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惊退游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泊流 书名:战帝
    书友QQ群:101707149

    两人好似都沉浸在了回忆当中,酒不醉人,人自醉!数个时辰过去了,二人才停下饮酒。

    此时雪月面色桃红,双目含水,说不出的动人,与平时的冰之女较之,多了一分柔

    二人站起来准备朝外行去,打开房门的那一刻,雪月转过有些醉红的俏脸,轻声道:“谢谢。”

    虽然易风很想知道雪月心中的秘密,但是知道了又如何,自己现在自保都是困难,略一点头算是回应。

    二人出了雅间,准备下楼离去,楼道上一人缓缓走来,随之,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雪月小姐啊。”

    来人是一名青年,年龄与星辰相仿,英俊异常,一锦袍,面色惨白,显是沉迷于女色所致。

    看到此人时,雪月眼神中流露出明显的厌恶,冷哼一声,并未有其他的言语。

    易风眉宇一皱,这个青年说话的语气让易风很不舒服,不过,下一刻,易风却是眼神微微一缩,这个青年居然是初级宗师。

    什么时候天才变得如此泛滥了,在易家时,易辰易战便可称之为天才,刚入幽冥之墓时,陈天阳便可称之为天才,直到清泉七子的出现,易风再次认识到了,什么是天才。

    此人虽是沉于美色,但却是与秦云星辰同等级的存在,其天赋只怕尤为过之。

    “好久未见,雪月小姐还是这么冷淡,在下可是听到雪月小姐在此地,特意赶了过来。”锦袍青年微笑道,眼中尽是诚意。

    “游龙你纠缠于我不是一次两次了,还请离我远些。”雪月脸上酒红还未完全退去,这一声怒斥,却凭空添了几分韵味,看得易风和游龙皆是一呆。

    “自从上次拍卖会见过雪月小姐之后,在下对雪月小姐是朝思暮想,只求跟雪月小姐闲聊一番。”游龙认真到,看其表确实是真诚无比,但是其眼神深处却是闪过*邪。

    “没兴趣。”雪月淡声道,随即当先向楼道行去。

    游龙脸色一沉,对于雪月自己可是一忍再忍,要不是顾及玄道宗,自己早就将其拿下,好好品味了。

    这次要不是下人通知自己雪月来到了云溪阁,想见雪月何其艰难,这次机会不能错过,当下形一晃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却是堵在了楼道尽头。

    易风心中一惊,这人的度太快了,就是自己运用风之步也是不及,只有使用紫云靴才能胜过。

    “你想如何?”雪月脸色一冷,寒声道。

    “在下不想如何,只求与雪月小姐独饮几杯,可好?”游龙一脸淡笑,好似完全吃死了二人,一个初级宗师要拿下一个高级武师,根本就不是问题,至于那白衣少年,游龙完全没用将其放在眼里。

    “我说了没兴趣。”雪月此时心里颇为无奈,要是游龙真的强行留下自己,自己可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

    “我想要是在下强行留下雪月小姐喝杯酒,贵宗应该不会为此事打动干戈吧。”游龙嘿嘿一笑道。

    雪月一惊,游龙的话确实如此,玄道宗未必会为了自己跟云溪阁闹翻,游龙可是云溪阁的少主,看来今是难以善了了。

    “我们要走,你又能如何?”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雪月游龙同时看向出声音的主人,只见白衣少年一脸平淡的站立在楼道中。

    “哦?有意思。”游龙看向白衣少年眼神充满了戏谑,就是这个少年出的狠话,感识一扫,随即心中一惊,自己居然查探不出这少年的修为。

    “阁下是?”游龙正色道,语气中平添了几分凝重,刚才的轻浮之色一扫而空。

    “易风。”易风淡声道,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初级宗师而退却,虽然自己跟雪月的交谈不上多深,但是让自己看着雪月被欺负,自己还没有冷漠到这般程度。

    虽然不知道少年的具体修为,但是要让自己相信,这世上还有如此年轻的先天高手,就是杀了自己也不相信,当下游龙眼神一厉,上的气势瞬间爆出来,如若一场风暴向易风席卷而去,要是宗师级别以下的修为,绝对承受不了自己的气势压迫。

    游龙的气势犹如实质,就是旁的雪月亦是一惊,宗师级别高手的气势,就是自己也承受不了,当下替易风担心起来。

    与孙钱的气势相比,游龙的气势不但强横数倍,显得更加的狂暴。一声冷哼传来,易风瞬间进入到战斗状态,上没有散出丝毫的气势,就那样静静的站立在原地,眼神平淡。

    游龙与雪月却是同时一惊,易风虽未动半步,上也没有散出气势抵抗,但就是这样的易风,却如千年古松一般,哪怕是再大的飓风,这棵古松依然会立在狂风中。

    游龙此时再也没有丝毫的怀疑,这个少年绝对是个级高手,虽然自己是云溪阁的少主,但是,像这种高手自己却是没必要与其为敌,再说,玄道宗万一飙,也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气势一收,拱手恭敬道:“晚辈多有得罪,还望前辈原谅。”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实力就是通行证,拥有了远他人的实力,才会得到尊重。

    “退下。”易风冷声道,脸色平淡的向楼道行去,片刻变出现在一楼大厅。

    雪月一愣,自己可是知道易风的修为不过是初级武士,没想到这次连游龙都唬住了,心里暗笑,随着易风下楼而去。

    大厅众人此时安静异常,刚才游龙散的气势,他们皆是感受到了,有的甚至运转真气才勉强抵抗这股威压,但是这白衣少年一脸平淡的行了下来,众人眼中尽是惊骇。

    不顾众人的惊讶,易风二人直接出了云溪阁向旋风家行去,不过跟着后的雪月不露出笑容,看着少年的背影,雪月突然有种错觉:在这个少年的边,绝不会受到伤害。

    雪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年会给自己这种感觉。拐过一条小巷,雪月突然一惊。

    前方的易风蓦然停了下来,猛的吐出一口鲜血,眼神都是黯淡了下来。

    “你受伤了?”雪月连忙扶住少年,关切道,语气中竟有一丝自己都不易觉察的担忧。

    “恩。”易风点头轻声道。

    刚才游龙散的气势,易风虽然能勉强硬抗下来,但是游龙毕竟是初级宗师,气势远非武师可比,要不是自己的感识增强很多,只怕此时已然受重伤,这一刻,易风也是知道自己跟高手之间的差距。

    “游龙有可能会追来,先回去,不要让其他人知道。”随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易风淡声道,当先向前走去。

    雪月本想说些什么,终究是没说出口,看着少年单薄的背影,雪月心中一痛,随即追上少年,向玄风家行去。

重要声明:小说《战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