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太后知情

    乔婉儿坐轿子回到乔府,一回到自己的闺房,便冲着边的丫头、婆子大声叫道:“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说着话,乔婉儿便把边的丫头、婆子都给撵了出来。自己把房门一关,便“啪!啪!”的摔起了东西。屋子里的花瓶、茶壶之类的东西都被她给摔到了地上,被摔成了粉碎。小翠在外面吓得也不敢劝,只好跑到前厅来找长乐公主。

    此时的长乐公主正和府里的那些给嬷嬷们在玩儿牌,只见小翠慌慌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便问道:“小翠,又怎么了,这么慌慌忙忙的!”

    小翠一看到长乐公主,忙先向她行了礼,说道:“回长公主,姑娘现在在房中摔东西呢!奴婢们也不敢劝!”

    长乐公主一听,知道自己的女儿的脾气,不把眉头一皱,把手里的牌一推,说道:“婉儿这又是怎么了,这个孩子一点儿都不让我省心!”说罢,便站了起来,出了房门,一径来到婉儿的闺房。还没有到门口,只听见里面“啪!”的一声,又是一个花瓶被摔碎了的声音。长乐公主便紧走几步,来到婉儿的闺房门口说道:“婉儿,又怎么了,有什么事告诉母亲,母亲替你做主!”

    话音刚落,只听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婉儿把房门打开,然后又跑到自己的上,搂着一个绣花的丝质枕头,趴在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长乐公主一见,忙走到婉儿的边,扶着婉儿说道:“婉儿,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去看你溶表哥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婉儿听见母亲问自己,便一边哭,一边声音哽咽的说道:“母亲,我今天在溶表哥那里,看到他的王府里头居然住着荣国府的表姑娘,溶表哥还吵我!”

    长乐长公主一听,不纳闷的问道:“婉儿,你先别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都被你说糊涂了!”

    婉儿这才把头抬了起来,用手帕把眼角的泪擦了擦,这才向长乐公主说道:“母亲,今天我在北静王府的后花园里,遇到了荣国府的表姑娘,溶表哥说她只是暂时在他的王府里头住几天。可是我可以看的出来,溶表哥喜欢那位林姑娘,恐怕她是不止是只会在王府里头住几天的。母亲,我该怎么办呢?”说罢,婉儿的眼泪不又掉了下来。

    长乐公主这会儿,总算是大概听的明白了。叹了一口气“唉!”了一声,接着说道:“婉儿,你先别着急,等这两天母亲进宫面见你外祖母,和她把这件事说一说,瞧瞧你外祖母的意思怎么说。实在不行的话,母亲就去求你皇舅舅,让他直接下旨为你们赐婚,我看到时候,这溶小子,他想不答应也难!”

    婉儿听了长乐公主的话,不破涕为笑,高兴的说道:“哎呀!母亲,那你快进宫见外祖母吧!现在就去!”

    长乐公主听了,说道:“婉儿,你急什么,今天不行,你看天也不早了,我明就进宫见你外祖母!”

    “嗯!”婉儿听了,高兴的点点头,心中暗想:溶表哥,我看到时候外祖母发话了,瞧你还愿意不愿意。

    第二天一早,婉儿便来到长乐公主的房中,一进门,便嚷嚷道:“母亲,今天不是说进宫见外祖母了吗?你准备好了没有呀?咱们什么时候走呀?”一叠声的催着长乐公主。

    只听长乐公主说道:“好了,你急什么,咱们现在就走!”长乐公主拗不过她,便命人准备了轿子,自己便携了婉儿一起进宫而来。到了慈宁宫的门口,长乐公主便站住了,命人进去禀报。值班的小太监哪里敢怠慢,忙进去禀报。此时的太后穿着一家常的衣服,正慈祥的坐在那里喝着茶,只见小太监进来行礼道:“禀太后,长乐长公主求见!”

    太后一听自己的女儿来了,自然是非常的高兴,便说道:“噢!长乐来了,快,让她进来。哀家也好几天没有见过她了!”小太监听了,忙退了出来。走到宫门口向长乐公主说道:“长公主快请进去吧,太后有请!”

    长乐公主听了,这才带着婉儿,母女二人一起进了慈宁宫。进了宫中,长乐公主先向太后行了礼,说道:“长乐见过母后!”

    太后坐在那里看见了,笑吟吟的说道:“嗯,长乐,你来了!快坐吧!”早有宫女拿过一个绣墩过来,放在了太后的下首。长乐公主谢了座,便坐在太后的一边。

    婉儿也忙过来向太后行了礼,嘴里说道:“婉儿见过太后,祝外祖母福寿安康!”

    太后笑着向婉儿说道:“嗯,婉儿,今天你的小嘴儿怎么这么甜呀!快坐吧!”有宫女拿过一个绣墩,婉儿便挨着长乐公主坐了下来。宫女又上了茶,母女二人便坐着聊了一会儿家常。

    只听长乐公主便向太后说道:“母后,昨天婉儿去溶小子那里,说在他的王府里遇到了荣国府的表姑娘,婉儿说瞧着溶儿的意思,溶儿似乎喜欢那位姑娘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噢”太后听了,也是一愣,沉吟了一下,说道:“荣国府的表姑娘,好像是前巡盐御史林如海的女儿,哀家似乎知道这个林姑娘,她从小父母双亡,就住在贾府她的外祖家,如今贾府也被抄了家。当是溶儿带着人去抄了贾府,是不是在那里遇到了这个林姑娘!然后把她接到了王府里去了。”

    婉儿听了,忙接着说道:“是啊!溶表哥昨天也是这么说的!外祖母,你说这可怎么办呀?”婉儿又着急的说道。

    太后听了,想了想,向长乐公主说道:“长乐,你说的这个,哀家知道了,等我找个机会问问溶儿,看他怎么说?”接着太后的话锋一转,向长乐公主说道:“长乐,你的婉儿的子确实是有些骄纵了,你以后得好好管管她,要不然以后出嫁,还真的要发愁呢!”

    长乐公主看到母后如此发话了,只好说道:“是!母后说的是,长乐知道了,以后定会好好管教她!”婉儿听了,“哼”了一声,没敢说话。母女二人便陪着太后说着话,又陪着太后到御花园里走了走,散散心。又陪着太后在宫中用了午饭,这才辞别太后,回乔府而去。

    看着女儿长乐和婉儿母女走的远了,太后的心里这才暗暗的思索着,心想:这溶儿平时给他说哪一家的姑娘,他都不答应,看不上眼,非得要自己找一个自己认为满意的姑娘,难道他真的是看上了这林姑娘,要不然他也不会把这林家的丫头,接到他的王府里头去住。不行我得找个时间好好问一问溶儿,看看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到这里,太后的心里在暗暗的计较着。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