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皇上召见

    这一天早朝散后,水溶刚想离开勤政回王府而去。只见大总管戴劝笑的来到水溶的旁。只见戴劝先笑着向水溶行了一个礼,嘴里说道:“北王爷,请留步!”

    水溶看了,不纳闷的问道:“哦?戴公公,有什么事吗?”水溶知道戴劝是皇上边的总管,他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

    只听戴劝忙笑着说道:“北王爷,皇上命老奴来找你,现在正在御书房中等候,请王爷过去一趟!”

    水溶听了,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便笑着说道:“好,戴公公,本王现在就过去!”说罢二人便一前一后的,转过几重巍峨的宫宇,一路之上遇到好些的宫女和太监,大家见了水溶都纷纷向水溶行礼,水溶便一一含笑点头。来到绿树掩映的御书房中外面,只见八名卫军正站在御书房的门口把守着。

    到了御书房的门口,戴劝忙笑着向水溶说道:“王爷,请稍等片刻,老奴这就进去禀报!”水溶听了点点头。戴劝便进去了。不一会儿的功夫,戴劝便笑的又走了出来,向水溶说道:“北王爷,皇上请您进去!”

    水溶听了,这才迈步进了御书房。只见御书房里面的地上,铺着墨绿色的波斯进贡来的丝绒地毯,人踩在上面,一点都听不到声音,软绵绵的。紫檀木的龙书案上的九龙鎏金香炉里面,一缕袅袅的百合花的香气,幽幽的传出来,让人闻着分外的舒服。龙书案上面堆满了奏折。当今皇上今年才四十岁,正是盛年,头上戴着九龙金冠,上穿着明黄色的九龙五爪龙袍,嘴巴上留着一缕黑胡子,此时正坐在那里批阅奏折。水溶看了忙上前跪倒在地,说道:“臣水溶参见皇上!”

    皇上听见水溶的说话,便笑着放下了手里的御笔,笑着说道:“溶儿,快起来吧!这里又没有外人!”

    当今皇上是水溶的亲叔叔,水溶的父亲老北静王爷因为去世的早,所以皇上对他的这个侄儿还是分外的照顾的。再加上水溶又是一个做事非常严谨,细心的人,不管什么样的事交待给水溶去办,皇上都不用心,水溶都会把它办的很好。所以皇上对他的的这个侄儿也是非常的喜欢的。所以才会对水溶委以重任,让他掌管兵部。

    水溶听见皇上的话,这才站了起来,便问道:“皇上,不知道唤臣来是什么事吩咐?”

    皇上听了,笑着说道:“溶儿,八月十三是你皇祖母的六十大寿,又正好连着中秋节,所以朕决定此次好好的办一下,为你的皇祖母好好庆祝一下她的寿诞。到时候举国同庆,共度寿诞和中秋节。朕决定让你负责你皇祖母的寿诞的酒宴安排等事。到时候,会有各国的使臣,各外省的大员,还有在京城的各王孙贵族们等都会前来朝拜,这些接待的事就都交给你全权接待。”

    皇上刚刚说道这里,只听戴听又进来回禀道:“回皇上,大皇子在御书房外面求见!”

    皇上听了,笑着说道:“让他进来吧!”戴劝听了,忙又躬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只听见御书房的门吱呀一声响,一个少年从外面走了进来,来人就是当今皇上的大皇子水泽。大皇子水泽比水溶小一岁,今年十八岁。只见他穿着一浅黄色的五爪龙袍,头上戴着束发金冠,腰上围着攒珠玉带,面如花,目似点漆,长得和水溶一样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水泽进来之后,忙先向皇上行礼道:“儿臣参见父皇!”

    皇上看了,笑着说道:“泽儿,免礼吧!”

    水泽忙又朝着水溶施了一礼,嘴里说道:“溶王兄也在呀?”

    水溶看了,忙还礼,说道:“泽王弟!”

    皇上看了看水泽笑着对水溶说道:“溶儿,你皇祖母的寿诞之事,朕就交给你去办理了,让泽儿给你当个副手。有什么事,只管交待他去做就是了!办完这件差事之后,就让他到兵部当差,和你好好学习学习!”

    水溶一听,心里一动,皇上现在是准备让他的儿子和我学习办差,以后好接替我的位置呀!水溶心里是这么想着,可是脸上却不能带出来。忙躬施礼道:“是,臣遵旨!”

    皇上又向水泽说道:“泽儿,以后你好好跟着你溶王兄好好学习,知道吗?”

    水泽听了,忙躬答应道:“是!儿臣记住了!”

    水泽又向水溶说道:“溶王兄,以后我就要向你好好学习,溶王兄可要不吝赐教呀?”

    水溶听了,笑着向水泽说道:“泽王弟,这是当然了!”

    皇上看看也没有什么事,这才朝着二人拜拜手说道:“没什么事了,你们下去吧!”

    水溶和水泽这才又向皇上行了礼,退出了御书房。来到外面,水泽又和水溶客气了几句,便离开了。水溶也出了宫,来到外面,这才上了大轿回王府而去。

    水溶坐着大轿回了王府,进了南书房,水溶便把自己关在南书房里面,吩咐来喜道:“任何人都不准进来打搅!”来喜忙答应了。从水溶的脸色可以看的出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可是来喜也不敢问哪!只好站在南书房的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搅水溶。

    这时秦兆杰下了朝,闲了无事,便过来看望水溶,刚来到南书房的门口,秦兆杰不有些好奇的向来喜问道:“咦!你们王爷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

    来喜一看见秦兆杰来了,知道秦兆杰和水溶的关系非比一般。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忙过来向秦兆杰说道:“秦公子,你来了就好了。我们王爷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从宫里头下朝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了南书房里面。茶也不喝,饭也不吃,这不都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出来。你快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秦兆杰听了,不也纳闷道:“噢?是这样啊!来喜,你先别着急,让我进去瞧瞧再说!”说罢,秦兆杰便推开了南书房的门,迈步走了进去。

    进了南书房,只见水溶坐在书案前面,正在凝神远思。听见开门的动静,水溶这才回过神来。一看是秦兆杰走了进来,便说道:“噢!是兆杰呀!你怎么来了?”

    秦兆杰进来之后,便拉过一个椅子,坐在水溶的旁边,说道:“王爷,我今天闲来无事,过来看看你。刚刚听来喜说,你从下朝回来就把自己关在这南书房里面,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水溶听了,朝着秦兆杰苦笑了一下,说道:“今天叔皇命我主持皇祖母的六十大寿和中秋节的庆祝事仪。”

    秦兆杰听了,笑着说道:“这是好事啊!说明皇上很看重你呀!”

    水溶听了秦兆杰的话,水溶的一双像黑漆一般的眼睛,看着南书房窗外的绿树,接着说道:“可是叔皇又让大皇子协助我办理此事,还说等到把这些事都忙完了,就让他到兵部来,向我多学习学习!”

    秦兆杰听了,好半天默然不语,过了一会儿,这才忽然开口说道:“王爷,皇上这是准备让大皇子接替你在兵部的职位呀!皇上到现在还没有选定太子,大皇子是皇后所生,还有三皇子是吴贵妃所生,这吴贵妃的父亲是当朝太辅,她的舅舅又是忠顺王爷,他们在朝中的势力也不容忽视,而且这三皇子生的也是聪明绝顶。这些年,皇上在大皇子和三皇子之间一直举棋不定。吴贵妃和皇后更是暗地里斗得也很凶。不过从今天的况来看,皇上是有意偏向大皇子了。”

    水溶听了秦兆杰的话,忽然一笑,说道:“哎呀!管他的,我只管做好我自己分内的事就好了。既然他要来拿我的兵权,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罢,水溶这才觉得心豁然开朗,眼前忽然闪现出黛玉那清丽的面容,心道:我只要今生有你陪在边就够了,管它什么朝中的这些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的事呢!想到这里,水溶便回头唤来喜道:“来喜,吩咐厨房,准备几个下酒菜,本王要和秦公子好好喝上几杯!”

    来喜看见水溶此时已经一扫脸上的霾,变得高兴起来,知道水溶的心事已经想开了,忙答应了一声下去吩咐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