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重 逢

    水溶回了王府,先草草的用了饭,这才回到南书房。进门坐好之后,水溶便吩咐来喜道:“来喜,去把今天从荣国府带回来的那个叫紫鹃的丫头叫来!”来喜听了,忙出去叫人了。

    趁着这个空隙,水溶从怀里把那本《潇湘妃子诗集》拿了出来。随手翻看了一下,忽然一首词吸引住了水溶,只见上面写道: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水溶看罢,不自言自语道:“林姑娘,真的是你!”

    正在这个时候,来喜已经从外面把紫鹃带了过来。在门外禀报道:“王爷,紫鹃来了!”

    水溶听了,放下手里的诗集,说道:“让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只见紫鹃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紫鹃先向水溶行礼道:“奴婢见过王爷!”

    水溶坐在书案前面,向下看了看紫鹃道:“紫鹃,本王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们林姑娘好好的,为什么要投湖?”

    紫鹃听了,心中也是纳闷,奇怪,为什么这北静王爷对我们姑娘这么上心,一直在问我们姑娘?姑娘投湖是因为宝二爷,可是这可不能出去胡乱说的,闹不好,会毁了我们姑娘的声誉呢!想到这里,紫鹃便朝着水溶道:“回王爷,我们姑娘自小就父母双亡,她总是哭,虽然在府里有老太太宠着,可是我们姑娘却总是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可能是我们姑娘想不开,所以就······”

    水溶一听,知道紫鹃说的不是实话,心道:也难为这个丫头如此忠心护主!也罢,回头再问贾府里别的人吧,这林姑娘投湖的原因,总会有人知道的。想到这里,水溶便笑了一下,说道:“好吧,难为你如此忠心护主!走,本王带你去见一个故人!”说罢水溶便离开书案,出了南书房,带了紫鹃朝着听雨轩走去。

    紫鹃一看,也是心里纳闷,心道:这位王爷到底要带我去见谁?想归想,紫鹃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只好跟在水溶的后,顺着王府的路,一路穿堂过院,来到一个僻静的院落前面。水溶便先进了听雨轩。

    此时黛玉已经用了晚饭,坐在那里发呆。心中正盘算着,若是再见到水溶,自己便请他帮忙送自己回苏州去,纵然是他不管。自己的玉镯子卖的钱,也足可以让自己回到苏州去。到时候,向他辞行就好了。黛玉正想着心事,只见水溶进来了。

    黛玉便忙站了起来,轻盈的向水溶福了一福,说道:“王爷,林湘有礼了!”

    水溶看了一眼,眼前站着的佳人,心中更加的疼惜,心道:林姑娘,我终于明白了你的苦衷了!我会尽我所能来保护你的,你愿意吗?

    黛玉一看水溶进了门,也不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不脸上一红。忙又说道:“王爷,林湘正想向你辞行!”

    水溶一听,知道黛玉还是要走。便避开黛玉的话题,向黛玉说道:“潇湘妃子,好雅致的名号!”

    黛玉一听,不觉得奇怪,心道:他怎么会知道我在大观园里起的名号,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吗?

    水溶看了黛玉一眼疑惑的眼神,向黛玉说道:“林姑娘,你先不要急着说回故乡去!我今天给你带回来一个旧识!我想你一定想见到她的!”说罢,回头吩咐来喜道:“来喜!”来喜在门外会意,便推紫鹃进去。

    黛玉一听,水溶为自己带回来一个旧识,不心中纳闷。正疑惑间,只见紫鹃从外面走了进来。紫鹃一眼看到了黛玉,不哭道:“姑娘,真的是你吗?你没有死?”

    黛玉乍一看到紫鹃,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当见到紫鹃来到自己的面前,拉着自己哭的时候,这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主仆二人不抱着头,哭了好半天。

    好半天,两个人这才止住了哭声,黛玉不奇道:“紫鹃,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紫鹃听黛玉问,这才向黛玉说道:“姑娘,今天咱们贾府被抄了,老太太也没了,我被王爷带到了这里!还有雪雁!”

    黛玉一听,顿时就愣在了那里,好像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又问了一遍道:“紫鹃,你说什么?贾府被查抄了,老太太没了?”

    紫鹃听了黛玉的问话,重重的点点头,哭道:“姑娘,这是真的,就在今天白天!”

    黛玉这才相信了紫鹃说的话,不又哭道:“我就知道,他们早晚会有这一天的,只是这一天来的太快了些!老太太,玉儿不能在你的面前尽孝了!”

    水溶看到黛玉她们主仆,哭诉了半天。看黛玉的绪稍微稳定一些了,这才说道:“林姑娘,你要节哀顺变,你们主仆好好聊聊吧,我先告辞了!”说罢,水溶这才离开听雨轩。

    水溶又命人把雪雁也带了过去,主仆三人又诉说了离别的这段子里,各自的经历。紫鹃和雪雁这才知道黛玉投湖以后并没有死,而是被刘妈妈夫妇给救了。紫鹃听了,这才说道:“阿弥陀佛,我就说姑娘这么好的一个人儿,怎么会没了呢?还是有老天保佑着呢!”三个人一直说了大半夜,紫鹃怕黛玉累坏了,便赶紧伺候黛玉歇着了。黛玉有了紫鹃和雪雁的伺候,自然是越发的顺心,心中也觉得放松了一些。

    水溶回到南书房,又把黛玉的那本诗集,那出来,把它从头到尾的细细的看了一遍。看罢之后,水溶心中不感慨万千,原来这林姑娘的诗作做的这么好。我原来只听她那一天念的那首《柳絮词》,就已经被她的才所折服了,原来她还有这么多的诗作。

    半卷湘帘半掩门,撵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好新奇的句子。只是她的那首《葬花吟》做的却是太过悲伤了。想了半天,水溶心中打定一个主意,那就是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放走她,自己要好好的保护她,让她的生活里面从此不再有哀伤,有的只是快乐。

    第二天一早,水溶一早便又去了荣国府。一直忙了三天,才算是把这里忙完了。水溶又进宫向皇上交了旨,这才回了王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续红楼之水润玉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