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赏 月

    王锦云坐了轿子回到丞相府,一进府,王锦云就回到内堂来见自己的母亲刘氏。刚进了门,只见父亲王丞相也已经回来了。只见王丞相笑的一边喝着茶,一边问王锦云道:“锦云那!今天在慈宁宫里,太后对你如何呀?”

    王锦云听到爹爹问自己的话,低着头,向王丞相说道:“爹爹!母亲,太后待我很好,只是随便问了我一些话。后来北静王爷来了。女儿本来想着他们一家人闲话家常的,就想告辞出去。可是太后她不让我走,女儿只好又多坐了一会儿!”

    “哦?”王丞相听了,不就是一愣,马上又露出了笑脸,接着问道:“锦云那!那后来北静王爷来了以后,又怎么了?”

    王锦云听了,接着说道:“嗯!北静王爷来了以后,太后就告诉我他就是北静王爷,让我和他见礼。女儿就赶紧的向北静王爷见了礼,又坐了一会儿,女儿便告辞出去了!”

    王丞相听了女儿的话,不脸上露出了笑容,笑着和夫人刘氏说道:“夫人,北静王爷今年已经二十岁了,生的的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到现在还一直没有纳王妃,看来今天太后是有意安排让咱们的女儿和王爷见上一见,就是不知道咱们的女儿有没有这个福气呀!”

    刘夫人听了,也是笑着点点头道:“是啊!老爷,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那么回事儿!”

    王锦云听到父母如此说话,不羞红了脸,低着头说道:“爹爹、母亲,女儿回房去了!”说罢低着头,忙出了后堂,红着脸回自己的闺房而去。一路之上,王锦云的脸一直是红红的,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今天自己在慈宁宫中遇到了北静王爷,因为自己早就听爹爹他们说过这个北静王爷,生的是怎么样的好,而且为人处事从来都不以王爷自称,总是那么的谦逊,年纪轻轻的就掌管了天朝的兵部,统领我天朝的百万雄兵,自己的一颗芳心也是早就仰慕于他,今天正巧在慈宁宫中巧遇到了,偷眼一看,那北静王爷果然是名不虚传呀!这会儿听父亲这么一说,自己的心里还真的是有些紧张,自己真的能嫁到王府做北静王妃吗?想到这里,王锦云的又是心里一阵乱跳。

    等到把宫中的事忙的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水溶这才坐了大轿回府。回到王府,水溶依然还是先把朝服脱了,换了一衣服,坐在那里歇了一会儿。来喜为水溶端过来一杯茶,轻轻地放在了桌案上面。水溶看了,便向来喜说道:“你去瞧瞧林姑娘那里歇了没有?”

    来喜听了,答应着去了。水溶便坐在那里喝着茶等着。不一会儿,来喜进来向水溶禀报道:“回王爷,刚刚听凝香园的婆子说,林姑娘已经歇息了!”

    “哦!知道了!”水溶听了失望的答应了一声,把手里的茶杯放下,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信步走到窗前,看着天空中皎洁的月光,水溶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事终于快忙完了,林姑娘,你还是坚持你原来的说法,还是要回苏州吗?”想到这里水溶那英俊如玉的脸上,不露出一丝无奈。

    转眼便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了,皇上依例还是在宫中大宴群臣,只是让大家早早的都回去了,因为这是一个团圆的子,所以皇上的意思是让大家都回自己的家里过,所以便早早的结束了宴席,让群臣都散了。所以水溶今天回来的稍微早一些,尽管如此,等到他回到王府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因为水溶还要在太后的慈宁宫坐了一会儿,这才辞别太后回了王府。

    回到王府,水溶便吩咐管家水准备香案、果品,在王府的大厅之中,摆了香案,先祭了天,然后,水溶才向来喜问道:“你去凝香园瞧瞧林姑娘!”

    不一会儿,来喜回来向水溶禀报道:“王爷,林姑娘刚刚去了后花园赏月去了!”

    水溶听了,心中惦念黛玉,因为今天是一个团圆的子,水溶的心中也想和黛玉一起过。于是便出了大厅,信步顺着路,一径来到王府的后花园之中。

    来到后花园中,各种各样的菊花此时已经幽幽的开放了。满园里都弥漫着淡淡的菊花的香气。远远地水溶就听到从里面传出来叮叮咚咚的悠扬琴声出来。水溶不便站住了,知道是黛玉在抚琴。只听那琴声悠扬,音色莹润,犹如天籁之音。从琴声之中,水溶可以听的出来,黛玉的琴声之中带着一缕淡淡的哀愁,似乎还夹杂着一些犹豫和彷徨。水溶站在那里,认真的听了一会儿,因为水溶本来就是精通音律之人,仔细听了一会儿,就已经听出来黛玉此时的心境了,黛玉的琴声里面带有好多的犹豫,似乎黛玉自己也是难以做出决定。听到这里,水溶的心里不是一阵的惊喜,心道:林姑娘,看来你已经从心里接受我了,所以你的琴声之中才带有难以决定的意境来。是啊!琴由心生,黛玉已经不知不觉的被水溶的真所感动了,只是黛玉一直不敢面对这个事实而已,所以她的琴声之中才会带着一丝犹豫和彷徨。

    水溶听到这里,心中激动,回头纷纷来喜道:“去把本王的玉箫取过来!”来喜答应了一声麻利的忙去了。不一会儿,来喜便端着一个碧玉托盘,走了过来。走到近前,只见那托盘上面放着一只通体碧绿的玉箫来。这是水溶的玉箫,因为水溶精通音律,所以这些个乐器他的王府里头都有。水溶便伸手拿过那只玉箫,放在嘴边,呜呜咽咽的吹了起来。一边走,水溶一边吹着箫,缓步朝着黛玉所弹琴的沉香亭走去。

    再说黛玉因为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用过晚饭,黛玉看看天空中犹如玉盘一般的月亮,不心生感慨,便想到后花园随便走走,便吩咐紫鹃道:“紫鹃,带着我的琴,咱们的后花园里走走,赏赏月吧!”紫鹃听了,忙为黛玉披了一件淡紫色金丝绒的披风,这才带着琴和黛玉一起出了凝香园,来到王府的后花园。

    一路走,黛玉一边看着满园怒放的菊花,不又想起原来在大观园,姊妹们一起做菊花诗的景来。而今年,众人已经是风流云散了,不心中越发的感觉凄凉。便来到沉香亭,黛玉让紫鹃把琴放下,自己这才坐在琴边,映着那柔和的月光信手弹了起来。

    黛玉正随手胡乱弹奏着,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清幽的箫声来,和着自己的琴声,声音清越,仿佛在述说着无限的心事一般。黛玉便和着那箫声两下里一起弹奏,愈发显得琴声悠扬动听了。过了好一会儿,琴声渐渐的止住了,那箫声这才也渐渐的止住了。

    一曲弹罢,黛玉的心里不又是一阵扑通乱跳,因为她刚刚已经听出来了,那箫声是在向自己表达对自己的慕之,除了水溶以外,不会是第二个人了。忽然黛玉只觉得自己的后好像站着一个人,不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只见水溶一声白衣,依然是那样的玉树临风,此时他的手里正拿着一只碧玉箫,正满含深的站在自己的后,看着自己。而紫鹃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黛玉只觉得心里越发的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忙站了起来,说道:“啊!王爷来了!”

    水溶看着黛玉,却不答话,好半天,水溶这才开口说道:“林姑娘,你的心里有我,是吗?”

    黛玉听到水溶如此直白问话,不脸上一红,忙低着头低声说道:“王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黛玉听不明白!”

    水溶听了,用一双如黑漆一般的眼眸直盯着黛玉道:“林姑娘,刚刚我从你的琴声里,已经听出来了,怎么难道你还想回避吗?”

    黛玉听了,头越发的低了,低声说道:“王爷说的话,黛玉听不懂!”声音小的恐怕连黛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水溶看着眼前羞的佳人,一时之间不大好,却不好再着黛玉问,便叹了一口气,向黛玉说道:“林姑娘,难得今天是中秋佳节,咱们不如在这后花园里,随便走走吧?”

    黛玉听到水溶如此诚恳的话语,抬眼正好看到水溶过来的诚恳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嗯!”

    水溶看到黛玉答应了,不心中高兴。便站在那里等着黛玉。黛玉看了只好从沉香亭中下来,和水溶一起并肩顺着后花园的林荫小路,随意的走着。不知不觉的黛玉觉得自己刚刚那颗紧张的心,渐渐的放松了下来。只听水溶说道:“林姑娘,今天的月色很不错啊!”

    “是啊!”

    “林姑娘,你看前面的那朵菊花,开的多好呀!”

    黛玉听了,不顺着水溶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只见眼前一朵粉红的菊花,映着月色开得分外的艳,便随声附和道:“嗯!开的真好!”

    只听水溶说道:“林姑娘的菊花诗,做的很新奇啊!我记得有一句: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这一句,我一直记在心中的。”

    黛玉听到水溶念起自己的菊花诗,不纳闷的问道:“哦?王爷怎么会知道我的诗句?”

    水溶一听,知道黛玉起了疑虑,便说道:“林姑娘,还记得我是怎么知道的你的世来历的吗?”

    黛玉听了,这才想起来,自己原来没有告诉水溶自己的世,可是后来水溶却是在查抄大观园的时候,却知道了自己曾经用过的潇湘妃子的名号来。当时自己就觉得奇怪,不过后来,没有再提起这件事,自己就浑忘了。今天听水溶这么一说,这才想起来。不问道:“是啊?王爷怎么知道我原来和姊妹们一起起诗社的时候,取的名字呢?”

    水溶听了,不一笑,说道:“林姑娘,我在查抄大观园的时候,在你住的潇湘馆里,看到了你的诗集。当时我看了,就觉得不释手,于是我便把它带回了王府,现在还在我的书房里放着呢!”

    黛玉听了,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的诗集,水溶早就已经读过了。脸上不一红,脱口说道:“不管什么东西,王爷就浑拿!”

    水溶一听黛玉羞的话语,再一看黛玉脸色羞红,不又是心神激。心中一阵高兴:她终于和我说话,不用这么正而八经的了。想到这里,水溶便笑向黛玉说道:“林姑娘,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不用一本正经的了!”

    黛玉本来是一时忘,才脱口而出这样说水溶的,说过之后,黛玉就觉得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怎么这样和水溶说话。现在听水溶这样问自己,便低着头,嘴里喏喏的说道:“是吗?我怎么没觉得呢?”说话的声音小的,几不可闻。

    水溶听了,却是激动不已。一时之间二人都沉默不语。好半天两个人又往前走了几步,只听黛玉幽幽的说道:“那一年,姊妹们一起开诗社做菊花诗,是多么的高兴啊!可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说罢,黛玉不脸上一暗。

    水溶听了,知道黛玉又想起了以前的种种往事,心中感慨,便忙劝道:“林姑娘,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还是不要往心里去才好!否则的话,再把自己的子给呕坏了,那样的话,我···我会,很担心你的!”

    黛玉听了水溶的话,心中不是一阵感动,却是找不出什么话来回应他,只好干咳了一声,默然无语。一阵风吹过,黛玉不觉得有些冷,便下意识的把上的披风紧了紧。偏巧黛玉的这一动作被水溶看到眼里,忙心疼地说道:“林姑娘,夜里风凉,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黛玉听了,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水溶说的话,水溶看了便和黛玉一起朝着凝香园的方向走去,平时感觉不近的一段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水溶觉得还没有走几步呢,就已经到了。心中不暗恨,这路怎么这么短呀!到了凝香园的门口,黛玉这才回朝水溶说道:“天也不早了,王爷请回吧!”

    水溶听了,这才恋恋不舍的说道:“好吧!我看着你进去!”黛玉听了水溶的话,知道自己若是不先进去,恐怕水溶是不会离开的,便迈步进了园门,一径回房而去。水溶在门口看到黛玉进了屋子,这才离开凝香园,回自己房中。

    回到房中,水溶是心激动不已,心中暗想:林姑娘终于不排斥我了,终于肯接受我了。忽然又想起自己曾经答应黛玉,过了这几天就送她回苏州的事,心中不又暗自着急,这可怎么办?这中秋节也过了,再过几天,万一林姑娘和我再提起这件事,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水溶的心里又是一阵的担心。想了半天,也不得其法,最后打定主意,到时候,若是黛玉再提出来让自己送她回苏州的事的话,自己索给她来个摊牌,反正自己已经和皇祖母说好了,到时候,自己就拿出自己的诚心来挽留她,她应该不会再坚持自己的想法的。想到这里,水溶的心里不掠过一丝隐隐的不安来,因为他也拿不准黛玉到时候,会不会坚持自己的想法呢?整个晚上,水溶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真是一夜无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