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悟 情

    此后的子里,水溶依然还是很忙,不过每天不管他再忙,回来的再怎么晚,水溶都会到凝香园里看望黛玉。不过有的时候,水溶回来的晚了,黛玉已经睡下了,水溶便在凝香园的门口站一会儿,这才回自己的房中休息。来喜跟在水溶的边,把这些一一都看在了眼里,连来喜都替水溶着急,心道:林姑娘,你就接受我们王爷吧!连我们这些做奴才的看着主子这样,我们都被主子的一片痴感动了,林姑娘,你真的感觉不到,无动于衷吗?来喜的心里暗暗的替他们两个着急。

    转眼又过了好几天,黛玉的子也完全恢复了。这一天傍晚,水溶今天回来的稍早一些,用了晚饭,便过来看望黛玉。进了凝香园,雪雁和紫鹃忙迎上来,向水溶行了礼。水溶朝着她们摆了摆手,雪雁和紫鹃便知趣的退了出去。水溶便来到屋子里。

    此时黛玉正坐在灯下拿着一本书在读,听到动静,黛玉便放下了手里的书,回头一看是水溶。便忙站了起来,刚要向水溶行礼,却被水溶用手制止住了。只见水溶来到黛玉近前,随手拿过黛玉刚刚看的那本书,嘴里说道:“《诗经》,怪不得林姑娘才华横溢,原来不管什么时候,都在读书呀!”

    黛玉听了,忙说道:“王爷见笑了,我哪里有王爷说的那么好呀!”

    水溶放下手里的那本《诗经》,看着黛玉说道:“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最好的!”黛玉一听如此水溶不避嫌疑的话,脸上不就是一红,忙把头低了下去,只当做自己没听懂水溶的话。

    水溶看黛玉并不接自己的话,只好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向黛玉说道:“林姑娘,你舅舅贾政他们于昨天已经被放出来了,和他一起出去的有你的二舅母,还有宝玉和他的夫人,还有你的两个表妹,你的大嫂子李氏和她的儿子已经被她的娘家接走了,她们母子二人倒是不用担心了。现在贾政他们就住在城东的卫府的一个别院里,那里是卫若兰家里的一个别院,他们现在也住不着,便让你二舅舅一家暂时先住在那里了。”

    黛玉一听水溶的话,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一时便楞在了那里,好半天黛玉才回过神来,说道:“这样也好,二舅舅他们一家没事儿就好!这样,我也可以放心了!”

    水溶看着黛玉并没有再问自己什么,一时也不知道该和黛玉说些什么了,站了一会儿,便要出去。忽然黛玉说道:“王爷,黛玉有一个不之请,还请王爷帮忙!”

    水溶一听,问道:“林姑娘,有什么事,只管说就是了,何必那么客气!”

    黛玉顿了顿,这才低声说道:“王爷,黛玉想···想去看望一下二舅舅他们,还请王爷帮忙!”

    水溶听了黛玉的话,心里就是一酸,心中暗想:看望贾政,恐怕是她想去看望贾宝玉才是真的吧!林姑娘,到了现在难道你对宝玉还是旧难忘吗?水溶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真是五味俱全了。好半天水溶都没有回答黛玉。

    黛玉看了看水溶,低声说道:“既然王爷为难,那就算了,黛玉不去就是了!”

    “好吧!林姑娘,我来安排一下!”水溶黯然说道。黛玉听了水溶的话,不抬起头看了水溶一眼,只见水溶的眼里包含着深,还包含着一丝失望!看到这里黛玉不敢再看水溶的眼神,忙又把头低了下来。

    水溶叹了一口气,这才向黛玉说道:“林姑娘,我安排好了,就带你过去!我先去了!”说罢,水溶扭头出去了。屋子里,只留下黛玉怔怔的站在那里。

    出了凝香园,一阵凉爽的秋风吹过来,水溶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心,这才稳定了下来,心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在吃贾宝玉的醋吗?一听到林姑娘要去看望他们,自己就乱了,这是怎么了。他们都是她的亲人,难道去看望他们一下都不可以吗?想到这里,水溶的心里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林姑娘会体会到我对她的关心的,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感动她的,不是吗?水溶呀水溶,你得对自己有信心才对呀!想到这里,水溶这才恢复了自己的自信心,心里盘算着如何安排黛玉去看望贾政他们的事

    两天以后,这一天天沉沉的,看样子要下雨似得,水溶今天下朝也比较早,回来之后,便命管家水准备一辆马车。自己便来到凝香园见黛玉。一进门,水溶便向黛玉说道:“林姑娘,走吧,咱们现在就去看望你舅舅他们!”

    黛玉一听,这才知道水溶已经安排好了去看望贾政的事。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着水溶来到二门外。管家水早已把马车准备好了。黛玉便上了马车,紫鹃也跟着上去了。水溶看看都准备就绪了,便吩咐了一声:“出发!”

    车夫听见水溶一声吩咐,便催动马车,缓缓的出了北静王府,直接朝着城东而去。转过几条大街,行人越来越少,马车便来到城东的一个偏僻的院子前面停了下来。水溶便翻下了马,向黛玉说道:“林姑娘,到了!”

    紫鹃听了,忙先下了马车,又赶紧的扶着黛玉也下了车。正巧,马车停的路边,有几棵大槐树。黛玉下了马车,便站在了这槐树的后面。水溶便指着对面的一个院子向黛玉说道:“林姑娘,他们就住在那座院子里!”

    黛玉听了,不抬头向水溶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对面一座幽静的院子,此时那院子的门关着。黛玉便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忽然只见对面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只见他一布衣,眼神呆滞,正朝着门外走去,来到门外以后那人便坐在门口的石凳上面,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黛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扑通、扑通的乱跳,宝玉!来人是宝玉。黛玉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雨丝,打在宝玉的上,宝玉却是浑然不觉。依然还是坐在那里,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此时的黛玉再也忍不住了,一行清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从院子里又走出来两个人。黛玉忙仔细看了,只见是宝钗和探。此时的宝钗也是一荆钗布裙,早已没有了当的风采,可是她还是那样的泰然自若,宠辱不惊。她们并没有看到对面的黛玉他们。只见宝钗打着一把青绸油伞,来到宝玉的面前,把宝玉扶了起来。然后和探一起把宝玉扶回了院子,然后院子的门重新又被关上了。

    黛玉看着对面,那眼泪无声的滚落下来。心中暗想:宝玉现在居然成了这个样子,外祖家也败落了,恐怕也就是宝姐姐吧!还是依然能够保持着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若是换了自己,自己恐怕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看来还是宝姐姐更适合宝玉呀!那雨无声的下着,把黛玉的头发和衣服都打湿了,黛玉却还浑然不觉。水溶在一旁看了,默然无语,只是忙打过一把青绸油伞,为黛玉遮住了那飘洒的雨丝。

    好半天,黛玉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忙把怀里的手帕拿了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泪花。低头一看,自己今天出门居然拿的是以前宝玉送给自己的那方手帕。那是自己离开大观园的时候,唯一带出来的东西。那上面还有自己的提诗: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

    尺幅鲛绡牢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

    黛玉不低着头又看呆了。忽然一阵秋风吹了过来,黛玉手里的丝帕,被那风一吹,被吹出去了好远。黛玉不:“啊!”的一声,刚想过去把它捡回来。忽然黛玉又站住了,心道:算了,留在它又有什么用,往事已矣!忽然黛玉的脑海里闪过李商隐的两句诗来:此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既然宝姐姐已经和宝玉成了亲了,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放手了呢?想到这里,黛玉回头看了看水溶,只见水溶此时正手里打着青绸油伞,就站在自己的后,黛玉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豁然开朗。

    紫鹃却是不明白黛玉此时的心,忙想过去捡那块儿手帕,黛玉看了忙说道:“紫鹃,别去捡了,不要了!”紫鹃听了,这才忙站住了。黛玉这才回过头来问水溶道:“怎么不见四妹妹?”

    水溶一直就站住黛玉的后,听见黛玉问,便说道:“噢!听说,你的四妹妹出来以后,就跟了妙玉,现住在城外的妙善庵之中。”

    黛玉听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四妹妹一直就子冷冷的,厌倦红尘的,出家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王爷,咱们走吧!”说罢,黛玉便转来到马车旁边,自己先上了马车。

    水溶一看,忙跟了过来,问道:“走?林姑娘,你不进去看看他们吗?”

    黛玉在车里听见水溶问自己,幽幽的说道:“见了又有何用,反正他们早就以为我已经死了,还是不见的好,王爷!咱们走吧!”

    水溶看着黛玉如此,便点点头,吩咐车夫道:“走吧,回府!”紫鹃也忙上了车,马车这才又缓缓的开始启动,朝着王府的方向而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