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对 琴

    紫鹃把黛玉的琴取了来,放在听雨亭中。黛玉便坐在那听雨亭的石凳上,十只如玉般的纤指轻轻地挑动琴弦。只听见那如玉珠滚落玉盘的声音,叮叮咚咚作响。黛玉便随心所,随手弹了一曲,一边弹,一边和着那琴声,作一词曰: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

    盼过昨霄,又盼今朝,盼来盼去魂也消。

    梦也渺渺,魂也渺渺,天若有天亦老。

    歌不成歌,调不成调,风雨潇潇愁多少?

    弹罢,黛玉好半天沉浸在这琴曲之中,久久不能自拔。心中暗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够到父母的坟前去祭奠一下呀!这些事都成了奢侈的想法了。想到这里黛玉不住已是泪流满面。

    水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黛玉的后。紫鹃看见了,忙行了礼,水溶朝着紫鹃摆了摆手,示意紫鹃不要惊动黛玉。紫鹃看了,便知趣的下去了。

    只听水溶向黛玉说道:“林姑娘,好优美的琴声。”

    黛玉冷不防水溶在自己的后,心道: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不羞得脸一红,忙把脸上的泪珠擦干,站起来向水溶行礼道:“见过王爷,郡主回去了吗?”

    水溶见黛玉问起姐姐水含烟,便笑着向黛玉说道:“噢,姐姐已经走了。林姑娘的琴艺,水溶真是佩服,我也略通一些音律,莫若把我的琴也拿来,咱们二人切磋一下,如何?”说罢,水溶也不管黛玉答应不答应,便回头命来喜道:“你到本王的书房里,把本王的琴取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来喜便把水溶的琴也取了来。黛玉遥遥看去,只见那琴也是古色古香的,黛玉心道:此琴也定然是一把好琴!此时水溶便把自己的那张琴,放在石桌上面,坐在自己的琴旁,手指轻挑,一曲《高山流水》随着琴弦如清泉一般汩汩流淌而出。黛玉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可以听的出水溶的琴声里面,有一种对自己的渴求,琴声仿佛在向黛玉诉说着,她就是自己一直寻寻觅觅要找的知音人。一曲弹罢,黛玉只觉得余音袅袅,回味悠长。黛玉不也听的痴了,心道:原来这北静王爷的琴艺也这么好!自己真是自愧不如呀!

    只见水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黛玉的面前,满含深的向黛玉说道:“林姑娘,你可愿意做水溶的知音人吗?”

    黛玉一听水溶如此直白的向自己这样说,不觉得心里就像是揣了一头小鹿一般“扑通!扑通”乱跳,那脸红的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黛玉忙低下头,低声说道:“王爷份高贵,黛玉只是一个孤女,怎敢高攀,还请王爷另觅佳人吧!”

    “不”水溶心下一急,向前又紧走了一步,一把把黛玉如玉般的纤手,握在手中。动的说道:“林姑娘,水溶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姑娘的世,我只在乎你的这个人。我水溶今生今世除了姑娘,谁也不会娶的。你若是愿意的话,明天我就进宫向叔皇请旨为我们赐婚,你说好吗?”

    黛玉听了水溶的话,忙想把自己的手从水溶的手里撤出来。可是水溶握的紧紧地,黛玉往回抽了几下,却抽不出来。黛玉只好低着头,向水溶说道:“王爷,你弄疼我了!”

    水溶一听,忙把握住黛玉的手松了开来。只见黛玉如白玉一般的皓腕上面,被水溶刚刚使劲一抓,给抓了一个红印出来。水溶不心疼不已,后悔自己刚刚用力过猛。抽开了手,黛玉这才向水溶说道:“王爷,黛玉还是那一句话,黛玉只怕高攀不起王爷!天色已经不早了,黛玉就此告辞了!”说罢,黛玉也不敢抬头再看水溶的切的眼神,忙低着头,顺着石桥,回屋而去。

    听雨亭中只留下水溶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半天,水溶才回过神来。水溶转又来至琴边坐下。抬手又抚了一曲。弹完之后,水溶这才把自己凌乱的心又重新整理了一下,心道:林姑娘,我弹的这一首曲子,你一定能够听的懂,我是不会放弃的!永远都不会!想了好半天,水溶这才离开听雨亭,回房而去。来喜跟着水溶的后,他知道自己的王爷这几天心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在水溶的后。

    黛玉一径回了屋子以后,紫鹃看着黛玉满腹心事,一脸愁容的样子。不知道刚刚黛玉和水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多问,只是赶紧的服侍黛玉歇下了。黛玉躺在上哪里睡的着呀!心里一直想着刚刚在听雨亭中发生的事。忽然又是一阵琴声,悠扬传来。黛玉细听了一下,心道:他在弹《凤求凰》,他不死心,他还在向自己表明心迹。黛玉忙拿过一个枕头试图想把耳朵捂住,可是哪里管用呀!,那琴声一直在黛玉的耳边想起,过了一会儿,一曲弹罢,琴声这才渐渐的止住了,好在水溶没有再弹下去。黛玉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水溶对黛玉的慕,黛玉不是没有感觉到,可是黛玉却是心道:王爷,你对黛玉的好,让黛玉今生拿什么来还你呢!只怕黛玉还不起呀!想着想着,黛玉不又是泪流满面。

    黛玉正在胡思乱想,门外却听到有人在叫门。只听见紫鹃的在外面说话的声音道:“喜公公,我们姑娘已经歇下了,有什么事吗?”

    只听见来喜在外面轻声的说道:“紫鹃姑娘,这是王爷吩咐,让我为林姑娘送来的活血化淤的药膏,紫鹃姑娘,你一会儿为林姑娘抹抹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这就告辞了!”原来水溶回去以后,心里一直惦记着,自己刚刚把黛玉的皓腕上面给抓的红印,忙吩咐来喜为黛玉把宫中秘用的活血化瘀的药膏,赶紧为黛玉送了过来,让黛玉抹抹。

    来喜走了之后,紫鹃这才来到黛玉的卧房,轻声的问道:“姑娘,你睡了吗?”

    黛玉听了,知道紫鹃是要为自己用药膏,便坐了起来,说道:“紫鹃,进来吧!”紫鹃忙答应着进来了。

    紫鹃忙问道:“姑娘,你哪里受伤了,王爷刚刚还命来喜为你送来了药膏,让我为你抹抹吧!”

    黛玉一听,她哪里好意思告诉紫鹃,是刚刚让水溶给握的红印呀,忙说道:“紫鹃,我没事,刚刚不小心碰了一下,没什么!你把药膏放下吧,一会儿,我自己抹就好了,你去歇着吧!”紫鹃听了,不明就理,只好按照黛玉的吩咐把药膏放在黛玉头的小茶几上,出去了。黛玉看着紫鹃走远了,这才起来看时,只见是一个白玉雕花的盒子,打开盖子看时,里面有一盒暗红色的药膏,只觉得味道清香扑鼻,甚是好闻!

    黛玉看看紫鹃走了,这才放下心来。其实自己的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水溶却是对自己这么的关心。黛玉心下不暗暗感念,自己便把药膏用纱布轻轻的蘸了蘸,抹在自己刚刚被水溶抓红的手腕上,只觉得凉丝丝的感觉,甚是舒服。抹好之后,黛玉便又把这药膏盖好放在桌子上,这才躺下来休息。整个一晚上,黛玉一直都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直到了将近四更天,黛玉才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紫鹃忙过来服侍黛玉洗漱了,紫鹃正在为黛玉梳头的时候,只见珠儿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见黛玉,珠儿忙向黛玉福了福,说道:“林姑娘,早啊!昨天晚上歇的还好吧?”

    黛玉听了,便笑着向珠儿说道:“我歇的很好,难为你惦记着!”

    珠儿接着向黛玉说道:“林姑娘,今天早上王爷上早朝的时候,特意吩咐我,说让告诉姑娘,天天别总是在这听雨轩里给闷坏了。王府里面的后花园里的景色也不错,姑娘若是闲了,去那里逛逛去也好!”

    黛玉听了,默不做声,心里却是在暗暗的思索道:是啊,自己自从来到这北静王府,每天除了在这听雨轩里,从来都没有出过门,也确实是闷的发慌。紫鹃却是看透了黛玉的心思,便在黛玉用完早饭之后,便向黛玉建议道:“姑娘,咱们不如到王府的后花园走走吧!全当散散心!”见黛玉并没有反对,紫鹃便扶着黛玉出了听雨轩,让珠儿在前面引路,雪雁在后面也跟着,大家便一路来到北静王府的后花园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