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谈 话

    送走了秦兆杰,水溶不放心黛玉,不知道黛玉刚刚会不会被秦兆杰给吓坏了,便一路来到听雨轩。进了听雨轩的门,紫鹃和雪雁看到水溶进来了,都忙向水溶行礼。水溶朝着她们摆了摆手,紫鹃和雪雁便退了下去。此时黛玉也看到水溶来了,便站了起来刚要向水溶行礼。水溶忙朝着黛玉摆了摆手,说道:“林姑娘,不用多礼了!刚刚那位公子是南安王府的三公子秦兆杰,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昨天他才从外省回来,来王府找我。今天一早我们两个便在练功场练功。刚刚我们没有吓到你吧?我···”水溶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很不放心你!”说罢,水溶便用一双眼睛切的直盯着黛玉看。

    黛玉听了水溶的话,真流露,心里也不大受感动。又看到水溶此时正含脉脉的看向自己,不脸上一红,一双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忙低了头向水溶说道:“王爷,黛玉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没事儿,请王爷尽管放心好了。倒是王爷,今天不用去上朝吗?”

    水溶看着黛玉羞的模样,不心神一,听见黛玉问自己,这才回答道:“哦!是这样,今天不是大朝的子,不用去上朝。”

    黛玉听了水溶的话,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一时之间黛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屋子里头一下子静的很,连掉到地上一根针都能听的到,黛玉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住。

    还是水溶先打破了沉静,问黛玉道:“林姑娘,前几天你拿的那几本书,都读完了没有?若是读完了,我的书房里头还有的是,姑娘只管去拿来读就好了。”说着话,水溶又往前走了一步,向黛玉说道:“今天我正好有时间,不如我陪着姑娘一起去书房选书吧?”

    黛玉一看水溶向自己这边又迈进了一步,便本能的往回退了一步,忙向水溶说道:“呃!王爷!我!我!那几本书我还没有读完呢!”黛玉一时大羞,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慌乱之中,黛玉便赶紧说自己还没有读完那几本书。其实那几本书黛玉已经都读完了,可是她不敢看水溶切的目光,这才撒了个谎。黛玉从来不撒谎的,说过这一句话之后,那脸变得更红了。急之下,居然“咳!咳!”咳嗽的几声。

    水溶一看黛玉羞的样子,又听见黛玉咳嗽了几声,忙关切的说道:“林姑娘,你怎么好好的,又咳嗽起来了!要不要让李太医过来为你再诊一下脉呀?‘

    黛玉听了,忙说道:‘不用!王爷。我没事儿,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王爷请回吧!黛玉累了!”黛玉无奈之下,只好下了逐客令。因为若是水溶在这里再继续呆下去的话,黛玉觉得自己快要招架不住了,自己会拒绝不了他的的,自己可能会妥协的,所以黛玉才会这样说。

    水溶一看黛玉如此样说,只好向黛玉说道:“那,好吧!林姑娘,我不打扰姑娘休息了!我告辞了!”说罢,水溶这才离开听雨轩,回了自己的房中。

    黛玉看着水溶远去的影,心里默默的说道:王爷,对不起,黛玉只是一个弱女子,你的一番,黛玉只怕承受不起呀!会有更好的女孩子更适合你!请原谅黛玉!黛玉的一颗心,好半天都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黛玉忙走到茶几前面倒了一杯茶,自己端起来喝了几口,把自己慌乱的一颗心平静了一下,过了一会儿,黛玉这才觉得好些了。

    再说秦兆杰带了侍卫们回到南安王府,一下马,便来到后堂来见南安太妃。进了内堂,丫环莹忙过来向秦兆杰行礼道:“三公子,太妃去后花园了!”

    秦兆杰听了,便转出了后堂,顺着路准备到后花园去。走到后花园的门口,迎面只见方静怡带着丫环雪走了过来。秦兆杰便站住了。等到方静怡来到面前,只见方静怡先向秦兆杰福了福,说道:“三哥,你这是准备去哪?”

    秦兆杰听方静怡问起自己,笑道:“怡妹,我刚刚去后堂见母妃,母妃不在,丫环说母妃到后花园来了。我便找了过来!”

    方静怡听了,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便向秦兆杰说道:“正好,我也要去找母妃,咱们一起过去吧!”

    “好啊!”秦兆杰笑着答应了一声。

    就这样兄妹二人一起进了后花园。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只听秦兆杰说道:“怡妹,你知道吗?今天我在北静王府里头见到了一位姑娘。她和你的年龄差不多大!她姓林,是荣国府的外孙女,可是现在她的外祖家已经被皇上抄家了,她已经无家可归了!真的是好可怜!”

    方静怡听了,不好奇的问道:“噢!那这位林姑娘难道没有父母吗?”

    秦兆杰听了,苦笑了一些,向方静怡说道:“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所以她才会在她的外祖家长大!那位林姑娘真的很特别,她的眼神之中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愁,她就像一棵空谷幽兰一般。让人一见之下,印象特别深刻。”

    方静怡听了,心中一动,听见秦兆杰如此不避嫌疑的夸赞黛玉,心里不觉得一阵酸溜溜的感觉。只是不好表露出来,便说道:“是啊!这位林姑娘真的的好可怜!可是又她怎么会在北静王府里头呢?”

    秦兆杰听了,说道:“是啊!是北静王爷把她救了,就让她住在他的王府里头。北静王爷我是太了解他了,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他的子我太了解了。以前有多少王孙贵族的女儿抢着要嫁给他,他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可是现在他却对这位林姑娘好的很。今天他居然跟我说,为了这位林姑娘,他的王爷大不了不做了。可见他对这位林姑娘的用至深!可惜,我没有遇到这位林姑娘,如果让我先遇到她的话,我也会好好保护她的!”秦兆杰豪不隐晦的向方静怡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因为在他的心里方静怡就是他的亲妹妹一般,所以他才会对她无话不谈的。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方静怡对自己的感

    方静怡听了秦兆杰的话,心道:三哥也已经喜欢上了那位林姑娘了!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一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方静怡忙苦笑了一下,说道:“三哥,可是那位林姑娘不是已经遇到了北静王爷了吗?那咱们就好好的为他们祝福吧!”

    秦兆杰听了,皱了皱眉说道:“但愿吧!只是林姑娘现在已经是孤一人了,只是他是北静王爷,他的婚事恐怕连他自己都做不了主。不知道皇上和太后那里会不会同意他们的亲事。恐怕他们以后的路还会很困难的!”

    方静怡听了,接着说道:“三哥,刚刚你不是说了吗?北静王爷的子你最了解,北静王爷若是真的怕这些的话,恐怕他也不会执意要救林姑娘的,我想他会有自己的办法的!”

    秦兆杰听了,笑道:“嗯!怡妹说的不错,那咱们就祝福他们吧!”兄妹二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

    走了几步,在后花园的观风亭里找到了南安太妃。秦兆杰忙向南安太妃先行了礼,说道:“母妃,我回来了!”方静怡也跟着向南安太妃行了礼。

    只听南安太妃嗔着秦兆杰说道:“杰儿,你还知道回来呀,一回来就往北静王府跑,这里还是你的家吗?”

    秦兆杰听了,忙笑着说道:“母妃,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以后我再也不乱跑了,这样行了吧!”

    南安太妃听了,这才笑了起来。说道:“杰儿,你明天就该到兵部报到了吧!”

    秦兆杰听了,说道:“是啊!母妃,我明天就去兵部报到。以后呀!我就要在北静王爷的手下做事了!”

    南安太妃听了,笑道:“这样更好,你们两个从小不就关系好吗?这样以后能天天在一处了!你呀,跟着他好好学习学习,溶小子这几年可是越发的能干了!”

    秦兆杰听了,说道:“知道了,母妃,你不要总是夸别人吗!你的儿子也一样很能干的!”

    南安太妃听了,笑着点了点头。几个人在后花园里又坐了一会儿,便回去了。中午一家人吃了饭,又陪着南安太妃坐了一会儿,便向南安太妃请辞,大家便都出了后堂,准备回房而去。

    刚刚出了后堂的院子,郡主水含烟便叫住秦兆杰道:“三弟,请稍等一等!”

    秦兆杰不知道水含烟有什么事,便站住了,回头问道:“王嫂,有什么事吗?”

    水含烟来到秦兆杰的前面,笑着向他说道:“三弟,王嫂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三弟愿意不愿意?”

    秦兆杰听了,不好奇的问道:“王嫂,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了,哪里用的着这么客气!”

    水含烟听了,便向秦兆杰说道:“是这样的,昨天你回我们王府,想必已经知道溶弟和那位林姑娘的事了吧?”

    秦兆杰听了,默然说道:“是啊!”

    水含烟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三弟,王嫂知道你和溶弟的关系好,所以我想让你劝一劝溶弟,让他放弃林姑娘。你也知道,我们北静王府里,历来就人丁稀少。所以我和皇祖母都想让他找一个,朝中大员的女儿来做他的王妃。这样对溶弟以后在朝中做起事来,也方便不少。所以我想让你帮着劝一劝溶弟,让他娶别的姑娘,林姑娘可以嫁过来,让她做个侧妃,不是已经份很尊贵了吗?何必非要让她做正王妃呢?”

    秦兆杰听了水含烟的话,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忽然一阵高兴,水溶的姐姐和太后都不同意让她娶林姑娘,这样的话,自己不是就有机会了吗?可是又转念一想,自己这是什么自私的想法呀,好朋友的事自己能这样做吗?想到这里,秦兆杰便向水含烟说道:“王嫂,这件事,恐怕我帮不了你。我倒是觉得王爷的决定是对的!他只不过是喜欢那位林姑娘,你们为什么都要反对呢?难道你们就不能接受林姑娘吗?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们!”说罢秦兆杰便不再理水含烟,扭头回自己的房中而去。

    这里只留下水含烟站在那里,默然过了好一会儿,水含烟这才无奈的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谁让我们生在帝王家呢!这其中又有多少无奈!唉!”水含烟叹了一口气,转默默的回房而去。

    刘家村的刘老伯家里,此时已经是月上中天,月华如水了。院子里,不时的传来蟋蟀的几声叫声,刘老伯和刘妈妈,正坐在院子里头纳凉。忽然院子的门被人“咣当”一脚给踢开,嗖、嗖、嗖,院子里头跳进来四个蒙面人来。只见为首的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柄明晃晃的钢刀,指着刘老伯说道:“老头,原来住在你们家里的那个姑娘,现在被什么人给救走了,快说!”

    刘老伯和刘妈妈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景给惊呆了,吓得话都说不好了,只听刘老伯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们不知道!”

    只见那个为首的蒙面人,用手里的钢刀指着刘老伯恶狠狠的说道:“老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快说,再不说的话,我要了你们的命!”

    刘老伯一看,吓得无法,只好结结巴巴的说道:“她、她、她在北静王府里面!”一听到这些,那几个蒙面的人看到目的已经达到了,便又向刘老伯说道:“老头,告诉你们,今天的事谁都不准说,知道吗?要不然的话,我会要了你们两个人的命,懂吗?”

    刘老伯听了,连连答应道:“懂、懂了!”

    只听为首的那个人向旁边的那几个人说道:“走!”说罢,他们这才离开刘老伯的家中,消失在夜幕之中。

    好半天,刘老伯和刘妈妈这才缓过劲来。只听刘妈妈哭着说道:“老头子,怎么办呢?林姑娘,怕是有危险呀!”

    刘老伯听了,镇定了一下刚刚慌乱的心,想了想,说道:“老婆子,我想林姑娘,不一定就会有事,她现在住在北静王府里头,我想他们这些人未必就能把她怎么样了。那是王府,谁敢去王府闹,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刘妈妈听了刘老伯的话,点点头,说道:“是啊!那一般的人,谁敢上王府闹去。况且,我瞧着那王爷对林姑娘还很不错,林姑娘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哎呀,我得赶紧去烧柱香,求菩萨保佑林姑娘平安无事呀!”说罢刘妈妈忙进了屋子烧香而去。

    忠顺王府的后堂,世子陈明远坐在那里正听着手下人的禀报,原来这陈明远自从那次在刘家村见到黛玉之后,对黛玉一直是念念不忘,便派人打听着刘老伯一家的动静。这几天听说刘老伯他们回来了,这才派了手下的爪牙前去刘家村打听黛玉的消息。听完手下人的禀报之后,陈明远这才恨恨的说道:“我说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救人,原来是他---水溶!”不过话是这样说,这北静王爷在朝中位高权重,这陈明远也不敢轻举妄动。想了一想,陈明远便吩咐手下的爪牙道:“派几个人天天给我盯着北静王府,我就不信那姑娘住在他的北静王府就不出门了!只有一有机会,立刻前来禀报我!”

    “是!”手下的爪牙听了,答应了一声,下去安排去了。这边陈明远便静等着他们来报信的消息了。

    各位亲们,投票+推荐+收藏是作者写作的动力,请大家多多收藏我的作品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