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鸨公:有救

    祝夕儿终于不堪忍受棍棒的袭击而倒了下去。小碧从大厅里连滚带爬地跑出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已经哭作一团。",都是奴婢不好,害了。" 九零零五七一二。    她边哭边爬出来,颤抖着手抱着祝夕儿的(身shēn)子,",对不起!对不起!"    洛晴天不理会哭泣的小碧,也没发话,家丁也不敢打了。再打下去,怕是真的要打死了少(奶nǎi)(奶nǎi)了。这么一个(娇jiāo)滴滴fen nen嫩的女娃怎么可能受得了杖责呢家丁们虽然有些不忍,但终究还是不敢多嘴。    老夫人从里面走出来,对小碧道:"带着她回去,这都是你不懂规矩给你们惹来的祸端。以后不要再犯。"    "是!"小碧已经吓得三魂气魄都丢了,哪还敢再多嘴。    想要抱起祝夕儿,可是力气太小,她抱不动,试了几次,都是枉然。    老夫人又对家丁说道,"把少夫人想办法抬回去。"    家丁去找了一副担架,将祝夕儿放到上面,将她终于抬了走。    老夫人若有所思地望着洛晴天,终于忍不住问道:"天儿,你说她婚前失节是真的吗?"    洛晴天正在沉思,听到母亲的话,他一抬首,愣了下,随即道:"孩儿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老夫人叹了口气。"唉!可是这孩子看起来不像是个坏孩子!代嫁的事虽然是祝家愧对我们,我本(欲yù)不去追究,却没想到送进来一个非完璧之(身shēn),这传出去,我们洛家在江湖上怎么混呢?"    "娘!你放心好了,她已经被下堂了,传出去丢的也是祝家的脸面,与我们无关。"    "话虽是这么说,可终究也是你的姨妈姨丈,派人去打听一下为什么莲儿会出走?她难道不想嫁你?"老夫人至今想不出所以然来。    "娘,你说莲儿表姐是不是和别的男人私奔了?"一直坐在旁边观看的少女突然开口了。    "也许兰儿说的没错!"老夫人也是这么猜测的。    洛晴天垂在(身shēn)侧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了,紧咬住牙齿,迸出几个字。"她不会的!"    最专业的纯站,言(情qíng)小說吧    洛宜兰摇摇头,眼看着大哥如此的模样,她心里也不好受。刚才祝夕儿虽然也是个绝色美女,但终究是个残花败柳了,大哥自然不会对她上心,全家人也自然对她好不了哪里去了。    "大哥,你不用自欺欺人,若是表姐想嫁你就不会离开家了,若没有别的男人,她怎么可能错过优秀的你?"    能我系跟么们保 color=#e5fadd>兰的话让老夫人再次点头。"晴天,不要固执了,既然莲儿不愿嫁,咱们可以找别的人家的好女子,娘明天就找人帮你张罗的。"    洛晴天却摇摇头,"再说吧!"    他要找到莲儿,去问问怎么回事,然后再重新定夺。    "也好,刚娶了新夫人就纳妾总是不好,传出去也不是件光彩的事(情qíng)。"老妇人长叹了一口气,望向远方的天空,脸上的森冷也跟着赫然退下,换上了一副淡然的祥和表(情qíng)。    "娘,孩儿告退。"洛晴天退出宜兰苑。    洛宜兰也跟着洛晴天出去,一路小跑追上大哥。"大哥,等一下。"    "什么事?"洛晴天停下来,眉头紧揪。    看出他的不耐烦,但洛宜兰漂亮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恼怒,只是笑道:"大哥,我的话让大哥伤心了是吗?"    "宜兰!"洛晴天沉声道。    洛宜兰撇撇嘴,"你不要自欺欺人,我看祝夕儿也不是恶人,甚至比连表姐还要漂亮,只是非完毕之(身shēn),我想娘和我一样,若是她是完璧之(身shēn)的话,也许我真的认了她做大嫂,娘也会认她做儿媳的。我只是不明白,为何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户人家的庶出会婚前失节?"    洛宜兰盈盈的大眼望着洛晴天的眼睛,"或许大哥知道其中的缘由?"    洛晴天紧蹙眉头,烦躁地抹了把脸,非常不耐地对自己的妹妹道:"我的事你少管。"

重要声明:小说《羊入虎口:这个相公有点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