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死网破

    “哈哈……烟儿,你的心该会很高兴吧,爹就送他来陪你好吗?”

    鬼墨子的笑声还在持续,顾月寒,叶绝尘等人都在想办法恢复体力,软骨散,可以让人体失去力气,功力也得不到释放。睍莼璩

    云雀灵陡然间睁开眼睛,她瞪着已然阖眼的莫如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男子的容颜似烙印般镌刻进了她的心底,只是现在,那曾经灿若星辰般的眼眸从此闭上了,她伸出手颤抖着拿至他的鼻端,想要探析他的呼吸。

    然,那静谧的状态让她的意识在一瞬间崩溃了。

    “不——”

    如风,她的如风,他怎么可以死?怎么可以?

    “啊——”

    云雀灵抱着莫如风,墨色的发丝飞扬而起,脸上的神痛苦至极,她的声音苍凉而凄惨,透着无与伦比的悲戚。

    她的就这般逝去了么?她不相信,不相信!

    她慌忙地将莫如风放在地上,双手交叠在他的前朝下按压起来,她拼命的按压,数次之后,那闭眼的人儿却仍旧没有回转的迹象。

    “如风,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为什么他们的之路会走得如此艰辛?为什么?

    泪,无声而下,湿满了衣襟。

    “如风,你不是答应过我,要与我一起天长地久么?”

    “如风,你不能食言,不能……”

    话语声回在空旷的地域之内,让所有立在旁的人都为之一震。

    目睹自己心之人在自己面前惨死,这是不是世界上最难过的一件事?

    许是哭到泪干了, 云雀灵陡然间站起,她的眼睛愤怒如火炬

    她盯着笑的狂妄的鬼墨子,气得浑颤抖。

    雀灵直视他:“我要杀了你!!“

    她仰起修长的脖颈,正如君临天下的女王。

    猎猎扬起的红衣,在黑暗中,依旧如烈下一般鲜艳,一般眩目!

    在云雀灵脸上,稚气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倔强的坚强!

    她的光芒——

    终究没有人可以阻挡!

    她就像变戏法似得,从袖口中掏出一把精致小巧的玉笛,放到唇边,用力的吹了起来。

    鬼墨子立刻无法置信的望向雀灵,她会音攻!而且这攻击已经达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我要杀了你!”雀灵双眸已经怒火滔天,她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他为她的如风报仇!

    这笛子是她在东躲西臧中找到的,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随着笛声的高低起伏,地上的剑柄也像是受了控制般飞了起来,而且还直鬼墨子。

    鬼墨子完全没有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他猛的挥起长袖想要挡着那些汹涌无比的利剑,奈何数量太多,几乎是从四面八方,以飞快的速度刺过来。他口被刺了一剑。

    一股冰凉灌穿人他的膛!

    他愕然地低头看去,只见一把锋利的剑从他的口冒出来!

    唔——

    鬼墨子捂住口,没想到这丫头的武功这么厉害。

    其实雀灵的音攻只练到了第六层就练不上去了,似乎遇到了巨大的瓶颈,没想到在这愤怒之下,那个瓶颈似乎被她冲破了,直接到达第七层。

    云雀灵并没有因此停下,而是更加卖力的吹起笛,伶俐的曲调好似一曲充满仇恨的狂想曲,一直在不停的变化着曲调的高低。

    她眼睛紧紧盯着口血如泉涌的鬼墨子,那眸中的仇恨无与伦比。

    “灵儿”顾月寒等人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看着云雀灵,她不是在瘟疫后失去了武功么?怎么现在会音攻了?而且还那么厉害。

    雀灵的瞳孔猛然紧缩!她发现鬼墨子口的血居然渐渐消失,狂舞的黑袍象愤怒的毒蛇!

    鬼墨子满脸恨意,五官有些扭曲:

    “臭丫头,就凭你也想伤得了我吗?!”

    雀灵后背一片冷汗!

    鬼墨子转头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莫如风,桀桀笑道:“徒儿,想不到有人会巴巴跑过来为你陪葬!为师就发一回慈悲,将她送去伺候我烟儿好了!”

    怒火燃烧雀灵全,她星眸微眯,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扣紧玉笛。

    啪——

    玉笛碎裂在地上!

    雀灵被黑纱狼狈地卷翻在地,她的长发凌乱地散开,脸上多了一些伤痕。

    鬼墨子冷哼:“凭你也配口出狂言!”

    雀灵站起来,背脊得很直:“你的本事只是震碎一只笛子吗?!”

    她握紧拳头,沉声道:“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滔天的怒气——

    愤恨的怨念——

    熊熊地从雀灵背后燃起!

    她仿佛在烈火中一般,整个人在燃烧!

    她的扑过去,手中的一把利器冷冷泛光,撕裂开空气,直直的往鬼墨子眉心而去。

    眉心巨裂!

    烈焰焚烧般的剧痛,自眉心重撕裂而下!

    鬼墨子大痛,震而立,墨黑色的衣衫激烈怒扬,他面色惨白,反手拔下刺入自己额中的利器!

    一根蝴蝶簪,泛出黄金般的光泽。

    她将簪子刺入他的眉心,眼中是仇恨的血红。

    “你!找死!”鬼墨子厉声嘶吼,眉心血柱如箭般急喷。

    说完他甩出一个掌风,把云雀灵击出很远。

    一串血沫呛咳着从她嘴角涌出,血沫越涌越多,她的面容渐渐苍白如纸,鲜红的衣袍衬得她更加凄艳。握住簪子的双手颤抖无力,但她依然握得很紧。

    她吃力地仰头端详躺在地上的莫如风,他是那么静静的躺着,仿佛睡着了一样。见他无恙,宽慰的笑容缓慢地扯动她涌着血沫的唇角。她的腿再没有力气,子向地面坠去,那一掌击中了她的膛震破了她的后心,如注的鲜血浸满红裳,血红鲜红,分不清楚哪是衣裳哪是血。

    “灵儿!!!”

    “雀灵!!!“

    趴在不远处的顾月寒等人心惊的呼出声音,但是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他们中了毒,不能动。

    “灵儿”不远处杨曦儿呼唤而来。她绕过重重的人群,在其他护卫的保护下飞到雀灵边。

    “曦儿…….”雀灵痛苦的支起子。

    “灵儿,你看这个“杨曦儿扶起雀灵,从背上拿出一把琴摆在雀灵前。她已经受了重伤,刚才为了闯进来,她不小心触碰了葬碟谷的机关,不善于破阵的她已经被暗器伤的片体鳞伤,往常的白衣已经血迹斑斑,还好她终于把琴送到了,这是紫衣让她一定要带来的琴。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她带来。

    看到琴,雀灵疼痛的子似乎一下子变的有力起来。

    她把琴放在面前,双腿盘膝而坐。

    双手抚摸在琴玄上,这是莫如风的红玉凤琴。

    “别想再用音攻!对我没用!“鬼墨子怒吼一声,一个掌风而来。

    红玉凤琴自中间裂开!

    七根琴弦竟然只剩下完整的一根!

    雀灵忍痛,双眸聚寒,她十指不停的波弄那根琴弦。

    银色如飞龙,带着闪耀的空灵,划破天际,箍扼住鬼墨子的脖颈!

    雀灵的攻击正如乐曲般美妙。

    他不准备给鬼墨子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一次

    ——

    鬼墨子必须要死!

    猩红如墨的黑衣,苍白冰冷的脸庞,眉间喷涌的血河,鬼墨子疯狂痛呼旋转如陀螺,血花飞溅四周,满园满谷皆是血腥。

    银色琴弦收紧。

    鬼墨子的功力急剧消散中。

    她盘坐在哪里。

    如火海中涅的凤凰!

    云雀灵拼命抑制住澎湃紊乱的呼吸。

    当她弹完最后一个曲调时,那根琴弦应声而断。

    飞扬的红衣渐渐静止。

    剧痛撕裂他的体,视线已是一片血红,鬼墨子失去控制地旋转。

    他看到了顾月寒,顾月寒眼里闪烁着对他的仇恨,他看到了叶绝尘,然而此刻叶绝尘的眼中只有漠然;他看到了眼中 满是仇恨的南宫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莫如风,看到了十指收紧琴弦的云雀灵……

    山谷中的风自他耳边呼啸而过。

    鬼墨子觉得那样冷。

    原来,失去了他们母女两人,他是如此寂寞啊……

    生命流逝中,鬼墨子看到了雀灵。

    她红衣鲜艳如初升第一抹朝霞,笔直的坐在那里,嘴角有血迹,可是倔强的生命力让她的面容灿灿生光。

    鬼墨子恨极了她!

    是她一手毁掉了他所有的幸福!是她杀了他的烟儿,他唯一的女。

    若是他能早点听萧凝烟的话,早点出山制服这个丫头,那么他的烟儿就不会死……..

    鬼墨子张开双臂,纵声狂笑:

    “来吧!用我的死亡毁灭一切!!”

    这声狂笑惊破天际!

    鬼墨子的体伴随猩红血衣炸飞四分五裂!

    这是——

    鬼墨子最后的攻击!

    血雾漫天,凌厉如鬼的杀气,向山谷中所有的人杀去!他纵然要死,也要让他们全部死去!

    叶绝尘等人已经恢复了些体力,赶紧飞急退!

    叶绝尘慌忙的飞到杨曦儿旁,把她带走。

    顾月寒和南宫澈咬紧牙关,努力的靠近云雀灵想要保护她。

    雀灵也可以急闪躲避鬼墨子最后的一击,因为体内毕竟有紫气珠,她并没有受多么重的伤,应该可以躲得过去。

    可是,她知道躺在地上的莫如风无法躲过这一击!她不相信他已经死了,就算死了她也不能让他抛尸荒野,而且鬼墨子上是充满剧毒的,他常年以试毒,他自我毁灭,那么那些毒素一定四处飞溅…….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