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鸨公:豆豆的热情

    祝夕儿等小碧打扫干净,洛晴天已经命人把被褥送了来。几个仆人看她们被打入这样的地方,鄙夷在眼里尽显。 九零零五七一二。    祝夕儿也不在意,依旧笑着道谢。    铺shang chuang铺后,祝夕儿趴在上面。"好痛啊,小碧,我的背部好痛。"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背部的疼痛,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汗水了。汗水都打湿了她的衣服,伤口也跟着疼痛难忍,痛到麻木,然后又是火辣辣地疼痛。    "小姐。"小碧还没说话就先哭上了。"都是奴婢多嘴,害得受苦了。"    "帮我弄点水,清洗一下,我们还有银票吗?"祝夕儿问。    "银票,有啊,幸好二夫人给我们带了银票。"    "去外面抓点药吧,真的好痛。"现在就只剩下主仆二人了,她忍不住疼得也呲牙咧嘴起来。    小碧立刻领命。"我这就去,你不可以乱动啊,我马上回来。"    抓了药,回来时帮祝夕儿褪去衣服,才发现,她的后背已经血殷殷一片。小碧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祝夕儿的背脊,被血染红的,眼里的震惊和错愕让她的眼泪无法遏制的流下来。    ",太残忍了!"    "呜呜,没事,快点上药啊,我可不想留下伤疤,丑死了。"祝夕儿催促着她。    小姐    泪水无声无息的顺着小碧的面颊滑落。    含着泪,她把金创药小心地涂抹在祝夕儿的背上。    最专业的纯站,言(情qíng)小說吧    刚涂抹上药,祝夕儿被药沫刺激的疼痛难忍,忍不住咬住被子的一角。她从始至终没有喊出一声,痛的太厉害被子从嘴里掉出来,生生咬住自己的唇。    ",对不起!"小碧只能道歉,出了道歉她也不知道做什么了。    能我系跟么们保立在(床chuáng)前,小心地帮祝夕儿擦拭脸上的汗水。",我买了包子,你趁(热rè)吃点吧!我看我们被打入这里,和打入冷宫没什么区别,也不会有人给我们送吃的来,这是想活活饿死咱们。"    "没关系的,反正咱们有银票。一会儿你去请几个短工,帮我们修理一下外面的客厅,咱们刺绣,以后卖点绣品,一定能度过难关的。"祝夕儿很乐观。    "对了,还有,卖点锅碗瓢盆回来,咱们自己买米满面,自己下厨,想吃什么做什么。你不觉得这和人间天堂有些相似了吗?"    "!"小碧破涕为笑。"你真是乐观,我这就去。"    "等等,吃上包子,帮我拿一个过来,我要吃饭。"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晌午,没人问过她们有没有吃饭,这洛府真是小气,连顿饭都不给吃。    "是!"    主仆二人吃了几个(热rè)腾腾的包子,祝夕儿换了件干净的衣服。    涂上药后,背部已经明显的不那么疼了。"帮我买点针线来,明(日rì)开工绣东西。"    "小姐,你先休息下吧,你(身shēn)子还不行,我来忙就是了,你这样子我没办法给夫人交代啦。"    "没关系的,又死不了人。"    "唉!"无奈地长叹。    下午,小碧领了人来修理房子。房屋挣修理当中,却没想到洛晴天又来了。一行人被他吓得都不敢再动。祝夕儿走出内室,望向杂草众生处站着的英(挺tǐng)男子,心里长叹了一声,百转千回。

重要声明:小说《羊入虎口:这个相公有点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