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皇帝:让你爱上我

    两个人对望了半天,有些失神,直到小碧跑过来叫道:",你没事吧?" 九零零五七一二。    祝夕儿这才惊恐的发现,她正被这个尊称他为表嫂的男人怀里,被他紧紧地托着。祝夕儿第一次被男人抱,脸色因为窘迫而绯红一片。    "谢,谢,谢谢你!"祝夕儿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终于说出道歉的话来。"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赵凌阳看到她窘迫的小脸,忍不住莞尔一笑。"呃!表嫂!"    把她放下来。    祝夕儿红着脸行礼。    小碧更是惶恐,这是半年来第一次有人踏进南院她们这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公,公,公,"    她一连好几个"公"也没说出来。    赵凌阳突然大笑,"我的确是个公的。"    "啊!"他的玩笑让祝夕儿和小碧都忍不住脸红,气氛被他这轻描淡写的玩笑搞得轻松起来。    "你是?"祝夕儿想问他的大名。    赵凌阳心神领会。"我是赵凌阳,你可以叫我凌阳。"    "呃!凌阳表弟!"祝夕儿弯xia shen子,再次做了个万福。    赵凌阳伸手托起她,"表嫂不用客气。"    能我系跟么们保尴尬地一笑。"真抱歉,我们没有客厅,不能请你进去喝杯茶了。"    赵凌阳很豪气地挥挥手,"没事!我来看看表嫂,本来想早点就来,没想到表哥突然要去蜀山,哪想到这一走就是半年。"    "呃?!"祝夕儿讶异,"你们去蜀山了啊?"    "是啊!"    怪不得半年没有见到洛晴天的(身shēn)影,原来他去了蜀山。    最专业的纯站,言(情qíng)小說吧    "表嫂,我先上去看看你的房子。"    话还未落,他就施展轻功跃上房顶,然后就听到他在上面哇哇大叫起来。"我的天哪,这房子怎么住人?你们这半年都是这么住的?"    赵凌阳真是瞠目结舌,"这么大的一个洞,表哥真是太过分了,居然让你们住在这里。"    祝夕儿也不答话,苦涩地一笑。    赵凌阳跳下来,俊逸的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的眼神扫过祝夕儿bai xifen nen的小脸,忍不住开口问道:"表嫂,你可真是懦弱,你为什么不去反抗?"    "反抗?"祝夕儿傻眼了。"为什么要反抗啊?"    她十分不解。    赵凌阳无力地翻翻白眼。"我的天哪,你可真是善良,都被表哥一家子欺负成这样了,你还不反抗,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傻子!"    "呃!"祝夕儿笑了笑,"我也希望我是傻子,但是看起来好像又不是。"    赵凌阳已经快要吐血了,上次奉茶时他就发现了表嫂很好欺负,现在看来真的如此。这个(娇jiāo)憨的女孩真是可怜,表哥不懂得怜香惜玉,害惨了人家了。    看到祝夕儿大大的眼睛正凝望着他,长长的睫毛如扇子般扑闪了一下,颊边扯出一个绝美的柔笑,然后又(娇jiāo)羞地低垂了下去。    他忍不住有些怔忪,有些失神。    "公子,你帮我们修修屋顶吧。"小碧看这个浓眉大眼的公子很好说话,终于忍不住说出相求的话来。    祝夕儿立刻抬首,用眼神制止她,但是话已说出,覆水难收。    赵凌阳一个纵(身shēn)又飞上房顶,"来吧,把料给递上来,你们晴好吧,我一会就修好。"    祝夕儿也只好在下面做小工,帮忙底料。    三个人正如火如荼的干着活,哪想到院门砰的一声被踹开,就听到一声爆喝:"赵凌阳你给我滚下来!"    祝夕儿听到这一声熟悉的怒吼,僵直(身shēn)体,眼底立即升起一团雾气,转(身shēn),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羊入虎口:这个相公有点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