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 意外被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米米苏 书名:蛇妃带蛋跑
    苏啦啦不安的坐在马车里,时而撩帘看看窗外,看着到了京都,眼前一切都是熟悉的景致,她的心似乎终于安稳下来一点。手机下载请到 wWW.X.NE

    突然吁的一声,车夫抱歉的撩帘道:“夫人,稍微等等,前面有位王爷要西下,所以我们这些小马车都得让让。”

    苏啦啦轻嗯一声,头轻轻地靠在车窗上,双手交叠,宝宝与小花现在已经到了王爷府吧!希望相安无事,不然真是后悔极了。可是为什么心里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轻抚,努力地平复心中的不安。

    马蹄声嗒嗒的响在耳畔,有一种熟悉的霸气撩起车帘,她惊慌回眸,恰巧碰上那双闪着奇怪光芒的蓝眸,那一瞬间她的体蓦然紧绷。

    夏侯翎淡淡的扬起嘴角,笑得特别的奇怪,拉住马的缰绳,倾笑问:“七王妃,好久不见!”

    “呵!好久不见!”苏啦啦的手暗自捏紧,低下头,避过他的眼神。

    “七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夏侯翎的大部队完全停了下来,周围的百姓似乎也将目光落到了两人的上,都在揣测着,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镜头。

    苏啦啦转过头,笑答:“去城西上香,这不刚上了回来,就碰到六哥西下,这天色不早了,六哥早些起程吧!”

    夏侯翎抿嘴一笑,“王妃似乎不想看到本王,这是急着赶本王走吗?前些子你的消失真是急煞了七弟啊!”

    该死的臭男人,原来知道她消失的事,刚刚还故意拉家常一样,害她扯了一个最没营养的谎言。现在他什么也不是,不用害怕,抬眸道:“所以我这就赶了回来!”

    夏侯翎啧啧几声,摇头叹息,大掌轻轻地安抚着马头,把玩着马的鬃毛,“王妃真是有所不知啊!现在七王府要易主了!七弟可是将来的国君,自然要选一个德仪才学兼备的女子为王妃,而王妃走的正是时候,给了人家一个机会。哎,真是为王妃感到悲哀!”

    苏啦啦的体蓦然一颤,手不紧攥了长裙,低下头咬唇,是啊!她苏啦啦怎么配得上他夏侯烬,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有宝宝。为什么会有难受的感觉,没有了牵绊不是更好吗?

    昂起头,平静的看着夏侯翎,“谢谢六哥告诉我这些,天色不早了,我先告辞,祝六哥一路顺风。”

    他明明看到了她眼里的落寞,那一刻,他什么也没想,伸出石子,马一声嘶鸣,整个大街在一瞬间混乱起来。

    车夫吓得连忙跳了马,苏啦啦在车里被摇来摇去,同时暗骂,有这样倒霉的吗?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混乱!

    “马脱缰了,赶紧维护秩序,保护翎王的安全!”侍卫拔出长剑来维持现场的混乱。

    苏啦啦的手紧紧地抓住马车的车窗,看着周围乱成一片的一切,她想跳马车时,马却突然发了疯的奔跑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回过头,只见夏侯翎满意的看着这一切,并且驾马上前,曾经那一句话还飘在耳畔,“做我的王妃!”难道他还没死心?

    想得这里,她不由得害怕起来,看着马车已经奔到城郊,周围都无人,夏侯翎的马蹄声还响在耳畔,她只好冒死跳下马车,不想脚还没落地,就被他掳进了怀里,“苏啦啦,想死吗?”

    “你放开我!放开!刚刚的一切也都是你造成的吧!”她转过头瞪着夏侯翎,愤怒的吼道。

    夏侯翎却漫不经心的一把搂起她,驾到马上,“是!为了得到你,怎样付出都行!”

    果不其然,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变态,B!拿仇视的眼神看着他,“你想要怎样?”

    “跟本王离开这里,去西濯!”夏侯翎的手紧紧地掐在她的腰间,她根本挣扎不得,连逃脱的机会都没。

    “你这个疯子,放开我!”苏啦啦的脑袋轰的一声作响,倘若真的被这个人绑了去,那么结果如何?是不是要永远的离开宝宝,见不到宝宝!她的儿子,她要一直守候在他的旁。

    夏侯翎的头落在苏啦啦的肩上,温的气息喷洒在颈脖间,“你没得选择……”语毕,一拳打在她的后脑勺,眼前一黑,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夏侯翎满意的看了看怀中的人儿,缓缓勾起嘴角,“夏侯烬,本王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没有了道术,但不代表本王没有获胜的棋子!”

    扬鞭策马,马蹄生风,溅起一地的尘土,苏啦啦那一袭白衣飘在半空。

    此刻七王府。

    宝宝蹲在澡盆里和小花共同洗澡,眉突然在一瞬间紧蹙,小手捂着心脏,本能的喊道:“妈!”

    小花吓得双脚一弹,紧张的看着他问:“怎么了?老大!”

    “我觉得妈有危险,总感觉她很痛苦,很难受一样!”宝宝一向的天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大大的双眼里盛满了担心还有不符他年龄的担忧。

    “老大,你是太想苏妈妈了吧!我们才走一天,她应该在南郡好好的,没事,你别担心!”小花却不以为然的搓着自己的爪子。

    “闭嘴!!”宝宝一拳打在水面上,溅得小花满脸的水花,他纵翻出澡盆,奔跑到衣架旁,随便扯了一件衣袍裹在自己的上。就冲出了大门,直喊:“王爷爹地,妈有危险!爹地,妈真的有危险……呜……”

    那种害怕失去的心痛感觉紧紧地将宝宝缠绕着,他的小脚踩在冰冷的地砖上,没有打一丝颤,走得很稳,急步向前厅奔去。

    前厅的夏侯烬看着这样的宝宝,连忙抱起来,擦去脸蛋上的泪珠儿,“怎么呢?宝宝,乖,你说什么妈有危险,你为什么知道!”

    宝宝撇嘴,哭得更厉害起来,小手紧紧地抓着夏侯烬的手不放开,“真的,爹地你相信宝宝,妈真的有危险!我可以感应到妈的!”

    夏侯烬点头,连忙抱起宝宝走到内堂换上衣服,然后连忙吩咐了人马,加夜赶程前往南郡。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宝宝,他不是没有感觉到,那种突然失去什么的感觉很严重,犹如她带着宝宝离去那番。


    

重要声明:小说《蛇妃带蛋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