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地之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泊流 书名:战帝
    书友QQ群:101707149

    由于黑闪受伤比较严重,众人在山洞内停留了一天时间,次,众人准备向天之关进,此时黑闪的伤势虽说并未痊愈,但是行走却是没有问题。再者,幽冥楼里的考验对黑闪是无效的,只有对那些手持圆珠的武者有效。

    通向地之关的通道是一道深不见底的阶梯,从玄之关的山洞地面一直通向地底,通道里有亮光,易风走在最前,易风现在已然是这个团队的领队,谁的实力强,谁就是王者。

    一步一个阶梯,易风的感识散开,防备被突袭,后紧跟的便是黑闪,随后便是其他人。

    “黑闪,你知道地之关的考验是什么吗?”易风心神向黑闪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天地玄黄四关都是随时变化的,并不是每次都一样。”黑闪答道。

    不再多言,继续踏着阶梯深入,半个时辰之后,阶梯前方出现明亮的白光,易风知道,地之关应该就在那里。

    易风的度慢了下来,谨慎总不会错,小心面对一切变故的生。

    直到易风接近出口都没有任何异常生,深吸一口气,易风进入了地之关,可是下一刻,易风却是猛的一回头,因为就在自己进入地之关的瞬间,便失去了跟黑闪的心神联系,后空空如也,琉璃静儿等皆是消失不见。

    迅让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现在更需要的是冷静。看向四周,全是白雾,只能看到三丈之内的景。

    易风没有马上采取行动,这里根本就分不清方向,不论走哪个方向都有可能遇到危险。将感识缓慢的向四周散去,令易风骇然的是,感识居然无法向远处查探,只能在十丈之内。

    对易风来说很是不利,十丈的距离,要是有人偷袭易风,易风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眼神锐利的扫向四周,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

    将感识散在周的十丈内,易风随意挑了一个方向,缓慢的开始查探。

    紧随易风的黑闪看到易风进入地之关突然消失不见之后,并没有惊慌,而是趴在地之关的入口,等待易风结束考验。对于易风能否通过考验,黑闪没有任何担心,连自己都能打败,区区高级武士的考验又有何难。

    黑闪后的众人却是踟蹰起来,易风形瞬间消失,极其诡异,不过,既然来到了地之关,没有人愿意放弃。

    黑山第一个进入地之关,影消散不见,有了黑山带头,其他人先后进入了地之关,进行考验。

    进入地之关后,众人跟易风遇到的形一模一样,在这个迷雾的世界里开始了挑战。

    此时幽冥楼外面,通往第七层的传送阵蓦然出白光,等外面守候的人现时,传送阵内一道模糊的影已经消散不见,众人只当是幻觉。

    不消片刻,第七层的传送阵再次出白光,一道苍老的影进入其内。在幽冥楼外面的武者立即掀起了惊涛骇浪,有人进入到了幽冥楼第七层,加上之前那诡异的一幕,一共有两人进入了其中。

    这个消息片刻便传到了每一个武者耳中,能进入幽冥楼第七层说明什么,说明进入者的修为是虚敛境界,在联盟势力中只有三大老祖才有此实力,也就是刚才进入的人应该是三大老祖中的一人或者两人,甚至是三大老祖都进入了幽冥楼。

    幽冥楼外几乎所有的武者眼中都充满了狂,三大老祖在这些武者心中如神一般的存在,是众多武者修武的偶像。

    三大老祖极少进入幽冥楼,强如他们这种考验已经没有多大价值了,但是这次却是最少有一名老祖进入了其中,只怕其中有些隐秘。

    “万老头你跟着我好几天了,到底想怎样?”一名青年进入幽冥楼第七层便回头不耐烦道,这个青年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岁左右,面目很是清秀,但是却有一股妖异之感。

    “我想怎样,应该是你玄天想怎样才对。”一道苍老的影出现在青年的边,语气淡然。

    “本尊只不过是来此地试炼,能怎样,难道这也要你万老头管?”青年轻笑一声道。

    万姓老者正准备说话,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都相识千余年了,你们两个怎么还是如此,见面便吵。”

    一个宫装妇人出现在两人前,这名妇人脸上并未着妆,却是极其耐看,上的出尘气质更是将妇人推上了完美。

    “看来还是瞒不过你们。”青年无奈的摆摆手道,随即眼神凝重起来。

    易风在地之关已经行走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任何现,既然是考验,自己就坐在这里等便是,这样毫无头绪的找下去不是办法。

    盘膝坐在地上,开始静心修炼,不过感识却是一直在散开,查看周围的况。就在易风进入修炼状态不过盏茶功夫,易风突地睁开双眼,盯着前的方向。

    那里有三道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离易风越来越近,可是易风感识完全察觉不到来人的存在,只能依靠脚步声判断。来人的修为绝对远高于自己,不然以易风的感识不可能查探不到。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易风前十丈停了下来,一个成熟中满是关的声音从白雾内传了出来:“风儿在家一定要乖,听正伯的话!”

    “风儿最乖了,母亲回来给你带有趣的东西。”声音宛如天籁,未见其人便知道,此女子是一个难得的美女。

    易风脸色一僵,这声音…是自己父母的声音,绝对不会错,就是自己的父母,消失了六年的父母,易风形瞬间弹起,向声音处暴而去。

    在白雾里面,一个拔的影正在那里微笑的看着年仅十岁的孩童,脸上刚毅无比,结合其英俊的面庞,只怕会迷倒天下女子,赫然便是易风的父亲易天。旁正是易风的母亲苏雅,那孩童赫然便是十岁的易风。

    “父亲、母亲…”在梦里呼唤了千百次的称呼,易风喊出的尽是苦涩,自从父母消失,易风便在族内受到冷嘲讽,更是没有依靠,对父母的思**没有一刻断过,父母之大于天

重要声明:小说《战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