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听 琴

    这一天晚上,又是细雨濛濛。黛玉闲了无事,坐在那里,只听见窗外雨打竹叶的“沙、沙”声,愈发显得清幽寂静。黛玉便想起来前几天,水溶帮自己取回来的琴来。便吩咐紫鹃道:“给我打些水来,我要净手!”紫鹃听了,“唉”了一声,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便为黛玉打了一盆水来。黛玉便先净了手,然后又焚了香。这才轻移莲步,坐在琴架前面。用手轻轻地调了一下琴弦,只听见那琴“叮咚”作响,音色莹润,余音袅袅,回味悠长。

    黛玉便坐在那里,把自己记忆里的曲子,也不记得是什么名字了。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思一曲一曲的弹奏了出来。一直弹了好半天,那悠长的琴声,就仿佛是一条清澈流淌的清泉一般,和着那雨打荷叶的声音,让人听了,仿佛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似得。好半天黛玉都一直沉浸在自己弹奏的曲子当中,久久不能自拔。琴声顺着院子,飘到了北静王府里,那些王府的侍卫、太监和丫头们也都听的痴了。大家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这么好听的琴声,所以大家也都不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听雨轩的外面走过来一个人,那人一白衣,纤尘不染的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黛玉的琴声。连雨水打得自己上的衣服都湿了,还浑然不觉。来喜在后面看见了,忙打过来一把伞,站在他的后。好半天,那琴声才停了。只听水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林姑娘,你的琴声里面也充满了哀怨,你什么时候能够走出你的这个心结呀?”又站了好半天,水溶看到听雨轩的灯光灭了,这才缓缓的转过去,回了自己的卧房。

    来喜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他的主子,因为他知道,他的主子对这位林姑娘有那么的重视,自从这位林姑娘来了以后,他的主子从来都是在听雨轩外面,看到里面没有灯光了,他才会去休息,今天也不例外。可是林姑娘她会了解到我们主子对她的一片心吗?来喜看到他的主子,只是这么默默的关心着林姑娘。而从来不强迫林姑娘去接受他,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主子的这片痴心才能够得到回报呀?若是换做别的王孙公子,早就吵着把她先收房了,或者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就直接去宫里头向皇上请旨,只要皇上的赐婚圣旨一下,你不愿意也不行啊!可是他们的王爷却不会这么做,明明自己心里头有多么喜欢这位林姑娘,却是不会去强迫她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啊!来喜想到这里,也不为他们的王爷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谁叫咱们是做奴才的呢!管不了那么多呀!

    第二天一早,黛玉黛玉因为昨天晚上抚琴,睡的有些晚了,所以早上起来之后,忙洗漱了。黛玉坐在菱花镜子的前面,看着紫鹃为她梳理着满头的秀发,黛玉心想:这贾府被抄家也有几天了,就是不知道这抄家的事,现在皇上是怎么下定论的?还有老太太,自己还没有机会到她的坟前,去祭奠她老人家一下。想到这里,黛玉便想问一问水溶现在外面的况。便和紫鹃说道:“紫鹃,你们能不能到外面打听一下,王爷什么时候回来?”

    紫鹃听了,忙问道:“姑娘,怎么了,有事吗?”

    黛玉听了,便向紫鹃说道:“我想问一问王爷,现今贾府的事,皇上也不知道下定论了没有,还有老太太,她老人家已经不在了,我想到她的坟前去祭奠她一下,尽一下我的孝心。否则,我的心里会很不安的!”说着话,黛玉不又是泪眼迷蒙。

    紫鹃听了,点头说道:“是啊!姑娘,我看不如这样吧,我出去打听打听,看王爷若是回来了,咱们就请他为咱们帮忙!”黛玉听了,点点头。紫鹃便出了听雨轩,打听着水溶下朝回来了没有。一直等到傍晚的时候,水溶才下朝回府。紫鹃听到说水溶回来了,便告诉了黛玉。黛玉便让珠儿去看看,能不能请王爷过来一趟。

    水溶在朝中刚刚忙完公文回来,此时正坐在南书房里喝茶,正想着一会儿去看一看黛玉。只听来喜在外面禀报道:“回王爷,听雨轩的珠儿来求见!”

    水溶一听,心道:珠儿来求见,难道林姑娘有什么事吗?想到这里,忙说道:“传!”来喜听了,便命珠儿进去回话。

    进了南书房的门,珠儿先忙向水溶行了礼,水溶便问道:“有什么事见本王?”

    珠儿忙低头回道:“回王爷,林姑娘说有事要见王爷,让奴婢过来瞧瞧王爷回来了没有?”水溶一听黛玉有事要找自己,不心中着急道:“好吧,你先回去,告诉林姑娘,本王随后就到!”珠儿听了,忙又施了礼先回去告诉了黛玉,说王爷一会儿就来。

    珠儿前脚刚回到听雨轩,水溶在后面随后就到了。黛玉看了先过来向水溶行了礼,水溶看了,忙说道:“林姑娘,快不用多礼了,刚刚听丫头说你有事要找我?”

    黛玉听水溶问自己,便先又向水溶拜倒说道:“王爷,黛玉心系亲人,请王爷告诉黛玉现在贾府的事,到底怎么样了?”

    水溶看了,忙回头示意紫鹃先把黛玉扶了起来,这才向黛玉说道:“林姑娘,让我慢慢告诉你!贾府的事现在还在调查之中,不过也查出一些事来,贾琏的夫人涉嫌谋害尤二姐,还放高利贷,还有令大舅舅贾赦被指结交地方官员,贾琏被指在国孝、贾孝之中私娶二房等等,还有贾珍平里和义忠亲王的儿子常有往来。这些都是叛逆之罪呀,还有好些的琐碎的事,林姑娘,我想过不了几天,事就会真相大白的!不过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只怕他们的事不好说呀!”

    黛玉一听,不楞在了那里,原来凤姐姐和大舅舅、琏二哥他们还有这么多的事。好半天黛玉才说道:“以前在大观园的时候,风言风语的倒是听说过凤姐姐对尤二姐怎么不好,谁知道事居然闹得这么厉害,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呀!”

    水溶听了,忙又劝黛玉道:“林姑娘,你也别着急了,等到事有了结果,我会告诉你的!”

    黛玉听了,心想:贾府的事,自己也没有能力去管他们,我总不能去求王爷为他们开脱,这样会使王爷为难的。可是老太太我必须去祭奠她一下。想到这里,黛玉便又向水溶说道:“王爷,黛玉还有一个不之请!”

    水溶一听,不问道:“噢!林姑娘,还有什么事,只要我水溶能办到的,我一定帮忙办到?”

    黛玉听了,这才向水溶说道:“王爷,老太太已经没了好些时候了,我想到她的坟前去祭奠一下她老人家,还请王爷答应!”

    水溶听了,想了想说道:“好吧,林姑娘,本王为你安排!”黛玉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两天之后,水溶安排了一乘青油壁的马车,让黛玉坐了,携了紫鹃和雪雁一起出了王府。自己则骑了马,准备亲自带着黛玉出京城前去祭奠贾母。黛玉今天穿了一素服,越发显得轻灵,飘逸。看见水溶要陪着自己一起去,忙向水溶说道:“王爷,这是黛玉的家事,况且王爷理万机,政务缠,怎么好麻烦王爷与我一同前往,黛玉自去就行了!”

    水溶听了,说道:“我也是一向及尊重你们老太太的,况且今天我也闲着没事儿,况且,你一个人去,我!我不放心!”其实水溶还有心里还存着另外一个心思,那就是他怕黛玉祭奠过贾母之后,会不辞而别,再也不回来了,所以他又怎么会放心让她一个人前去的。

    黛玉听了水溶的话,知道今天若是不让水溶同去的话,他定然不会放心自己一个人去的,黛玉只好默然不语。向车夫说道:“走吧!”

    马车这才出了王府,一路来到城郊贾府的墓园。等到马车停稳了以后,紫鹃和雪雁忙先下了马车,然后扶着黛玉下了马车,这才来到贾母的坟前。因为贾母是在贾家被查抄的时候没的,所以她的葬礼却不能和秦可卿的葬礼相比了,因皇上念及她是老封君,所以便命人简单的把贾母葬了。

    等到黛玉来到贾母的坟前的时候,她的坟前此时已经长出了一些青草,看上去是那么的荒凉。紫鹃和雪雁忙把事先准备好的祭品一一摆好。然后又上了香。黛玉一看见贾母的坟墓,早已经是泪眼模糊了。此时便先跪倒在贾母的坟前,先恭恭敬敬的磕了四个头,然后黛玉便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嘴里说道:“老太太,玉儿今天来看你了,玉儿没有死,玉儿现在过得很好。老太太您可以放心了!”说罢,黛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嘤嘤的哭了起来。

    紫鹃看了忙过来扶住黛玉道:“姑娘,你要节哀顺便呀,你若是再把子哭坏了,老太太会更心疼你的,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好半天,紫鹃才把黛玉劝住。

    水溶在一旁看了,心里也不能不为之动容。看看黛玉这一哭,就好像似梨花带雨一般,水溶看了,越发的痴了。黛玉哭了好一会儿,方才好些了,水溶这才放下心来。自己也来到贾母的坟前,恭恭敬敬的拜了拜,说道:“老太君,您放心吧!水溶会照顾好林姑娘的!”黛玉看到水溶也恭恭敬敬拜了老太太,心中也不为之感动。心道:王爷,你对黛玉的恩德,黛玉只怕是承受不起呀!”

    几个人又在贾母的坟前默默的站了一会儿,这才离开了。一路上,黛玉坐在马车里默默无言,久久不能从悲哀之中自拔。紫鹃怕黛玉伤心,便故意的找一些别的话题,来引开黛玉的心思。大家一路说着话,不一会儿,王府到了,马车这才缓缓停了下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