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真 相

    一路之上,黛玉坐在马车里面都是默然无语,一直在想着心事。很快马车便回到了王府,黛玉便扶着紫鹃下了马车,黛玉又忙向水溶说道:“今天,多谢王爷了!”

    水溶见黛玉如此,忙说道:“林姑娘,快不用客气了,这原也没有什么的,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黛玉听了,便向水溶说道:“如此,黛玉就告辞回房了!”

    水溶听了,说道:“林姑娘,请便!”黛玉这才带着紫鹃回了凝香园。看着黛玉走远了,水溶这才回了南书房。

    一进门,水溶便问来喜道:“来喜,刚刚你捡的那块儿手帕拿来我看看!”

    原来水溶看到黛玉不要那块手帕了,不知道黛玉是什么意思,临走的时候,便示意来喜把那块儿手帕给捡了回来。来喜听见水溶问起,忙把捡到的那块儿手帕递给了水溶。水溶这才又接过来,拿在手里仔细的看。只见这是一块儿半新不旧的手帕,上面依稀还有诗句。水溶便拿起来,仔细的看,只见上面有用娟秀的字体写的一首四句诗。水溶看罢,沉吟良久,心道:这手帕应该是宝玉送与林姑娘的,这是林姑娘的诗句,看来她和宝玉之,人们的传言不是虚的。忽然水溶又想到黛玉今天已经不要这块儿手帕了,那么她是不是已经···想到这里,水溶的心里一阵狂喜。肯定是!林姑娘刚刚还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么说明,她已经对宝玉放手了。毕竟宝玉已经成亲了,林姑娘她终于想开了,想到这里,水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站起来,在书房里来回不停的走。

    来喜在一旁看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暗暗纳闷:今天咱们王爷是怎么了,就这么一块儿旧帕子,王爷看过之后居然会这么高兴。他哪里明白水溶此时此刻的激动心呀!激动了好半天,水溶才定了定心神,这才又重新回到座位上,把那块儿丝帕重新又放好。回头向来喜说道:“来喜!今天你立了大功一件,本王要赏你纹银一百两,回头你去库房领吧!”

    “是!”来喜高兴的忙答应了,心道:看来王爷真的是遇到好事了,会不会是林姑娘对王爷回心转意了。可是来喜转念又一想,不像呀!林姑娘今天对王爷还是冷冷的呀!不对!肯定是关于林姑娘的事,要不然王爷今天怎么会这么高兴呀!来喜的心里也是喜滋滋的。

    自从见过宝玉之后,黛玉已经对宝玉释怀了,所以这几天,黛玉的心还是不错的。有的时侯水溶来看她,她的脸上也比平时多了几分笑容,说话也不像往常那样冷冷的了。把个水溶看的痴痴地,越发肯定了自己前几天的判断,心中也是非常高兴。心想等过了这几天,我就向林姑娘说请叔皇为我们赐婚的事!想到这里水溶的心的越发的好了。可是他哪里知道,他的姐姐水含烟此时还在派人暗自调查着黛玉的事呢!因为水溶从来都没有向他们提起过,黛玉曾经投湖的事。因为水溶不想让太多的人们知道这件事,可是事偏偏还是被水含烟知道了。

    这一天的晚上,南安王府里头,华灯高照,郡主水含烟和南安王爷秦成辞别了南安太妃,吩咐娘把小世子抱走,哄他睡觉,夫妻二人刚刚回到自己的房中。家人秦兴便在外面求见。水含烟一听,忙说道:“会不会是派他去查的事,已经有了眉目了,快!让他进来!”水含烟吩咐侍女云儿道。

    云儿听了,忙出去传话了。不一会儿,家人秦兴便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只见秦兴先赶紧的向秦成和水含烟行了礼,嘴里说道:“小的见过王爷、王妃!”

    水含烟听了,说道:“罢了,兴儿,前儿我和王爷派你办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秦兴听了,忙向水含烟说道:“回王妃,小的今天就是来回这件事的!”

    水含烟听了,忙问道:“噢?那你快说说,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秦兴听了,这才向水含烟说道:“回王妃,小的奉了王爷和您的命,不敢怠慢。便找到一些以前在贾府做事的那些个家人们,打听了一下。听他们说,那位表小姐林姑娘从小就是父母双亡,在贾府长大,生的是容貌清丽、才华出众,贾府的那些个姑娘们都没有林姑娘长得好,也没有林姑娘的才华高。她和以前贾府的二公子贾宝玉是从小青梅竹马,两个人一起长大的。大家本来都以为他们两个以后会成亲的,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宫里头的贾妃娘娘下了懿旨,让贾宝玉娶他的姨妈家的女儿薛氏,那林姑娘听说以后可能是受不了这个打击,在贾宝玉成亲的那个晚上投湖自尽了。到现在,贾府里头所有的人都认为林姑娘已经死了。至于王爷是怎么认识林姑娘的,那小的就不得而知了!”

    “啊?”水含烟听了秦兴的话,一时之间惊呆在了那里,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秦成看了看水含烟那惊讶的样子,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道:“哎呀!事怎么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好半天,水含烟才回过神来,向秦兴摆了摆手,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秦兴听了,向秦成合水含烟行了一个礼,便退了出去。

    只听水含烟自言自语道:“这些,溶弟都知道吗?不行我得告诉溶弟去!不能让他被眼前的事给蒙蔽了!”水含烟的心里暗暗的打定主意。

    秦成看到水含烟如此的模样,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哎呀!这些事,咱们哪里管得了呀!”秦成此时也没了主意。

    第二天的上午,水含烟便坐了轿子回了北静王府。水含烟也不去见黛玉,只在府里自己原来住的含烟阁里等水溶下朝回来。一直到了下午,水溶这才忙完事回来。水含烟正在自己原来住的屋子里歇着,听见贴丫环云儿进来禀报道:“回郡主,王爷回府了!”水含烟一听水溶回来了,这才离开自己的屋子,来见水溶。

    水溶下朝回来,刚下了大轿,一进门管家水便过来向水溶禀报道:“回王爷,郡主来了!”

    水溶一听,心想:哦?姐姐这回来的正好,我正想和她说说林姑娘的事呢!便点点头,说道:“嗯!本王知道了!”说罢,便先回房把朝服脱了,来喜忙为水溶换了一件家常的衣服。

    水溶这才来到南书房,刚刚坐下,端起一杯茶想喝一口。只听门外来喜在说话:“小的见过郡主!”

    只听水含烟的声音问道:“嗯!来喜,王爷呢?”

    只听来喜的声音说道:“回郡主,王爷在书房里呢!刚下朝回来!”

    “嗯!我进去瞧瞧他!”水含烟说罢推开门,便走了进来。

    水溶一看姐姐进来了,虽然水溶对自己的这个姐姐现在有多么的不满意,可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姐姐。水溶还是忙站了起来,说道:“姐姐,你来了!”

    水含烟看了看水溶,说道:“溶弟,几天不见,你又瘦了!”

    水溶听了,说道:“噢?是吗?我怎么不觉得!”说着话,姐弟二人一起坐了。

    水含烟看了一眼眼前的弟弟,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溶弟,这几天林姑娘的事,姐姐都听三弟说了。姐姐当时只是想着让她离开你,我也没有想到她会遇到危险!这件事,溶弟,你不要怪姐姐才好!”

    水溶听了水含烟的话,沉吟了一下,向水含烟说道:“姐姐,既然你这样说了,索我就告诉你吧!请姐姐以后不要再来向林姑娘说什么了。我!我已经打定主意了,等把皇祖母的事忙完,我就向叔皇请旨为我们赐婚!还请姐姐成全我们!”说罢,水溶朝着水含烟就是一揖。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