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感 动

    水含烟一听水溶的话,再一看水溶对自己如此,不急道:“溶弟,你真的已经决定了吗?我听说林姑娘原来在荣国府的时候,和她的表兄那个贾宝玉从小青梅竹马,感非常好。后来林姑娘因为贾宝玉要娶他的表姐薛氏,林姑娘为此还投湖自尽了。溶弟,我记得你不是说是在查抄荣国府的时候,认识的林姑娘的吗?你和林姑娘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溶弟,姐姐说的些你都知道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水含烟一股脑的说出了自己一大堆的疑问。

    水溶听了水含烟的话,不脸色一沉,心道:姐姐,你背地里这都是做的什么呀!想到这里,水溶沉着脸的说道:“姐姐,你怎么能背地里去查人家的事啊!这样做,算什么!是!林姑娘以前是和荣国府的贾宝玉的感好,可那是他们兄妹深,更何况贾宝玉已经娶了薛氏了。难道林姑娘为了这件事,就不能嫁人了吗?姐姐,不用你告诉我,她的事我全部都知道!而且远远比你知道的还要多的多,正好你今天来了,我就告诉你,今生今世,我娶定林姑娘了,你们谁也阻止不了我的!还请姐姐以后不要再到林姑娘面前乱说话才好!”

    水含烟一听水溶的话,只觉得头哄的一声,就像是炸开了锅一般,心道:原来,原来这些弟弟全都知道。想到这里水含烟不用眼睛,仔细地看了看眼前坐着的弟弟。只见此时的水溶一脸庄重、认真的坐在那里,水含烟看了,不也被水溶的那股子韧劲儿给镇住了:弟弟这一次真的是长大了,他有自己的主见了。看来弟弟真的是坠入网了,而且还难以自拔了。他对林姑娘的心,恐怕是谁都改变不了的。看来,这一切就要看皇祖母的了。想到这里水含烟便低声说道:“溶弟,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姐姐也拿你没有办法,不过皇祖母那边,我可帮不了你,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水溶听了水含烟的话,说道:“姐姐,你能够理解我更好,皇祖母那里,我自会去向她说的!林姑娘那里,还请姐姐接受她,和她同姐妹才好!那样我会对姐姐感激不尽的!”说罢,水溶站了起来,对着水含烟又是一揖。

    水含烟看了,好半天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这才幽幽的说道:“溶弟,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了,姐姐管不了你了。姐姐只是想让你娶一个在朝中有家世背景的女子为王妃,为的是你以后在朝堂之上做起事来,会更省心一些。溶弟!姐姐的这番苦心,你都明白吗?”

    水溶听了,不正色的说道:“姐姐,你也太小看你弟弟我了吧,难道我的这个北静王爷,要靠别人的帮助才能做的好吗?若事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的这个王爷不做也罢!”

    水含烟听了,吃惊的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好半天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溶弟,你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了,以后你的事姐姐也不管了。其实林姑娘若是论容貌和气质,都是我所见过的姑娘都不能和她相比较的。姐姐只是···只是觉得她的子太弱了些,而且家里也没人了,所以才······既然你已经认定了,那姐姐就不管了。皇祖母那里,你自己去说吧!”说罢,水含烟站了起来,转出去了。静静的南书房里只剩下了水溶一个人,水溶看着姐姐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激动:姐姐终于肯接受她了,那么她什么时候才能够接受自己呢?水溶一个人坐在那里呆呆地想着心事。

    转眼已经到了八月十三,这一天正好是天气晴朗,御花园内满园的菊花,此时开的正艳。一大早起,众文武百官,王妃、命妇、各国的使节一起都进宫前来朝贺。太后自然是一宫装的,接受了各位大臣使节的朝贺,然后是在宫中大摆筵席,大家一起庆祝,一直闹到了半下午,前来祝寿的人们这才渐渐的开始有人离开。又过了好一会儿,前来祝寿的人们也都走的差不多了。

    慈宁宫中,太后今天自然是格外的高兴。她特意让王丞相的女儿锦云留下来,陪着她。郡主水含烟今天自然是少不了的要来的。不过之前她和水溶的谈话,已经让她失去劝说水溶的信心了。不过她看到太后还是满心欢喜的留下锦云,还想安排今天水溶见一见锦云姑娘。水含烟的心里,不过是还抱了那么一丝的希望而已,因为自己弟弟的子,她已经完全了解了,她知道水溶肯定是不会对这位锦云姑娘动心的。不过是还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思而已罢了。

    看看各位王妃、命妇们也都走的差不多了,太后坐在正面的软榻上,喝了一口茶,笑着对总管太监张德福道:“张德福,你去外头瞧瞧北王爷忙完了没有,若是他忙完了,让他来这里见我,就说我有事找他!”

    “是,老奴这就去!”张德福扯着尖尖的嗓子说道,然后便转出去了。

    张德福出了慈宁宫,想着水溶此时应该还在御花园里,因为今天皇上在御花园内大摆酒宴,这个时候水溶应该是在御花园里,看着那些个小太监们收拾那里的东西的。想到这里,张德福便来到御花园,进了御花园的门,离着大老远,就看到水溶和大皇子水泽正在那里忙着看小太监们收拾东西呢!

    张德福看了,忙走了过来,来到水溶和水泽的面前,忙先向水溶和水泽行了礼,说道:“老奴给大皇子和北王爷见礼了!”

    水溶一看是张德福,便问道:“噢?你怎么来了,莫不是皇祖母找我?”

    张德福听了,笑着说道:“北王爷真是料事如神,太后命我来请王爷。说有事要找王爷呢!”

    水溶听了,便对水泽说道:“泽王弟,这里就先辛苦你一下,我先去一下,看看皇祖母找我有什么事!”

    大皇子水泽听了,笑道:“溶王兄,跟我客气什么,这里有我,你只管放心去就是了!”

    水溶听了,这才辞了水泽,随着张德福,出了御花园,来到慈宁宫。到了宫门口,张德福忙说道:“王爷,请稍等片刻,老奴进去禀报太后她老人家一声!”

    水溶听了,笑道:“这是自然!”张德福这才忙忙的进去禀报了。

    太后听了张德福的禀报,笑着说道:“噢?溶儿来了,这些子为了我的寿诞的事也忙坏他了,让他快进来吧!”说罢又对边的贴宫女紫霞说道:“去御膳房让他们炖一碗参汤过来!”紫霞听了太后的吩咐答应了一声下去吩咐了。

    王锦云坐在那里听见他们说水溶要进来,知道水溶是王爷,觉得有些不妥,忙站了起来向太后说道:“太后,既然太后有事要见北静王爷,臣女就先告退了!”

    太后坐在那里一听,心中暗暗点头:嗯!这孩子不错,知礼的!心里对王锦云不又增加了几分喜。忙笑着说道:“锦云那!你只管坐着,这原也没有什么的!”王锦云听见太后如此说,只好又重新坐在了那里。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