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雨中寄情

    几天以后,黛玉有了紫鹃和雪雁。水溶便派人把刘妈妈夫妇送回了刘家村,临走时,刘妈妈把黛玉的那个玉镯当得一千两的银票给了黛玉。黛玉便拿出来一百两,给了刘妈妈夫妇,刘妈妈夫妇千恩万谢的回去了。

    这一天,细雨霏霏。黛玉在听雨轩里坐着闲了无事,便想自己出来走走。紫鹃从后面跟了过来,说道:“姑娘,拿把伞吧,别再让雨淋着,回来再凉着了!”

    黛玉回头看了一眼紫鹃,说道:“偏你管我,我就到那边的亭子里坐坐,就来了!”说罢,黛玉也不理紫鹃,一径自去了。紫鹃看了,只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黛玉顺着听雨轩外面的涌路,一路来到湖边的柳树下。只见细雨霏霏,柳树在雨中,越发显得如烟如雾。黛玉这会儿特别想让自己在雨中陶醉一会儿,哪怕只有一会儿。细雨悄悄的打湿了黛玉的鬓发,黛玉却是浑然不觉。站在柳树下面,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湖中一片碧绿的荷叶,好像一个碧绿的大玉盘似得。细雨轻轻的打在荷叶上面,只听见“啪!啪!的声音。黛玉只觉得是心旷神怡的。在柳树下站了一会儿,黛玉不随口念道:“

    万缕千丝织暖风,绊烟留雾石桥东。

    砌成幽恨斜阳里,供段闲愁细雨中。

    念罢,黛玉又默默的站了一会儿,便想转回去。忽然黛玉只觉得雨怎么停了。再一看外面,细雨依然淅沥沥的下着。黛玉不回头来看。只见水溶此时依旧是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的,他的手里撑着一边青绸油伞,此时正站在自己的后痴痴的看着自己。

    黛玉不就是一愣,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向水溶行礼,忙对着水溶福了一福,道:“王爷!”

    水溶见了,说道:“林姑娘,快快免礼!我刚刚听到了你做的那首诗,姑娘的诗中总是带着一缕哀愁。林姑娘,我还是那句话,我愿意帮助姑娘!只要姑娘愿意!”

    黛玉听了水溶的话,脸上不一红,故意避开水溶的这个话题,向水溶说道:“王爷,我正想和王爷说,黛玉准备告辞回去了,请王爷帮忙!”

    水溶听了,想了想,向黛玉说道:“林姑娘!现在你外祖家已经被抄了,你难道不想再等等,看他们最后会怎么样吗?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会向皇上求,请皇上尽量宽恕贾府的!而且你的父母已经都不在了,苏州已经没有你的家人了,你一个人回去,我···”水溶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林姑娘,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

    黛玉听了水溶的话,脸上不一红,说道:“王爷,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肯愿意帮助他们吗?”

    水溶听了,朝着黛玉点点头,说道:“是!”

    黛玉听了,不就是一笑。只这一笑,如梨花带雨,让人如沐风,足可以倾国倾城了。水溶自从见到黛玉,从来都没有看到佳人笑过,因为黛玉总是一脸的哀怨。今天是见黛玉第一次笑,不看的痴了。

    而黛玉此时正心里不停的向自己解释道:虽然自己在贾府里过的并不好,可是那里毕竟是自己的外祖家,自己也不愿意看到贾府就这样倒下了。想到这里,黛玉便向水溶道:“我就在这里再住几天,等外祖家的事了结了,我再回苏州去为爹爹和娘亲守墓去。”

    说罢黛玉便向水溶福了福,也不敢再看水溶,自己便转低着头回去了。只留下水溶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路上,黛玉的心里不“扑通!扑通!”的乱跳。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一种不想走的想法,听他一说,居然会答应他,继续住在王府,想到这里,黛玉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一直发

    黛玉回到听雨轩,紫鹃忙过来递给黛玉一块儿干毛巾,让黛玉擦擦脸上的雨水。又忙给黛玉换了一干衣服,自从来到王府,水溶已经命人为黛玉送过来好几衣服,而且都是派人现为黛玉量定做的。一件淡紫色的,一件淡绿色的等等,都是上等宫纱的料子,比黛玉在荣国府的时候做衣服的料子还要好。此时黛玉的心里一直乱乱的,心中一直在懊恼自己,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心跳加快。刚刚和水溶在雨中的形,一直在黛玉的脑海里闪现。黛玉不心中暗暗的告诫自己道:你只是一个孤女,你在这里住几天之后,就要离开这里的。越想心里越乱,黛玉不有些浮躁。

    紫鹃在一旁看了,一边为黛玉倒了一杯茶,一边向黛玉说道:“姑娘,我在潇湘馆的时候,北静王爷听说那是你原来住的屋子,便命人不准查抄,还让人把那里用锁锁了,谁都不许进去呢。”黛玉听了,默不做声,心中想道:是吗?他不准人乱动我的东西!紫鹃看黛玉默不做声,便悄悄的退了下去。

    南书房中,水溶坐在书案后面,侍卫云飞此时正在向水溶禀报着什么。只听云飞向水溶说道:“回王爷,你命属下去查的事,已经有一些眉目了。”

    水溶听了,“噢”了一声,问道:“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儿?”

    云飞听了,向水溶说道:“属下听贾府的丫头们说,这林姑娘自幼父母双亡,便在贾府长大。她和贾府的宝二爷自幼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元妃娘娘下旨让宝二爷和他的表姐薛氏成亲。在成亲的那一天,林姑娘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投湖了······”

    说道这里,云飞小心翼翼的偷眼看了水溶一眼。只见他们的这位平时温润如玉的王爷,这脸上的表此时已经是变得凝重起来。云飞也不敢再说下去了。只见水溶朝着云飞摆了摆手,示意云飞先下去。云飞看了忙又行了礼,便退了出去。心道:谁都看的出来,咱们的王爷现在是心系这位林姑娘,可是他听到林姑娘原来一直喜欢的是贾府的宝二爷,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云飞出去以后,水溶坐在那里,好半天心潮不能平静。心道:怪不得林姑娘好好的要去投湖,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宝玉已经娶了他的表姐薛氏了,更何况听说宝玉的玉也丢了,宝玉已经变得是疯疯癫癫的,现在还被关在狱神庙里。想了半天,水溶也不得其所。最后水溶想到,管它是怎么回事呢!我只管把林姑娘照顾好就行了,我想,林姑娘会了解到我对她的一片心的。坐了好半天,水溶这才打定主意,随手又拿过黛玉的那本诗集,又看了起来。

    第二天,雨过天晴。紫鹃便向黛玉说道:“姑娘,今天天晴了,我陪你到园子了走走吧,外面的空气好新鲜呢!”

    黛玉听了,不置可否。便扶着紫鹃出了屋子,来到园子里随便走走。紫鹃先扶着黛玉来到湖中间的听雨亭坐了一会儿,然后又扶着黛玉下了听雨亭,便来到了昨天黛玉站着的柳树下面。忽然黛玉看到地上有一个东西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明灿灿的光芒。黛玉便俯下去,把它捡了起来。拿到手中一看,见是一串明光闪闪的香珠串儿。

    黛玉看了,心道:这个东西怎么这么眼熟。又仔细的想了想,一下子想了起来。这个香珠串是那一年自己才从苏州回来的时候,宝玉曾经珍重的拿出来,说是北静王爷送给他的,要转赠与我的那串儿。自己当时还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我不要!的话来。我现在却是住在这北静王府里,还要他来帮助我!他就是那个臭男人。又想了想,这珠串儿可能是北静王爷掉在那里的,等我回头见了他,还与他就是了。想了半天,黛玉才向紫鹃说道:“可能是谁掉的吧,先收着,等有人来找了,再还给他就是了!”说罢,黛玉这才心事重重的回屋里去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