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约 定

    这一天上午,水溶在早朝散了之后,与朝中的文武百官们一起,出了勤政,来到外面,准备坐轿回王府。只见慈宁宫的总管太监张德福迎面走了过来。一见水溶,张德福急忙向水溶行了礼,扯着尖细的嗓音,嘴里说道:“老奴见过北王爷!”

    水溶一看,笑着说道:“噢?张公公,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德福听见水溶问起自己,忙笑着答道:“回北王爷,太后命老奴在此等候王爷,说有事要见您!”

    水溶一听皇祖母召见自己,便笑着说道:“噢!皇祖母要见我,好吧!我现在就过去!”说着话,便转过来朝着慈宁宫的方向走来。张德福一看,忙在后面跟着。穿过几重宫宇,水溶便来到太后的慈宁宫。

    来到宫门口,水溶便站住了脚步,向张德福说道:“有劳张公公进去向我皇祖母禀报一声,就说我来了。”

    张德福一听,忙说道:“北王爷,稍等片刻,老奴这就进去禀报太后她老人家!”说罢,张德福忙一溜小跑的跑了进去。进入宫中,张德福便向太后施了礼,说道:“回太后,北王爷到了,现在就在宫外候着呢!”

    太后此时正坐在正面的软榻上面,和储秀宫的吴妃唠着家常。吴妃一看,忙站了起来说道:“太后,既然北王爷有事来见,那臣妾就先回去了。”

    太后听了,笑着点点头说道:“嗯!你先下去吧!”说罢,一回头命张德福道:“快让他进来!”吴妃便向太后又行了礼,便转下去了。

    张德福听了太后的吩咐,忙又出来,来到水溶的面前,笑吟吟的向水溶说道:“北王爷,快请进去吧!太后在等着你呢!”

    水溶听了张德福的话,这才迈步进了慈宁宫。来到宫中,一见太后,水溶忙先向太后行了礼,嘴里说道:“溶儿见过皇祖母!”

    太后坐在那里见了,笑的说道:“溶儿,来,快坐吧!这里又没有外人,不用多礼了!”水溶听了,这才又站了起来,有宫女搬过一个绣墩,水溶便在太后的下首坐了。只见太后慈的看了看水溶,心疼的说道:“溶儿,这几天也不来看望皇祖母了,你看看你,怎么又瘦了!来人!”旁边有宫女忙答应了一声。只听太后吩咐道:“去御膳房命人炖一碗燕窝粥来!”

    那宫女忙答应了一声:“是!”便下去吩咐了。

    看着那宫女走了之后,太后这才又问水溶道:“溶儿,最近忙什么呢?”

    水溶听了,便笑着说道:“皇祖母,溶儿最近也没有忙什么,不过就是兵部的那些事儿吧!”

    太后听了,点点头,接着问道:“那前一阵子,皇上命你带人查抄荣国府,没有累着你吧!这荣国府的事现在查抄的怎么样了?”

    水溶听了,心中不一动,心中暗想:皇祖母从来都不过问国事,今天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了。想归想,水溶的嘴里却说道:“回皇祖母,荣国府的事,现在还正在调查之中,过不了几天,事就会有眉目的!”

    太后听了,点点头,伸手端过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便又放下了。接着说道:“溶儿,我怎么风言风语的听见有人说,你的王府里头住着荣国府的表姑娘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倒是跟皇祖母说说!”

    水溶一听太后这样问自己,一想,肯定是婉儿上次从王府回去之后,跑到宫里来,把事都告诉了皇祖母了。水溶倒不是怕太后她们知道黛玉的事,只是现在黛玉还并没有接受自己,时机还不成熟。如果黛玉接受了自己,愿意嫁给自己的话,那自己一定会亲自进宫向叔皇请旨赐婚的。所以听见太后问起,水溶略微迟疑了一下,这才向太后说道:“皇祖母,溶儿是在查处荣国府的时候,巧遇林姑娘的,因见林姑娘已经是父母双亡了,现在她的外祖家又要被抄家,溶儿不忍心看到林姑娘无家可归,所以便让她在王府住了下来。”

    水溶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并没有告诉太后她们黛玉曾经因为投湖,而来到刘家村,又被坏人欺辱,被自己救回王府的事。因为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黛玉曾经投过湖的事,这样的话,对黛玉的名声也不好,而且还会被那些不相干的人拿来乱作文章的。

    太后听了水溶的一番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噢!是这样啊!原来溶儿是好心帮着那位林姑娘的。这样吧,既然林姑娘在京城里头已经没有容之地了。那么,皇祖母做主,派人把林姑娘送回她的故乡去,那里我想会有她的亲戚来收留她的,这样的话,林姑娘也就不用溶儿为她担心了。”

    水溶一听太后这样说,不急的站了起来说道:“皇祖母,溶儿不用皇祖母心,溶儿会照顾好林姑娘的。”

    太后坐在那里一看水溶急切的表,心中暗道:看来婉儿说的没错,这溶小子还真是看上那位林姑娘了。想到这里,太后不皱着眉头说道:“溶儿,那你让一位姑娘家,一直住在你的王府里头算怎么回事啊!”

    水溶听了太后问自己,心想:既然皇祖母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索就告诉皇祖母吧!想到这里,水溶便朝着太后施了一礼,说道:“皇祖母,溶儿不想让那位林姑娘离开王府,溶儿想一直照顾她!请皇祖母成全!”说罢水溶便朝着太后又躬掬了一躬。

    太后一看水溶的样子,心中已经明了,想到:看来这溶小子是来真的了。想了想,便向水溶说道:“溶儿,你若是真的喜欢那位林姑娘,皇祖母就答应你把她纳为你的侧妃。但是你必须娶一个朝中官员的女儿为你的正王妃!”

    “不!”水溶不等太后把话说完,便急着说道:“皇祖母,溶儿以前曾经向您老人家说过,若是溶儿有心仪的女子,定会求皇祖母成全。现在这位林姑娘就是溶儿心仪的女子,溶儿不要她做什么侧妃,溶儿要让她做我的北静王妃。请皇祖母成全!”说罢,水溶跪倒在了地上。

    太后一看水溶如此决绝的样子,一时,气怔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说道:“溶儿,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就看着那林姑娘好,别的姑娘都不如她吗?”

    水溶跪在带上,抬起头向太后说道:“是!皇祖母,溶儿此生非林姑娘不娶!”

    太后听了水溶的话,坐在那里好半天都不说话,过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溶儿,你先起来!这样吧,溶儿,你母妃的孝不是还有一年吗?咱们就以一年为期限,若是到时候,你还是坚持娶那位林姑娘的话,皇祖母就成全你们。若是到时候,你遇到了比那位林姑娘还要好的姑娘的话,要另娶她人,皇祖母也会做主成全你的,你看如何?”

    水溶听了太后的话,想了一想,说道:“那好吧,皇祖母,溶儿答应你,如今不是溶儿要不要娶林姑娘的事,而是林姑娘愿不愿意嫁给溶儿的事!这件事等到一年以后再说吧!”太后的心里在打着自己的算盘,心想:等到一年以后,溶小子说不定又看上了别的姑娘,也不一定。到了时候,不用我说,他自己都不会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了。水溶听了太后的话,也在心里暗暗盘算着,一想,等上一年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到那个时候,说不定林姑娘会回心转意的同意嫁给自己也不一定。祖孙二人各种都有自己的想法。

    太后听了水溶的话,不又听糊涂了,便好奇的问道:“噢!溶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位林姑娘还不愿意嫁给你!”

    水溶听了,苦笑了一下,说道:“是啊!皇祖母,你以为人家还抢着要嫁给我呢?”说话之间,刚刚被派去到御膳房的那名宫女,从外面端过一个碧玉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燕窝粥,走了进来。水溶看了,便忙把话题岔开,说道:“皇祖母,燕窝粥来了!”

    太后看了看,吩咐那位宫女道:“把燕窝粥端到王爷这里。”接着太后又对水溶说道:“溶儿,来快把这碗燕窝粥趁着给喝了吧,你瞧你最近都又瘦了好些!”那宫女听了,便把燕窝粥端到了水溶的面前。水溶看了看,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只好把碗端了起来,把那碗燕窝粥给喝了下去。太后看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喝完之后,水溶便站起来向太后说道:“皇祖母,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溶儿就告辞了!”

    “嗯!”太后满意的笑着答应了。水溶这才辞了太后,出了慈宁宫,来到外面,坐了大轿回王府而去。

    来喜看到水溶从慈宁宫里头出来,不向往常那样高高兴兴的,看他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起来。来喜的心中不暗暗的纳闷,不知道水溶在宫中和太后说了一些什么,不过自己也不敢问哪!只好默默的跟在水溶的后,心中却也是猜不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