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皇帝:帝王之辱

    洛晴天看着她淡然的表(情qíng),似乎还很荣幸被下堂,总之感觉怪怪的,这个女人,刚被杖责了,现在明明疼得很厉害,缺还在咬牙坚持着收拾东西。 九零零五七一二。    洛晴天用一种犹如苍鹰般犀利的目光盯紧祝夕儿,想从她恬静的面容里寻或一点不(情qíng)愿的蛛丝马迹,但祝夕儿却让他失望了。    祝夕儿居然笑如(春chūn)风,她居然笑着和小碧又说:"别拿太多了,咱们搬不动。"    小碧边哭边收拾,",你(身shēn)子那么弱,怎么受得了呢?"    "没关系的,南院又不是什么鬼地方,咱们打扫打扫一样生活。"祝夕儿若是见到过南院她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洛晴天心里虽然有诸多的不解,但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祝夕儿看到南院时的表(情qíng)了。    他冷冷地催促,"行了吧,你们,我没时间和你们磨蹭,最好快点。"    "是!"祝夕儿乖巧地回答。"走吧,可以了。"    她已经收拾好了,强忍着背部的疼痛,拿了个小点的包袱。    洛晴天看她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心里又不免有些意外,想问她是不是疼,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很鸡婆。    "走吧!"    能我系跟么们保 color=#e5fadd>先出去。    小碧有些担心,",被下堂可不是件光彩的事,你一点都不着急吗?"    祝夕儿却笑了,"急什么?这样咱们也算可以过自己喜欢的(日rì)子,清净些也好,只要不被赶出去,咱们就算成功了。"    最专业的纯站,言(情qíng)小說吧    "嗯!"小碧拿了几个包袱,前后地挎着背着。",我扶着你吧,你(身shēn)子一定很痛。"    "没事!"祝夕儿一走路又扯痛了伤口,jin不住咧开小嘴,"是有些痛,不过没关系,咱们快走吧!"    出来时,洛晴天已经等得很不耐烦。"快点。"    祝夕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背后的伤口痛得刺骨,缺还在强忍着疼痛,汗水濡湿了她的衣服,伤口更加的疼痛。眉头也忍不住揪紧,后背的棍伤像火烧一样的灼(热rè),烧得她快要死去。    祝夕儿只觉得脑子里浑浑噩噩,灵魂都快要飘出(身shēn)体了,疼到极限,已经开始觉得有些麻木。    "小碧,扶我一把。"终于忍耐不住,她像小碧求救。    小碧立刻搀着她,祝夕儿寻到了支撑,感觉好了许多。    洛晴天用眼角斜了她一眼。看到汗水打湿了她的发丝,心里一惊,随即拼弃这突如其来的柔软,他不可以心软。    继续大踏步地向前,祝夕儿和小碧也只能跟着。走得越快,汗水越多,背后的伤和着汗水,持续的麻木和钝痛袭来,祝夕儿只要咬牙快速走着,只想快一点到达南院,好好休息一下。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穿过了好几个亭台楼阁,绕过了好几座假山,曲折地到达了南院。破旧到极致的木门被打开,颤巍巍地差点倒下来,但终于,还是站着的,好在没有倒。    门里面,只一眼,祝夕儿青山蛾黛般的秀眉微微蹙起,清秀美丽的面容只剩苍白二字能够形容,巴掌大的小脸难受的绷紧,弧线美好的唇角被咬成苍白的颜色,似乎在忍受了难以言说的痛苦,而这南院,也的确出乎她的预料了。

重要声明:小说《羊入虎口:这个相公有点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