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巧 遇

    水溶一大早,便穿了一便装准备出发,因为他这是去视察前方军,所以他不想搞的大张旗鼓的,让那些守卫边塞的将军的们知道了,提前做好了准备,来敷衍他。所以他只穿了便装,为的是给那些个将军们,来个出其不意,这样的话,才能够看到他们那边的真实况,是不是做的很到位。若是有哪些不足之处的话,也好给他们提出来改进。

    有家人为水溶牵来了他的那匹大宛良驹,水溶便翻上了马,回头朝着黛玉的凝香园恋恋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向来喜和云飞还有后的十几名侍卫道:“走!出发!”说罢,打马扬鞭,朝着城门而去。来喜和云飞等人在后面也忙上了各自的马,跟在水溶的后,大家便一溜烟儿的去了。

    奔波了将近一个月,水溶一行人总算是来到了这西北边塞。水溶便沿着路线,一一到各军营视察了一番,那些个将军们,果然没有什么准备,便慌慌忙忙的迎接了水溶。他们都小心翼翼的陪着水溶,把军营之中的布防一一查看了。水溶便把其中自己感到有不足的地方给他们指了出来,让他们抓紧时间改正。那些个将军们都一一答应了。水溶这才放下了心。

    这一天的早上,水溶一行人,继续向前行走。一边走,水溶一边想着心事:前面就是雁门关了,等到把雁门关视察完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就完成了。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回京城去了,马上就可以见到每天都心心念念的黛玉,水溶的心里不就是一阵甜蜜,手不由自主的伸到怀里,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出门的时候,一直带在上的黛玉的那只碧玉手镯。

    水溶正想着无尽的心事,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一片树林里。中间是一条官道,路的两边是一片胡杨林。水溶忽然听到树林里,好像隐约的传来兵器打斗的声音。水溶不把马勒住,又仔细的听了一会儿。便回头吩咐云飞他们道:“前面有打斗的声音,走!咱们过去瞧瞧!”说罢,水溶便带马朝着树林之中走去。

    又往前走了不远,那打斗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等到水溶来到近前的时候,这才看清楚。只见树林里面,四个蒙面人正在和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公子打的正凶。只见那位年轻公子虽然也很勇猛,可是毕竟是他一个人对付四个人,所以渐渐的便显露出,有些不支的样子来。

    水溶一看,不把那路见不平的心思勾了起来。便回头吩咐云飞道:“云飞,过去帮那位公子一把!四个人打一个人,算什么!”

    云飞听了,答应了一声:“是!”便飞过去,又有两名侍卫加入了战团。不一会儿,便把四个蒙面人给打的有些敌不过了。那些个蒙面人一看不行,便想离开。正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位公子飞一脚,把其中的一个蒙面人踢倒在地。那几个蒙面人一看事不好,便飞而去,跑了。那位公子这才上去,一把把那个刚刚被自己踢倒的蒙面人,脸上的面纱给扯了下来。立刻那个人的脸孔便露了出来。

    只听那位公子吃惊的说道:“拔汗那!是你!”

    只听那位被抓的蒙面人,跪倒在地,哀求道:“二公子,饶命呀!这都是大公子吩咐我们干的!”说罢,磕头不止。

    水溶在一旁看了,有些看不明白。这时,只见刚刚那位被救的公子,来到水溶的面前,躬施礼道:“刚刚,真是多谢公子仗义相救!”

    水溶这才看清楚这位年轻公子的样貌,只见他生的是相貌堂堂,虽然长的不算是十分英俊,却也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堂堂男子汉。看罢,水溶不对他心生惜,忙笑着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没有什么!”

    那位公子此时也看清楚了水溶的样貌,心道:好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汉,那眉宇之间还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王者之气。看罢,他的心里不对水溶也是心生敬佩。

    那位被救的公子这才向水溶说道:“我叫舒贺,请问公子大名!来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好好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水溶一听,笑着说道:“我叫秦溶,我也不过是恰巧路过这里,公子言重了!”水溶不想告诉他自己的真实名字,因为他不想惹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只听那位贺舒向水溶说道:“秦公子,大恩不言谢,我现在还有急事要办,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水溶听了,朝着何贺舒说道:“公子请便!”

    只见那位贺舒抓起那个被自己抓到的那个蒙面杀手,飞上了自己的马,朝着水溶拱了拱手,打马扬鞭,飞奔而去了。看着那位舒贺走的远了,水溶这才朝着自己的手下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继续赶路。

    这一天,大家来到了雁门关,雁门关的守将是冯紫英的父亲,老将军冯唐。这冯家一家,一直对朝廷都是忠心耿耿的。冯唐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依然还是英勇不减当年,一直在边关守卫,是皇上的心腹将。此时只见冯唐亲自把水溶迎接进了帅帐。刚要向水溶行国礼。水溶忙扶住冯唐道:“冯老伯,水溶只是一个小辈,老将军这样可是折煞本王了!”

    冯唐听了,只好一笑做罢。第二天,冯唐便陪着水溶依旧还是把那里的军事布防一一仔细的瞧了,水溶又把一些自己觉得不足的地方,对冯唐一一指了出来,和冯唐一起又商量了办法出来,等到把这一切都忙完了,水溶这才回到冯唐为自己临时安排的住所。

    入夜,天空之中星光闪烁,因为这里是塞外,所以那天空越发的显得广阔无垠。水溶坐在灯下,一想到再过几天,便可以往回赶了,心里不住是一阵的高兴。正在这个时候,忽然来喜在外面向水溶禀报道:“回王爷!冯老将军求见!”

    水溶一听,自己刚刚才从将军府里头出来,冯老将军又来求见,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忙说道:“快请冯老将军进来!”

    来喜忙答应了出去传话了,不一会儿,只见老将军冯唐从外面走了进来。水溶不问道:“老将军深夜来访,可是有什么急事?”

    只见冯唐向水溶说道:“王爷,刚刚密探截获了一封密信,老臣觉得事重大,这才又深夜前来打扰王爷休息!”

    水溶一听,不也是心里感到吃惊,忙说道:“噢?密信在哪里?”

    冯唐听了,这才把这封密信递给了水溶。水溶忙接过来仔细的看。只见那封密信是忠顺王爷写给突厥的大王子贺鲁的信。信中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贺鲁在突厥能够一举登上汗位,到时候,他们就一起来个里外夹击,一举拿下我天朝。到时候,两下里平分我天朝国土。

    水溶看罢密信,心中不就是一动,心道:那陈明远几次欺辱黛玉,自己这一阵子一直誊不出手来,调查他们父子的罪行,真是老天有眼,偏偏在这里就让自己给碰上了。而且这是通敌卖国的罪行,关乎我天朝和突厥两国之间的和平问题,此事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呀!我又岂能饶他。想到这里水溶沉吟了一会儿,向老将军冯唐说道:“冯老伯,请你派几个心腹之人择把刚刚抓到的那个细,秘密押解进京,本王带着这封密信,随后赶到。到时候,本王要一举人赃并获,拿下忠顺。”

    冯唐听了,赶紧答应道:“是!一切听从王爷的吩咐!”

    水溶又接着叮嘱了冯唐一句道:“冯老将军,此事一定要办的绝密,千万不可走漏了风声呀!”

    冯唐听了,说道:“王爷放心,老臣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如此,老臣就告辞了!”

    水溶看了,这才把冯唐送出了门,这才又转回来了。水溶看着手里的这封密信,把它又重新叠好,小心的放在自己的怀里。心道:忠顺,你的狐狸尾巴终于被本王抓住了,你居然私通突厥,企图卖国,本王岂能让你们的谋得逞!等着瞧吧!回到京城,我就向叔皇揭发你的罪行。想到这里,水溶抬眼又看了看,窗外皎洁的月光,感觉到自己的肩上此时挑着一副重重的担子,压的自己心也是沉沉的。

    思索了好半天,水溶这才平静了一下刚刚纷乱的心。心想:算算这次出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这一段子里,黛玉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水溶便索来到灯下,也不让来喜帮忙研磨了,自己砚了墨,提笔在手,在那雪浪纸上写了一封信。写好之后,又仔细的看了看。用信封把那封信封好。这才回头吩咐云飞道:“云飞,你派一个得力的人,让他把本王的这封信,六百里加急,送回王府,交到林姑娘手里!”

    “是!”云飞接了那封信,忙下去安排了。看看一切都交代完了,水溶这才放下心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