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出 走

    刚刚转过九曲回廊,黛玉的眼泪,再也忍不住,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一路走,黛玉一路盘算着,自己现在该怎么办?黛玉心道:不能告诉水溶,若是他知道了自己要走的话,肯定是不会答应的。自己应该趁着他不在府里的时候走,既然要走,不如就选在今天吧!想到这里,黛玉便忙忙的回了听雨轩。

    回到屋子,黛玉便吩咐紫鹃和雪雁道:“紫鹃、雪雁把咱们的东西赶紧的收拾一下,还有我的琴也一并带走!咱们今天就离开王府!”那琴是贾敏留给黛玉的遗物,所以黛玉舍不得丢下那琴。

    偏巧今天珠儿和翠儿因看到黛玉和水含烟一起去了后花园,想着黛玉她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两个人便到河边去洗衣服去了,又正巧遇到别的院子的一个姐妹,三个人便一边洗衣服,一边闲聊了起来。所以她们二人都不知道黛玉要走的事,若是她们知道了,肯定会跑去告诉管家水,再想办法通知水溶的。

    再说紫鹃刚刚跟在黛玉的后,多少也听到了水含烟和黛玉的对话,知道黛玉为什么要走,所以紫鹃便默默的答应了,忙把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又把黛玉当的那碧玉镯子的九百两银子的银票带在了上。心中想到,这以后出门还得用银子的,这是少不了的。

    雪雁不明就理,问道:“姑娘,那咱们要走,不等王爷回来告诉他一声吗?”

    黛玉听了,苦笑了一下,说道:“雪雁,王爷若是回来了,那咱们还走得了吗?快收拾东西吧!”雪雁听了,吐了吐舌头,不敢再问了。

    黛玉低头又想了想,向紫鹃说道:“咱们不是还有九百两的银票吗?留下一百两吧!咱们这些子在这里吃的用的,也没少麻烦王爷他们。就当做是补偿吧!”紫鹃听了,忙点头答应了。

    黛玉便把那一百两的银票默默的放在桌子上面,来到桌案前面,提笔在手,向水溶写了一封辞别信,只见那信上写道:

    王爷:

    请恕黛玉的不辞而别,黛玉走了,请王爷莫念!王爷对黛玉的救命之恩,黛玉等到来世,就是结草衔环,也会来报答王爷的!黛玉留字

    (不好意思,本来是想写一首留别诗的,可是作者的水平有限,只好这样写了,大家将就着看吧!)写罢,黛玉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一滴清泪落在了那封信笺之上。黛玉又回头看了看这屋子里的一切,低声说道:“走吧!一会儿到了王府门口的时候,若是有侍卫们问起来,咱们就说是出去祭拜老太太去!”紫鹃和雪雁听了,都点头称是。

    主仆三人一起来到王府的大门前面,还没有到门口,只见守门的侍卫,便拦住了黛玉她们,只见其中一个问道:“站住,你们是哪个院子的?有腰牌吗?”

    黛玉一听就傻了,什么?出王府还要有腰牌。自己自从来到这北静王府哪里出过门呀!唯一的一次,还是水溶陪着自己一起出去的,哪里知道还要腰牌的事。黛玉听了,想了想便来到守门的侍卫前面,说道:“啊!我是你们王爷的客人,我姓林,我们没有腰牌,今天我有些事要出府一趟,还请尊下放行!”

    那位侍卫一听,眼前站着的这位像仙子一般的女子,就是他们王爷一直心心念念的林姑娘,在这北静王府里头,水溶对黛玉的好,早就传遍了整个王府,谁都知道他们王爷现在喜欢一位姓林的姑娘。所以这位守门的侍卫一听,是这位林姑娘有事要出去一趟。又一看今天又没有水溶同行,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哪里敢放黛玉出去呀!忙说道:“林姑娘,对不起,王府的规定,没有腰牌是不准随便进出的!还请林姑娘见谅,不要让我们为难!”说罢躬向黛玉施了一礼。

    黛玉看了,没有办法,只好又返回来,带着紫鹃和雪雁又回到了听音轩。黛玉心中想到:这想出王府还这么难,这可怎么办?忽然黛玉想到了含烟郡主。一想不如去找一找含烟郡主,说不动她能够帮助自己出去的。想到这里,黛玉便出了听雨轩,沿着路,一路来到北静王府的后花园。正巧水含烟还在,此时她正在沉香亭里面坐着纳凉。

    黛玉便走了过去向水含烟施了一礼,说道:“郡主,黛玉有事想请郡主帮忙!”

    水含烟听了忙问道:“林姑娘,怎么了?什么事?”

    黛玉听了,便接着向水含烟水含烟说道:“郡主,黛玉刚刚想离开王府回我的故乡去,可是我们没有王府进出的腰牌,出不去。还请郡主帮忙想想办法!黛玉感激不尽!”

    水含烟听了,用赞赏的眼光看了看黛玉,心道:好一个刚烈的女子,外表看似柔弱,谁想到她原来如此的刚烈。我刚刚暗示过她,她就要走,真是难得呀!溶弟你会怪姐姐吗?为了咱们北静王府的将来,姐姐别无选择呀!想到这里,水含烟向黛玉说道:“既然林姑娘要走,那我就不留你了,待会儿,你和我同坐一个轿子,咱们一起出府,让你的丫环随着我的轿子一起出去,你看如何?”

    黛玉听了,点头称是。水含烟便吩咐贴丫环云儿道:“云儿,你过去把我的轿子传过来,我们现在就回府去!”云儿答应了一声去了。不一会儿的功夫,水含烟的轿子便抬了过来。黛玉便随着水含烟来到她的轿子旁边,和水含烟一起坐进了轿子,让紫鹃和雪雁跟在轿子的后边,绕到后门出去。出门的时候,那些守门的侍卫果然没有再问什么,大家这才一起出了北静王府,来到外面。

    出了北静王府,轿子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便在路边停下了。水含烟便向黛玉说道:“林姑娘,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黛玉这才下了轿子,向水含烟说道:“黛玉谢郡主相助之恩,黛玉就此告辞了!”说罢,黛玉便朝着水含烟又福了福。

    水含烟忙向黛玉摆了摆手,说道:“林姑娘,一切要小心,我们告辞了!”说罢这才放下轿帘,命令轿子前行,一路回南安王府而去了。

    看着水含烟的轿子走远了,黛玉这才回过神来,只听雪雁问道:“姑娘,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紫鹃毕竟年纪比黛玉和雪雁稍微大一些,低头想了一想,说道:“姑娘,你和雪雁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会儿,我出去找一辆马车,咱们坐了马车,就顺着去苏州的路回去,我想咱们一定会回到苏州的!”

    黛玉听了,点头称是,向紫鹃说道:“那好吧!你快去快回!一路上要小心!”

    紫鹃听了,忙说道:“是!姑娘放心!”说罢,转去了。这边雪雁便扶着黛玉在路边的一块青石上面坐了,等着紫鹃回来。

    过了一会儿,紫鹃果然找了一辆马车回来了,赶车的是一对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老夫妇,看样子都忠厚老实的。紫鹃忙下了车,扶着黛玉上了马车,自己和雪雁也一起上了,紫鹃便向赶车的老伯说道:“走吧!老伯!”那赶车的老伯听了,这才挥动马鞭,赶着马车开始缓缓向前行走。

    黛玉坐在马车里面,用手掀开马车一旁的车帘子,向北静王府的方向又看了看,心中默默念道:王爷!黛玉走了,王爷莫要怪我,黛玉不适合王爷,王爷应该找一个比黛玉更好的姑娘为妻!黛玉祝王爷幸福!再见了!想到这里,黛玉已经是满面泪水,忙拿过帕子把眼泪擦了,坐在车里一言不发。紫鹃和雪雁深知黛玉的心事,两个人也不敢劝,大家都是沉默不语。

    水溶今天趁着下朝的时候,命来喜唤住冯紫英和卫若兰,水溶知道这两个人平时和宝玉的关系非常好。所以便唤住着两个人,说道:“紫英、若兰,这几天,叔皇要大赦天下,咱们不如趁着今天叔皇高兴,去御书房求叔皇对荣国府的人也加以赦免,你们看如何呀?”

    冯紫英和卫若兰听了,点头称是,三个人便一起来到御书房,来到门口,正巧戴劝正在御书房的门口站着。水溶便向戴劝说道:“戴公公,烦劳你进去通禀一声,就说我有事要求见叔皇!”

    戴劝一看是水溶和冯紫英、卫若兰,自然是不敢怠慢,忙笑着说道:“王爷,和各位将军请稍等片刻!老奴这就进去禀报皇上!”说罢戴劝忙进去禀报了。不一会儿,戴劝便从御书房里走了出来,向水溶笑的说道:“王爷、各位将军,皇上让你们进去!”

    水溶听了,便和冯紫英卫若兰一起进了御书房。来到御书房的里面,水溶三人忙先向皇上行了礼。只听皇上笑吟吟的问道:“各位卿,快快免礼。你们一起来见朕,有什么事吗?”

    水溶听见皇上问起,便向皇上说道:“回皇上,前皇上命臣彻查荣国府和宁国府的案子一事,现在已经都查明了,臣已经写了奏折,请皇上过目!”说罢,水溶从怀里拿出一份奏折,递给了皇上。

    皇上接过来水溶写的奏折,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好半天才说道:“事原来是这样!”

    水溶听了,忙说道:“是!宁国府贾珍涉嫌和前义忠亲王的儿子交往过密,贾赦结交外官,并为了几把扇子使得石呆子一家家破人亡,贾琏涉嫌国孝期间私娶二房,他的夫人王氏涉嫌谋害尤二姐并私放高利贷等等这些都是属实。可是贾政却是为朝廷做事兢兢业业,还有贾宝玉,此时已经是得了疯癫之症。他们并无罪,请皇上圣夺!”

    皇上听了水溶的话,沉吟了好半天,只听冯紫英和卫若兰也跟着说道:“是啊!皇上,贾政和贾宝玉并无罪,皇上如今不是要大赦天下吗?若是皇上能过从轻处理贾府的事的话,大家都会说皇上是一个仁慈之君的!”

    皇上听了,又低头想了想,这才说道:“这样吧!既然贾赦、贾珍、和贾琏之罪都已属实,那就把他们流放三千里,到伊犁充军去吧!贾政既然无罪,却也是管家不严,教导无方,把贾政贬为恕民,永世不得再用,那贾宝玉既然已经疯癫了,那就把他放了吧!剩下的家人和奴仆有罪的治罪,无罪的一律官买了吧!”

    水溶和冯紫英、卫若兰听了,不欣喜若狂,忙高兴的向皇上跪倒说道:“臣等领旨,皇上圣明!”

    皇上看了朝着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水溶三人这才忙又朝着皇上磕了一个头,辞了皇上,退出了御书房。来到外面,冯紫英和卫若兰便向水溶告辞而去。水溶领了圣旨,心想:得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告诉林姑娘,我想她一定会很高兴的!想到这里,水溶便吩咐来喜道:“来喜,快,打轿回府!”

    来喜看着水溶高兴的样子,忙答应了一声:“是!”忙下去传轿子去了。一时大轿来了,水溶忙忙的上了轿子,回王府而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