有拦住。

    可就是那个小男孩还没有出去多久,突然就见他急急忙忙的跑回来了,他一边向家里跑,一边大喊“娘,不得了了,上午的那个人领着一群人向这里冲过来了。”正在他说着,外面已经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