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准备出京

    终于太后的寿诞忙完了,中秋佳节也忙完了,因此这几天各番邦的使臣和各地的封疆大吏们,便渐渐的开始准备告辞回去了。所以连着好几天,水溶还是天天忙乱,一直又持续了七八天,这才渐渐的好些了。这一天,水溶心中正琢磨着,过了这两天,应该差不多就完了。水溶正在想着心事,只见大总管戴劝笑的走了过来。只见戴劝来到水溶的近前,先笑着向水溶行了一礼,说道:“王爷,皇上在御书房等你见驾呢!”

    水溶听了,不知道皇上唤自己前去是又什么事,却也是不敢怠慢,忙跟着戴劝去了。到了御书房的门口,水溶便站住了,示意戴劝先进去禀报一声。戴劝看了,忙说道:“北王爷请稍候片刻!老奴这就进去禀报皇上!”说罢,戴劝转进了御书房。不一会儿,戴劝便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向水溶说道:“北王爷,皇上让你进去!”水溶听了,这才迈步进了御书房。

    来到里面,只见当今皇上正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茶,水溶一见,忙先跪倒行礼道:“臣参见皇上!”

    “溶儿来了,快起来吧!”皇上看见水溶进来了,笑着把那杯茶放在了桌案上,笑着对水溶说道。

    “谢皇上!”水溶听了皇上的话,这才站了起来。便接着问道:“皇上唤臣前来,有什么事吩咐?”

    皇上看了看水溶,说道:“溶儿,这几天忙你皇祖母的寿诞和过中秋节,把你累坏了吧!”

    水溶听了,忙说道:“皇上,这都是臣应该做的,臣哪敢言累!”

    皇上听了,点了点头,说道:“嗯!溶儿,今天叔皇想派你去办一件差事,不知道你愿意去不愿意?”

    水溶听了,忙说道:“为国效力,那是为臣子的本分,请皇上吩咐!臣一定把它办好!”

    皇上听了水溶的话,点点头,这才接着说道:“溶儿,朕想让你到西北边关走走,视察一下那里的军,这边关之事,一直是朕的一块儿心病呀!所以朕才想到让你去!溶儿,你看如何呀?”

    水溶听了,赶紧向皇上躬施礼道:“皇上,这都是臣应该做的,臣一定不辱使命!”

    皇上看了,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嗯!溶儿,你果然没有让朕失望,兵部的事,就暂时交给泽儿吧!这几天你收拾一下,就准备出发吧!”

    水溶听了,心道:叔皇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大皇子掌管兵部呀!可是水溶却是早已看透了这些官场中的争权夺利,所以他早已经不在意这些了,忙点头道:“是!臣遵旨!”

    “嗯!”皇上点点头。

    水溶这才向皇上说道:“皇上,若没有别的吩咐的话,那臣就告退了!”

    皇上听了,向水溶说道:“好吧!你下去吧!”水溶听了,这才辞了皇上,出了御书房。来到外面,他的大轿早就在宫门外等候了,水溶便上了大轿,回北静王府而去。

    坐在回去的大轿里面,水溶一路上的心是亦喜亦忧。喜的是,自己本来一直担心,黛玉向自己提出来送她回苏州的事,现在可以有理由不去送她了。忧的是,自己这次出去视察军,最快来回也得两、三个月。自己若是离开京城,留下黛玉一个人在王府里面,实在是不放心。所以一路上,水溶是心事重重的。忽然水溶想到了秦兆杰,不脸上欣慰的一笑,心道:看来只好让他帮忙照顾一个王府的事宜了。想来姐姐应该不会再来为难林姑娘了。想到这里,水溶便吩咐来喜道:“来喜,转道去南安王府!”

    来喜在外面听了,忙吩咐抬轿的轿夫,到了十字路口,转换方向,大轿便朝着南安王府而去。一行人到了南安王府的门口,来喜先忙过去向南安王府守门的家人们说道:“请你们辛苦一趟,进去禀报三公子一声,就说是北静王爷到了!”因为水溶和秦兆杰从小就关系非同一般,再加上水含烟现在是南安王妃,水溶以前也常来王府走动,所以南安王府的家人们,有好多都认得水溶,便赶紧的往里面送信。

    三公子秦兆杰也是刚刚回府,才回房换了衣服,就听家人来禀报说:“回三公子,北静王爷到了!”

    秦兆杰不知道水溶忽然来访是有什么事,便赶紧吩咐家人准备迎接。说罢,秦兆杰也忙接了出去。到了府门口,此时水溶已经从大轿里面下来了。秦兆杰便走过去问道:“王爷,你怎么来了?”

    水溶一看秦兆杰,说道:“噢!我今天来是有事求你帮忙!”

    秦兆杰听了,不一脸的疑问,有些好奇的说道:“哦?王爷有什么事请我帮忙?走!先进去再说罢!”说罢把水溶让进了南安王府的会客厅。

    二人正说着话,郡主水含烟也听到侍女云儿的禀报闻声赶来了,一见水溶在坐,一边往里面走,水含烟一边问道:“溶弟,你怎么来了?”

    水溶一看姐姐也来了,忙站了起来,和水含烟见了礼,然后大家一起坐了,有丫环上了茶,便退下去了。水溶这才说道:“姐姐、兆杰,我今天来是有事要你们帮忙!”

    水含烟听了,便问道:“溶弟,什么事这么郑重?快说吧!姐姐能办到的,一定为你帮忙!”

    水溶听了,站了起来,来到水含烟的前面,先躬施了一礼,然后这才说道:“姐姐,今天叔皇命我这两天就出发去西北边塞视察军,我这一走,最快也得三、两个月才能回的来。我最担心的就是林姑娘,所以才来求姐姐和兆杰帮忙,姐姐,我说的话,你明白吗?”

    水含烟冰雪聪明,水溶一说话,她就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了,弟弟是怕他不在王府的子里面,自己再去向林姑娘说一些不该说的话,惹得林姑娘再来个不辞而别。到那个时候,恐怕这一辈子弟弟都不会原谅自己了。想到这里,水含烟也被水溶的一番痴所感动了,说道:“溶弟,你放心去吧!姐姐会照顾好林姑娘的,你放心好了!”

    水溶看着姐姐说话诚恳,这才把自己悬着的一颗心放回的了肚子里面。因为他真的害怕自己的姐姐,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还会不会做出像上一次那样的事来。不过今天看水含烟的样子,应该不会了。把这些都交待完了,水溶的心里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秦兆杰在一旁听了,心里不暗暗的点头,心道:水溶,好样的,我输的心服口服!想到这里,秦兆杰忙说道:“王爷,你只管放心的去,我无事的时候,也会常到王府走走的,看看有什么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我会和王嫂商量着办的。我向你保证,等到你从西边边塞视察军回来的时候,让你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林姑娘!”一句话,说的大家都笑了。水含烟又吩咐厨房准备酒宴,水溶便在南安王府里头,用了晚饭,这才回府而来。

    出门的时候,秦兆杰送了出来,水溶又交待秦兆杰道:“兆杰,虽然姐姐说不会再做出像上一次的事,不过我还多少有些不放心!一切就都靠你了!”

    秦兆杰听了,忙认真地点头答应道:“王爷只管放心的去,我会照顾好林姑娘的,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若是林姑娘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到时候,王爷拿我试问!如何?”

    水溶听了秦兆杰如此郑重的话,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