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研习禁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泊流 书名:战帝
    书友QQ群:101707149

    “破除制的手法有很多,我刚才用的只不过是很普通的手法,最厉害的是紫帝的紫云八,据说能破除绝大数制,不过前提是,破制者有着足够的推理计算在前面,修为倒是其次,这次我说你来解制如何?”琉璃静儿观察完前的制,回头对易风道。易风从一开始便表现出对制的兴趣,并且这个少年的双瞳竟然能比自己更加轻易的现制,可以说极其适合钻研阵法制,自己不如教他简单的破之法。

    “紫云八”?易风脑中马上想起了自己上的那本阵法之道,或许里面就有紫云八。至于少女突然说教自己破除制的手法,易风欣然答应。

    对着琉璃静儿感激笑道:“多谢琉璃小姐。”易风心中满是真诚,并且易风感觉到,琉璃静儿教自己制手法并没有任何动机。

    “别老是喊我琉璃小姐,叫我静儿就好。”琉璃静儿脸庞微红,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少年一点都不排斥,这种感觉没有在哪个男子上出现过。

    “好,静儿,我们是直接开始破除制吗?”易风笑道,对这个少女,易风也说不来那种感觉,这个少女让自己觉得很亲切狠熟悉,好似以前就认识。

    “你连手法都没有学就想直接破除制,你脑袋烧啊!我教你的制手法是由二仪、三才、四象、五行等阵法转化而来的,是简单的制手法,要学会破制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设置制。”琉璃静儿讲解道,自己会的阵法制也不多,这次要靠自己来破除制到达塔顶的绝无可能的,或许这奇异的少年可以。

    “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学习制,不若你来吧?”易风一听还要学习布置制,那九天之内如何能到达塔顶。

    “哎,这个制我破除不难,下一个我或许也能破除,但是后面的我可能就无能为力了,要不是你事先现制所在,我再用感识在那个地方反复察看,或许现在没有现制所在,这里的制力量波动越来越小,你就是告诉我制所在,我也许都查看不出制的手法,还不如现在教你,加上你的双瞳秘术,破除起来简单得多。”琉璃静儿摇头道。

    后面的制会越来越复杂,琉璃静儿根本就破除不了,再说了,学习制靠的是领悟,加上强大的推算能力,学习制不难。但要布置出那种极为复杂的制却是需要不断的研究和练习。

    “你看好我的手法。”琉璃静儿正色道,一脸的认真。

    在易风的面前,琉璃静儿的小手不断的变幻着,随着琉璃静儿手法的变幻,在其手掌处产生了明显的能量波动,几乎是眨眼间琉璃静儿便在自己的前布置了一道简单的防御制。

    一道制布完,琉璃静儿手势不停,开始了接下来的制布置。手法更加玄妙,掌中残影不断,一个个制不断的出现在琉璃静儿的前。

    从琉璃静儿打出第一个制开始,易风便全部心神沉浸在琉璃静儿双手间,每一个动作易风都是记得极为清楚,不过要易风现在就会制却是困难。

    琉璃静儿也不急,等易风去慢慢感悟,至于边的制却没有去管它,这个简单的制却是适合新手联系。

    易风盘膝坐下,脑中不断的回想起琉璃静儿的手法,其实说简单点,制就是武者用真气布置的小型阵法,威力不强却是方便,要是制数目极多,威能亦是惊人。

    手随心动,易风按照脑中所想,双手在前不断的变幻着,手掌处亦是有能力波纹出现,不过易风却没有成功布置出制。

    第一次失败,易风根本就没当回事,手法不断,制一次一次的打出,不过却是没有一次成功。

    这倒不怪易风,制的练习很是艰难,一旦布置的制能量不均匀,布置的制便会失败,要经常练习才能掌握制中能量布置。

    几个时辰之后,易风的手法变得越的娴熟,度越来越快。眼中平淡,没有丝毫的急躁,易风再次伸出手掌在前,手中残影不断,能量波动更是明显,朝着前的虚空轻点数次,一个眼看不见的网状物出现在易风的前,但却是极为简单,可以说,没有任何攻击防御的作用。

    这便是易风打出的第一个制,虽说没有效用,但是易风却是极为开心,不过,易风心中却是有一个疑问。

    五行月石里面的三个符文不知算不算制,以现在易风的眼光当然看不出符文的玄妙。

    琉璃静儿一直在易风的边静坐修炼,对于制的领悟要靠个人,她能做的就是教易风手法,至于其他就要看易风自己了。

    不过在易风打出第一个制的时候,琉璃静儿睁开了双眼,眼中尽是惊骇,虽然是极为简单的制,甚至可以说不算制,因为在虚空中停留了片刻便自行消散了,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制,自己可是足足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能熟练用出,这少年也太打击人了吧。

    “静儿,我在玄之关对战黑虎时所用的白色符文,是否属于制?”易风问道,眼露精光。

    “应该算,不过那应该是多个制组合而成的,威力很大。”琉璃静儿想了片刻答道,在玄之关时琉璃静儿看了易风的白色符文时,便猜想这少年是阵法大师,不过怎么可能,在阵法有所造诣的人对阵法制最少都有百年的钻研,阵法一道博大精深。

    没有继续练习制,易风随手在前虚空画了起来,正是易风掌握的白色符文,易风一直只能依葫芦画瓢,根本就不懂白色符文的本质,挥的威能也不过五成。

    这次易风画符文时,度极慢,甚至是每一笔都好似是一辈子,易风彻底沉浸在了符文的感悟当中。

    琉璃静儿眼中的惊骇散去,心中不免想道:“这少年能进步如此之快,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其对武道的坚定信**却是非一般人可比。”

重要声明:小说《战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