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咒劫

    突然云雀灵脑子里面闪过一些零碎的画面,她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那是顾月寒的声音。睍莼璩

    “蓝医士救她,我不想让她死”

    “寒,你考虑好了么?她这是血咒劫,下咒的人已死,解咒的方法只有一个,只要用一个人的血去换掉云雀灵的血,云雀灵就能活下去了,也不会魂飞魄散了”

    “用我的血!我本就活的不久,能用我的血换他的命值得了” 顾月寒在听见蓝医士的话后,垂眸看了眼怀中的女子,修长的手指缓缓抬起,美的容颜,本来,灵儿不他,他体的毒素已经吞噬了心,他也不能再陪她看落。

    倘若,用他的命可以换得灵儿的平安,他认为,这是值得的,至少他这一生,也算是为她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了。况且,她用他的血一直生活下去,就算是死,他也是觉得幸福的了。

    刚才他看到夜空中出现了一道白光,他寻白光而去,发现云雀灵被白光击中头顶,然后晕厥了,而且更让他心惊的是她………没了呼吸。

    焦急中,终于想起蓝医士对他说的话,他说在灵儿上有个劫数,血咒劫,开始他还不相信,现在莫非是劫数到来了?他不敢停歇马上发了信号,在湖心岛等来了蓝医士。

    “寒,这样你会死,为了这个不你的女子,你这样……..”蓝医士叹气,他不忍看到顾月寒这样,但是奈何他体已经被吞噬,而且能解的只有李半仙(杨曦儿的师父),这段时间他一直追寻李半仙 的下落,可是她神出鬼没,让他没有半点线索。

    “您知道么?我深深地着她,能用我的血换回她的生命,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这样,她就能永远记得我了,而我,也在她的心间留存了那么一个位置。我,何乐而不为呢?”

    他其实是有私心的,倘若他用自己的生命救了她,那么,她的回忆里从此也就会有一个他了。

    “哎…….也罢”蓝医士叹了口气,准备妥协,也许这样做顾月寒会幸福吧。

    画面到这里停格了,云雀灵震惊的瞪大了圆眸,久久不能回神。

    “你醒了?”一个清雅的声音传入云雀灵耳朵里。

    “是你……顾月寒呢?顾月寒在那里!!”云雀灵看清楚了从树梢深处走出来的人影,她焦急的问蓝医士。

    “他走了,去了湖心岛的小屋…….”

    他为顾月寒和云雀灵换好血后,顾月寒便拖着带毒的子去了湖心岛的小屋,他对自己说道,他初识雀灵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子,他是在崇福镇官道之上遇见她的,那一年,他才七岁,他救下了差点丧命在马蹄之下的云雀灵,那个时候小小心灵充满了震撼,是什么勇气让她推开自己的哥哥甘愿面临命丧黄泉的危险?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

    他从来不知道,这样一名女子,会从此走入他冰冷的内心,成为他的源泉。

    可是,这个他的女子,上的人却不是他。

    就让他们见上最后一面吧。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谁叫他没能力解那个毒呢。

    云雀灵在听了蓝医士的话后,转眼间便起离开了石径小道,走出数步后,她深深地说道:“谢谢你……”

    说罢,快步起往湖心岛中央的小屋奔驰而去。

    蓝医士缓缓转过,望着那渐渐消失的红色影,泪水再度浸湿了眼眶。

    因为没有船,湖心小屋又在岛屿中间,所以云雀灵找船到达小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阳光明媚,炙的太阳烘烤着大地,立在湖岸边,感受到湖风徐徐而来,不给人一种凉爽的感觉。

    一路行来,云雀灵都没有见到顾月寒的影,她从来没有想到,顾月寒能为她付出那么多,想起他默默地守候在自己的边,云雀灵的 整颗心都跟着痛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来到古代之后,她会与这几名男子发生如此揪痛人心魂的故事,而所有人中,她似乎对顾月寒最为苛刻。

    “寒,你千方不要有事,不然你让我怎么活?”

    她不想欠他的呵,因为她已经欠他太多了。

    云雀灵走在湖岸边,

    眸光四处寻望,阳光撒在江面上,泛起金色的光芒 ,浪沙淘尽,白浪层层叠叠翻卷而来。

    想起他为了躲避她不给她带来伤害,默默的在这个岛上生活了那么久,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噬心的痛。她不是答应过他要为他寻找李半仙的么?为什么他不能等她?

    云雀灵来到小屋却没看到顾月寒,她焦急的一直沿着湖岸边向前行走,一直走到傍晚十分,方才在岸堤上看见了一抹熟悉的影。

    那人穿着一火红的衣衫,他立在垂柳旁边,狭长而妖冶的眼眸静静的看着湖面,手里拿着的是一支精致的蝴蝶簪,那只蝴蝶静静的躺在玉簪上,微微颤动的翅膀像是随时都要展翅飞翔。

    云雀灵的心陡然一跳,如此这样的装扮,不正是那年她初见他时那般么。

    顾月寒迎风而立,湖风鼓起了他红色的衣袍,在后猎猎翻滚。

    风的声音很大,再加上他浑的血液都已布满毒素,是以,他没能听见正有脚步声向他靠近。

    云雀灵在看见顾月寒的那一刹那,喉间哽咽了,似堵了铅块一般,眼泪就那般不争气地滚落了出来,隔了半晌,云雀灵才将气息调匀,她立在顾月寒的后,唤了一声:“寒……”

    顾月寒在听见这个声音时,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他自嘲的扯动了一下唇角后并未回头,他是因为太思念她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祥的幻觉么?

    顾月寒见顾月寒并未回头,又加大声音唤了 一声:“寒寒……”

    顾月寒高大的躯随之一僵,他缓缓地转过来,眼眸就这般地定在了原处。

    只见自己后一步之遥处,一名红衫女子卓然而立,她的墨发只梳了一个单髻在一侧,上面只简单的装饰了一下,悠然而淡雅。

    这是灵儿么?他没有做梦么?

    可是,她怎么会来这里呢?

    “灵儿?”

    顾月寒定定地望着顾月寒,此刻,他的脸上已经没了往的光泽,眼眸也不再是那么多闪着流光的桃花眼,似乎已经没了焦距。他因为毒素的关系,他双眸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了…….

    心,跟着疼痛起来,顾月寒激动之下竟是跨步而上扑进了他的怀中,在他怀中哭泣道:“寒寒,你告诉我,告诉我,你没有事,你不会有事的……你告诉我!”

    一想到顾月寒会因她而死,她的心就好慌,好乱,好痛……

    顾月寒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他怀中的人儿,是那个他一直恋的女子么?

    她不是一直讨厌自己憎恨自己么?又怎会扑进他的怀中 ?

    云雀灵的眼泪簌簌而落,浸湿了顾月寒火红的衣衫,当那滚烫的温度灼顾月寒的肌肤时,他方才从怔愣中惊醒过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个叫做云雀灵的女子,那个他一直慕的女子,此刻,正在他的怀中落泪。

    她的泪,是为自己而流么?

    能用自己的命换得她一次的回眸与疼惜,如此,他是不是也就无怨无悔了?

    云雀灵见他不说话,双手一抬,紧紧圈住了他的躯,仿佛只有感受到面前之人躯的滚烫时,她的心才不会那般的没有着落。

    “寒寒,你怎么不说话?你快告诉我啊?告诉我你没有事,告诉我……你不会死!”

    顾月寒一手回搂住了云雀灵,一手缓缓抬起,抚上了云雀灵墨色的发丝,她的发丝光滑而柔顺,如上好的绸缎一般,这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将她搂在怀中。他的心,当真是雀跃不已。

    “灵儿,你讨厌我跟在你的边么?”顾月寒开口,轻轻地在她头顶上方低声问道。

    云雀灵摇晃着头,否认道:“我不讨厌,一点也不讨厌,我喜欢你像那松胶一样一直不停地粘着我……”

    顾月寒眼眸低垂,模糊的眼眸中慢慢的云集起了雾霭,眼眶之中有了潮湿的意,有她这句话,他做什么都值了。

    “那好,那我就一直粘在你的边,永远也不离开……”

    是的,他的血流淌在她的体里,她想甩也甩不掉了呵

    ,如此,不也是一种永远么?

    一席话语之后,云雀灵缓缓从他怀中起头来,她着着他,他还是那么美,如同邪魅的脸庞,桃花瓣的肌肤,妖治般的双眸。

    “寒,你答应我了,可就不能反悔了。”

    顾月寒摇摇头道:“我不反悔……”

    云雀灵看着顾月寒摇头的样子,不知怎地,心中又涌起了一股悲伤之,她又将头埋在他的怀中,竟是抑制不住地大声哭泣起来:“寒,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么害怕,害怕你在一瞬间就离我而去?“

    “不会的……”顾月寒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觉喉间忽而升起了一股血腥之意。

    他垂眸看着怀中的女子,用内息将那血腥之味压了回去。

    然而,这一压,却让体内翻涌的血液更加肆意而猖狂的反击起来。

    他想,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老天啊,为了什么不让他独自一人消失呢?为了什么要让灵儿看到他死去的模样?

    老天,你……何其残忍?

    他走了,就没人陪她了……

    “唔……” 因为体内已经虚无,顾月寒再也抑制不住地偏了头朝外闷出血渍来。

    当风中传来血腥之味时,云雀灵不瞪大了眼眸,她瞬时从顾月寒怀中撤离而去抬眸望他:“寒……你怎样了?你怎么吐血了?”

    顾月寒笑了,嘴角的血渍绽放出一朵妖治的花,他说:“灵儿,我还想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头太大,你先离开吧。”

    看着他的模样,云雀灵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下去了,她忽而歇斯底里地朝他吼道:“顾月寒,你是傻子么?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我的命是命,你的就不是了么?你以为你这样做,我会很感激你么?我不会的,我只会认为你很傻,很傻……”

    “我不需要你的感激……”顾月寒一句话还没有说完, 便再度朝外喷出了血渍,高大的躯似被抽干一般颓然地朝堤岸上倾倒而去。

    云雀灵早已泪流满面,见他忽然倒地,惊得旋即伸手扶住了他的躯,却不料,脚下一个趔趄,两人竟是一起摔倒在了堤岸之上。

    顾月寒见云雀灵没有站稳,担心她刚恢复的子受到伤害,他子一斜,垫在了下面,云雀灵整个人便倒在了他的上。

    云雀灵压在顾月寒上后,顾月寒又吐了一口血,云雀灵忙地翻坐起,扶住顾月寒的臂膀,让他伏靠在她的肩头之上。

    “寒,你感觉怎样了?我带你去找神医,你知道么,我听人说李半仙就在附近,我们去找他”说话之间想把顾月寒扶起,可是被顾月寒躲开了。

    “灵儿,没用的,求你让我在你怀里躺一会吧,就一会儿……“顾月寒祈求道,唇角边挂着一丝血渍。”

    云雀灵抬手抹干了顾月寒唇边的血渍,带着哭腔说道:“好,我不动,我一直抱着你”

    “灵儿,我走后好好的照顾自己……” 他答应莫如风要照顾她,但是自己这体,怕是要失言了,希望灵儿能忘记这些伤痛好好的活下去。

    云雀灵听着顾月寒气若游丝的话语,她眉头一蹙,说道:“寒,我们先不说了,你让我带你去治病,怎样?”

    顾月寒摇头道:“灵儿,你莫要再自欺欺人了,我……没救了……”

    云雀灵一听,直接否认道:“不,一定,一定有人解的了这毒”

    云雀灵疯狂地摇首,她将头埋在顾月寒的怀中拒绝道:“寒,你不能死,你怎么可以死?你不是说要一直粘在我的边吗?男子汉大丈夫,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嗯?”

    顾月寒挣扎着抬起手臂,再度抚上了云雀灵的墨发:“灵儿,倘若有来世 ,我希望第下一次走进你心里的人,是我……也希塑,自己不会以一种欺骗的方式出现在你的面前……如此,你该是会上我的吧?”

    “寒,只要你好好活着,不用来世,这一世我都可以给你,真的!”

    子渊眼眸亮了一下,他问道:“真的么?”

    倘若他好好活着,这一世都给他?

    &nb

    sp;真好,只可惜,他无福消受了。

    云雀灵头如捣蒜,猛地点头道:“真的,只要你活着,我就嫁给你……寒,我求你了,你别死……”

    “灵儿,我死后,把我放在湖面上,一把大火烧了吧……如此,也好涤净我的灵魂……” 这个地方很美,他和她都很喜欢,他想呆在离她近点的地方。

    “不,寒,不要提死字,我不许,不许,你知道么?你听见没有?”云雀灵凄厉的喊声响在岸边,似乎都能穿透苍空到达彼岸一样。

    “灵儿,你的体内流淌着我的血,所以……你要好好活着,将我那一份也一并活好……如此,我死也瞑目了……”

    “不,你不能死,不能死啊,明天就是我们约定十年的君子约,你难道想缺席么?……”

    顾月寒偏头微微的笑了,他的笑虽然苍白,但是依然俊美。十年君子约,那个时候答应过的,但是自己恐怕等不到那么久了……..要失约了呵。

    “灵儿,我你,此生无悔……”

    说完这句话后,顾月寒抚上云雀灵墨发的手在这一霎那间垂落了下去,明媚的眼眸也就此阖上了。

    “不——”

    感觉到怀中之人的无力时,云雀灵悲怆地大喊出声。

    她紧紧的抱着顾月寒的尸体,这时的他,躯已经渐渐冰凉了。

    顾月寒静静地沉睡在云雀灵的怀中,面容十分的恬静。

    云雀灵看着怀中的男子,眼眸已经哭得疼痛,内心早已柔肠寸断了。

    其实,在云雀灵的心中还是有一分希冀的,她希望顾月寒只是暂时的休克,而不是彻底的死去。

    是以,她一直抱着顾月寒的尸首,在湖心岛边一直坐了七天七夜。

    可是,七天七夜过后,怀中冰冷的男子却没有一点转圜的迹象。

    云雀灵终于绝望了:“寒,去到奈何桥边时,记得多问孟婆要一碗汤,把我和一切不快乐的事,都忘了吧,好好过新的生活……”

    第七,当天边的晨曦渐渐布满整个湖面时,云雀灵便起去寻了一些树枝,随后用一些藤蔓将那些树枝编织起来,做成了一个竹筏,竹筏做好后,云雀灵又在附近找了一些花花草草,她将那些花草编织在了竹筏之上,最后,将顾月寒平放在了竹筏之上推入了茫茫湖水之中。

    然后点起了火把,抛向空中,火把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准确无误的落在竹筏上,大火瞬间燃烧起来。

    云雀灵朦胧了双眼,对着竹筏挥了挥手,说道:“寒寒,一路珍重……”

    眼眸低垂,落下了深沉的泪水,然,却在泪水滴落的那一刻,云雀灵终是抵不住连来的困乏,生生地晕倒在了堤岸之边。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