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初窥美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叶轩 书名:乱世邪魔
    当再次站在当初跌落的悬崖旁皇甫云飞心中一阵感慨,这就是自己当初死里逃生的地方啊,六年过去了,自己都已经长大了,可是这座山依旧保持着它青的本色,山还是那样的美,水还是那样的清。手机登陆:ap.Txt6.Net

    啊,终于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了,皇甫云飞此时心中不知是喜是悲,此刻他的耳边仿佛还在响着蒲小娟的话,“我会等你回来的”。那个惹人喜的小师姐,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现在还会为自己担心吗?还有那些师伯师兄门,也不知道后山峡谷的魔气封住了没有。

    由于他份的问题,所以在皇甫云飞出山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一个名字,自己先改名字叫做薛乘风。毕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如今王善还有没有派人追查自己,所以他想等过一段时间在说。

    “这就是你们的世界吗?”在皇甫云飞的心底又传出了云飞扬的声音,“是”皇甫云飞点了点头,此刻他的心中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惆怅,离开了那个生活了六年的山洞,此刻他的心底突然感到一阵的失落。

    才六年的时间,在雁山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镇,皇甫云飞看了看上的衣服这时才发觉,原来自己出来时还是穿的是道袍,想想也是,除了自己当初进去的一件衣服,剩下的衣服都是师傅为自己做的道袍了,因为师傅说只有穿上道袍,才会没有世间的束缚感。

    很快,皇甫云飞就来到了那个小镇,晌午的光是那样的刺眼,几年没有看见外面这样强烈的光了,皇甫云飞竟一时的不适应。找到一个裁缝店,皇甫云飞看了看里面的衣服,然后他挑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再把头发扎好,此时的皇甫云飞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翩翩公子了。

    大街上人群来来回回,那杂乱的声音更是不时的响起,看到这样的场面皇甫云飞竟感觉到了一丝的温馨,毕竟六年了没有回到这片属于自己的世界,“想不到数千年过去了,这个世界的人竟然变的淳朴了。”云飞扬感慨万分说。

    “怎么当初你的那个世界和现在不一样吗?”听着云飞扬的话,皇甫云飞竟感觉到了一丝的好奇,“是啊”低沉的声音在皇甫云飞脑海想起“像我当初就是因为看不惯世间的种种恶俗才到雁去学艺的,本以为凭自己的能力能改变什么的,可没想到最后竟是一场空啊。”云飞扬说完这些话,竟然流露出了淡淡的忧愁。

    “祖师,你们那时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皇甫云飞问道,毕竟那是数千年以前的事啊,任谁也不得不感到好奇。

    云飞扬没有回答,好象是带着一声“唉”的声音沉寂了,见云飞扬没有回答自己的话,皇甫云飞也就没有追问了,然后他专心的看着大街两旁的小摊所摆的东西。自小就在皇宫,自懂事起就一直没有出过京城,难免他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天色已经接近中午了,这时皇甫云飞才发觉原来自己在玩乐中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他来到一个看起来还很气派的酒楼,一个人坐在那里叫了两个菜。

    很快的菜就上来了,皇甫云飞尝了尝,恩,不错,这就是自己一直喜欢吃的清蒸凤爪和红烧猪蹄,已经好几年没有吃过了,皇甫云飞此刻的心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天真活泼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

    “兄台也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吗?”就在皇甫云飞正要品味的时候,一句温和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皇甫云飞抬起头看了一下,原来是一个着蓝衫,手执玉扇的年轻公子站在自己面前。“招亲?什么招亲?”皇甫云飞竟一时的愣了。

    “怎么?看来兄台不是为招亲的事而来的啊。”那个人看到皇甫云飞不解的神才恍然大悟,然后他解释说“就是这里最大的山庄‘龙泉山庄’发出告贴,如果谁能比武胜出他的大公子,那么他就答应把他的小女儿蓝瑛儿嫁给他,听说蓝瑛儿可是天下少数的美女啊。”

    “啊,若不是兄台说,我还不知道此事”这时皇甫云飞才明白,然后他说“我只是恰好经过这里,所以对这些一无所知。”然后他招呼着那位年轻人说“请这里坐,不过还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

    那个年轻人一笑,然后抱辑说“你叫我冷如涯就可以了。”

    “哦,原来是冷兄,请”皇甫云飞招呼着说,然后又唤过小二多叫了两个菜。在吃饭的时候,皇甫云飞向冷如涯打听说“不知道冷兄可否知道六年前皇甫霸天将军最后的消息?”听到这句话,冷如涯一怔,然后他神色疑惑的说“怎么薛兄不知道吗?”

    皇甫云飞一怔,然后他说“在下自小在山区长大,所以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只是听一些老人家提起,所以好奇想知道最后的结局。”

    “哦”冷如涯恍然,然后他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后小声的说“如果薛兄想知道的话,可以到舍下一聚,这里不是谈话之地。”

    听到这句话,皇甫云飞有些不解,不过毕竟自己叔叔的况重要,于是在吃过饭后他随着冷如涯一起向外走去。

    中午已经过去了,可是街上的人还是很多,就在皇甫云飞注目欣赏一把悬挂在那里的剑的时候,突然有两个小孩从自己的旁串过。本能的反应让他感觉可能有事发生,于是他赶紧的跳到一边,待他在注意的时候,那两个小孩已经不见了。

    “薛兄怎么了?”在旁边的冷如涯不解的问,“哦,没什么”皇甫云飞扫视了一下四周说。

    很快在冷如涯的带领下皇甫云飞来到了一个小屋,这时一间典型的四合院,皇甫云飞扫视了一下,看到这座院子里也没有什么人,于是就随着冷如涯进去了。

    看皇甫云飞坐好后,于是冷如涯去倒了两杯茶叶水,一杯递给了皇甫云飞“我想薛兄应该也口渴了,不如先喝杯水在谈把。”皇甫云飞点了点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把那杯茶喝了下去。

    看着皇甫云飞喝下了那杯水,冷如涯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微笑的神色,不过他也没有说别的,而是对皇甫云飞讲起了六年前所发生的事。“当年不知道皇帝皇甫定天不知为何竟然大杀天下忠臣,于是造就了将军王善的起兵,那时皇甫定天已经众叛亲离了,很快的王善就打到了京城,接着天下就改朝换代为了大梁,”说到这里冷如涯喝了一口茶接着说“王善坐上皇帝后突然大肆杀戮原来的老臣和皇甫氏的族人,最后终于征西将军皇甫霸天被迫起兵,可惜最后他还是兵败亡了。”

    “什么?他死了?”听到这个消息皇甫云飞感到十分的吃惊,记得小时候经常听父兄提起,自己的那位叔叔从当上将军起就在也没有打过败仗,自己小时候还见过那位叔叔,那时的他可是十分的威武,就连自己的父皇有时也是听他的话,想不到。。。。想到这里,皇甫云飞竟感觉自己的双眼有些湿润,他沉着的问“后来呢?”冷如涯看了他一眼接着说“虽然王善夺了皇甫家的江山,可是他却一天的安稳觉也没有睡过?“

    “那是为何?”皇甫云飞有些疑惑,他想不到王善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当初自己跳下崖他们应该认为自己死了啊。

    “因为大将军的二公子和三公子没有死”冷如涯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为何声音竟然有着一丝的冷酷,“并且听说太子皇甫云飞也没有死去,可能最近一年内就要起兵反梁了。”

    “什么?太子起兵?”这个消息对皇甫云飞来说可谓晴天霹雷。自己可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在最近一年起兵呢?

    “好了,你也不用装了。”这时冷如涯突然盯着皇甫云飞的眼睛“你可是天网里面的人?”

    “什么天网?”皇甫云飞不懂。这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茶里有药”他挣扎着说,然后栽倒在了地上。

    冷如涯看了他一眼,然后冷笑着说“又逮到一个”然后他朝着外面喊了一声“进来把”等他说完,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看似仆人的人。

    那个人走到冷如涯的面前,然后看了一下在地上昏迷的皇甫云飞一眼说“看来冷兄功劳不小啊,又捉到一个假冒天网的人”

    冷如涯客气的说“哪里,还多亏谢兄帮忙。”然后他扫了皇甫云飞一眼说“谢兄,你看他怎么处置?”

    那个被称为谢兄的人说“还是等他醒来我们在盘问一下他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活动地点的?”

    冷如涯点了点头“也好”

    突然皇甫云飞被一阵冷水惊醒,待他睁开眼睛时才发觉自己已经处一个地牢里面,全上下竟然挂满了铁链,在他的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冷如涯,另外一个就不知道了,那两个人正瞪着一双凌厉的双眼看着自己。“这是怎么回事?”皇甫云飞不解的问冷如涯。

    “你是不是‘天网’的人?”那个不认识的人手里那着一把剑指着他。

    “‘天网’?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皇甫云飞说,然后他挥舞着上的铁链说“你们先把我放下来。”

    “你不是天网的人为什么打听皇甫霸天将军的事?”冷如涯在旁边插话了。

    “我只是好奇”皇甫云飞解释说。

    “好奇?就这么简单?”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不相信的神色,最后那个姓谢的说“冷兄,你去看一下他的手臂有没有刺字。”

    冷如涯想了想,然后走到皇甫云飞的旁,一把撕开了皇甫云飞的衣服,“没有?”他愣了“你真的不是朝廷的人?”他有些不相信的问皇甫云飞。

    “不是”皇甫云飞点了点头。

    “看来是我们抓错了。”冷如涯对旁边的那个人说,然后准备打开皇甫云飞上的铁链“薛兄,真的对不住。”

    “慢着”突然那个姓谢的喊了一声,“怎么了?”冷如涯停住了正在打开铁链的手。

    “杀了他。”那个姓谢的说道。然后手提着长剑向皇甫云飞来。“为什么?”冷如涯挡在了皇甫云飞的面前,“既然我们认错了,就应该放了他。”

    那个姓谢的说“为了太子的大事,我们不能放了他,如果太子的事一旦传了出去,那我们的计划就全部毁了。”然后他对着冷如涯喝了一声“冷兄,让开。”

    听到姓谢的提到太子,冷如涯也沉寂了,是啊,我们策划了五年,不就是等这一天吗?可是他看着皇甫云飞,他又十分的觉得愧疚。

    这时那个姓谢的已经出剑了,就在剑尖离皇甫云飞不到一尺的时候,“当”冷如涯从旁边抽出一只剑挡住了那个姓谢的剑。“你干什么?”那个姓谢的勃然大怒,“你知道你放了他会影响到我们多大的事?”

    “我相信他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来的”冷如涯看着皇甫云飞坚定的说。“谢谢你”皇甫云飞对冷如涯说,其实即使刚刚冷如涯不出手相住的话,皇甫云飞也有足够的实力确保自己没事,他只是想看看自己这个新教的朋友怎么样。

    “都是我害你的”冷如涯愧疚的说,然后他用剑斩断了皇甫云飞上的铁链。弄完了一切他转对那个姓谢的说“谢兄,如果组织怪罪的话,就由我一个人承担了。”

    那个姓谢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长叹了一声“如涯,你太仗义了,”说完他转就走了。看着他走远了,冷如涯说“他是我义兄,谢玉,刚刚的事还请多多包涵。”

    “没事的”皇甫云飞说,然后在冷如涯的带领下走出了这坐石牢。

    还是那座酒楼,皇甫云飞接过冷如涯递过的酒杯推辞着说“冷兄,我真的不能在喝了,在喝我怕我要醉了。”

    “薛兄,今天我们不醉不归。”这时的冷如涯看起来也有些醉了,但他还在抱着酒杯劝说着皇甫云飞。

    正在他们酒正浓的时候,突然一阵欢呼声从他们旁响起,“快看,蓝家大小姐从这里经过了,”然后好多人一窝蜂的跑到了栏杆旁。这时冷如涯也拉着皇甫云飞的手走了过去“薛兄,让你看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美人。”待到皇甫云飞走到栏杆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下面有一乘轿子经过,在轿子的前后竟然都有八个骑马的护卫在警惕的扫视着四周。而轿子则被帘子给挡住了。

    “看来蓝小姐是去上香才回来的”冷如涯对皇甫云飞说,突然一阵风吹过,吹起了轿帘,顿时轿中的那位女子露出了面目。

    那一刻,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有的人口水流出来也不知道擦,这里的一切突然变的静悄悄的了,轿子已经远去了好多,可这些人还在那里傻站着,终于这里的宁静被打破了“我看到蓝小姐了”一个声音在大街上突然响起,众人顺着声音一看,原来在大街上正有一个人在那里手足舞蹈的,并且一脸的兴奋,嘴里还在喊着“我终于见到蓝小姐了。”说着说着,那人竟然哭了。

    皇甫云飞站在那里,这时他还在回味着刚刚看到蓝小姐的模样,如果世间有仙女的话,那她一定是那最美丽的仙女了,只不过她的脸上好象还有一丝的忧虑。看到她的模样,竟是那样的让人心碎,让人回味。

    已经过去半个钟了,还有人站在栏杆旁痴痴的望,皇甫云飞此时也知道了为什么很少有人见过蓝瑛儿,因为从她懂事起,就因为美丽惹得当地出了很多的麻烦,在‘龙泉山庄’庄主在一怒之下在也不许她出去了,免得她惹出是非。

    就在皇甫云飞和冷如涯准备在端起酒杯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过来,“快看啊,蓝家大小姐出事了”站在栏杆旁的人突然喊了起来。

    皇甫云飞和冷如涯一惊,赶紧来到了栏杆旁,才发现刚刚原来是护送蓝小姐的两匹马经过,马上赫然有两个护卫的尸体,面目狰狞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邪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