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皇帝:入住皇宫

    不知道为什么,洛晴天在树上站着,一向宁谧冷酷的心不自jin地起了波动,像是被人残酷地揪紧,令他几(欲yù)无法呼吸。 九零零五七一二。    那个小女人在干什么?    为什么那么对她,她还能笑得出来?并且还乐此不疲地除草?    他感到很懊恼,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洛晴天的眼底闪过一丝暴虐,悄无声息地跃下大树,他愤愤地离开。    不曾想,这一走就是半年。    祝夕儿和小臂在洛府的南院百无聊赖地生活了半年,眼看着就要到冬天了。    这半年里,没有人来看过她们,也没有人送过吃的用的,祝夕儿完全过着自给自足的(日rì)子。    种菜,绣花,她们两人靠自食其力。这半年,似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她们,而祝夕儿更是半年里没有迈出过南院大门半步。    眼看着冬天要来,祝夕儿盯着大厅顶上的那一块蓝天。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能我系跟么们保font color=#e5fadd>害惨了她和小碧,每一次大雨天,她们屋子里就一片汪洋,而洛晴天又发话说不许她请人修。    但是,他好像尅有说不准许自己上去修吧!    祝夕儿乌黑的大眼睛转动了一下,计上心来。    "小碧,今天咱们修屋。"    "呃!"小碧听到要修屋立刻兴奋地点头,但随即又胯下肩膀来。",姑爷不可能会同意的。"    "呃!这半年都没人管咱们,估计他早忘记了。没事,有事我担着,这次我自己上去修,你把咱们收的那些甘草给我弄来,找几块长点的木头,再活点泥巴,一定可以补上这块窟窿的。"    ",你能行吗?"    "呃!"祝夕儿佯装生气的望着她,"好歹我也算是会点三脚猫武功,即使不能修好,也摔不死。"    最专业的纯站,言(情qíng)小說吧    "那好吧!"小碧有些不敢相信,但不得不听从命令。    半个时辰后,祝夕儿爬上了南院的破屋。    小碧在下面,拼命地递着木料。    两人忙的(热rè)火朝天,祝夕儿在房顶上挥汗如雨,而此时,南院的门轻轻被打开。    "呵呵!"一阵轻快而张扬的笑声传来。    祝夕儿站起来回转(身shēn),发现,院门口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美公子,那眉眼,那(身shēn)形,似乎有些熟悉。    "表嫂,你可真是让我跌掉了下巴!"    他叫她表嫂?    呃!他是"阳"表弟!    祝夕儿在心底感激他半年前在前厅帮她说话之(情qíng)。一时间有些亲切也因为有些紧张而一时迷糊,忘记了自己是在房顶上,向前迈了一步,正准备答话,不曾想,脚下的瓦片一滑,(身shēn)子站不住向后倒去。    "啊!"一声尖叫。    赵凌阳心里一惊,脚一点地,飞了过去。    祝夕儿摔倒在房顶上,脚下的瓦片稀里哗啦地滑下来,她的(身shēn)子也跟着往下滑,一瞬间炒年糕房顶上滚了下来。    祝夕儿本能地闭上眼睛,她以为自己就要摔个狗吃屎,哪想到(身shēn)子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里。男人坚实的臂膀抱住她的(身shēn)子。    睁开眼,对上赵凌阳那双黝黑的眼眸,一时间,气氛有些暧昧!

重要声明:小说《羊入虎口:这个相公有点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