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鸨公:痛到极致还是痛

    洛宜兰扁扁嘴,耸耸肩,眼看着自己的大哥离开。 九零零五七一二。    洛晴天心里有股莫名的烦躁感,不知道那种感觉来自于哪里,从昨夜揭开红盖头知道嫁过来的女人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莲儿,而是另外一个女人时,他心里就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让他自己都觉得恐怖,他居然传出话去说祝夕儿不是,这是存心不让祝夕儿在洛家呆下去了。    什么时候自己会变得如此的(阴yīn)险了呢?    被抬回新房的祝夕儿幽幽地转醒,由于背后的伤太疼,她只能趴在chuang shang,小碧帮她擦拭(身shēn)上的伤口,哭得唏哩哗啦的。    "小姐,都是我不好,害受苦了。"    "不要自责。"祝夕儿呲着牙安慰她,好痛,痛死了。"这一顿杖责是免不了的,即使没有这次,也会有别的,(欲yù)加之罪何患无词,所以,不要自责,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这代嫁。"    "。"小碧抹了把眼泪。"我们逃走吧!"    "逃走?"祝夕儿失笑。    因为笑又扯痛了背部的伤口,那纵横交错的血印,布满了她柔嫩bai xi的后背,叫人看了忍不住唏嘘不已。    "你真是太天真了,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呢?即使逃掉了人,也逃不过命运,这就是我的命,我认了。"    ",可是我们再呆下去,会被打死的!"    "死也应该死在这里,既然已经做了洛家的媳妇,即使死也要做洛家的鬼,除非我们被赶出府去,否则哪里也不能去。"祝夕儿早就认命了。    洛晴天走进来时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听到声响,祝夕儿和小碧同时抬头。小碧也立刻伶俐的帮祝夕儿盖上被子,不让他看到她光(裸luǒ)的背。    祝夕儿抬眼,对上洛晴天黝黑的深不可测的眸子,这个男人,站在卧房的门口,华美异常的让人心生颤动。    迎上他定定的注视,祝夕儿突然有些悲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垂下眼睑,他不要她,她只是个代嫁品,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小碧呐呐地立在(床chuáng)边,不敢动,这次教训她学乖了,立刻行礼,"姑爷!"    最专业的纯站,言(情qíng)小說吧    能我系跟么们保意她下去。    小碧转脸忘了下祝夕儿,她眨了下眼睛,小碧虽有些担心,但还是退了下去。    一时间,屋子里有些静谧,祝夕儿几乎屏住了呼吸,她不知道洛晴天来做什么。他漆黑的眼眸望着自己,目光有些神秘叵测。    "你,你,你有事吗?"    祝夕儿还是紧张地忍不住问道,她的心里一直怦怦地跳个不停。    "这是我的地盘,你霸占了我的地盘。"洛晴天冷冷的开口,听语气,很冷。    祝夕儿心里一颤,"那我马上去南院,只是,只是相公真的确定要夕儿去南院吗?"    洛晴天没想到她会这么自觉,是了,她已经被下堂,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情qíng)不自(禁jìn)地来到这里。    总之,见到她,就想到莲儿,他心里别扭的就一阵紧揪。他不知道莲儿究竟为什么不肯嫁他。    "那好,你现在就搬到南院去住!"    ?    祝夕儿僵住,咬住下唇,平静地又问:"相公真的希望将夕儿下堂吗?"    "哼!"洛晴天冷笑,脸色突然铁青,(阴yīn)沉沉道:"这是你应得的下场。怎么,你想赖着不走吗?"    他说到最后几个字,眼神陡然凌厉,死死盯住她,杀气蓬勃滋生。    祝夕儿(禁jìn)不住打了个寒战,然后祝夕儿垂下眼睑,"那好,相公请回避一下,夕儿穿好衣服,立刻去南院。"

重要声明:小说《羊入虎口:这个相公有点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