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离死别

    看到似乎已经接近发狂的师父,莫如风无波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不忍,再怎么说鬼墨子也是他的救命恩人,还有传授他医术的师父,他虽然只学了会救人的医术,其他害人的毒术他没学。睍莼璩

    一为师终生为父,他怎么能忍心?

    “师傅,徒儿不孝没能保护好烟儿,你要罚要骂徒儿都无话可说,只是雀灵她是无辜的,你莫要迁怒于她!”莫如风诚恳的说道,如果是师傅想要出气就冲他来好了,这是他欠他们的,他绝无怨言。只是若要伤害到雀灵他是绝对不准许的。

    “莫要迁怒与她?!哈哈哈哈……”鬼墨子好像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般,仰头大笑。

    笑声传遍了整个地牢,让本就森潮湿的地牢显得更加的赫人。

    笑了很久,鬼墨子终于笑累了,他双眸已经腥红,满腔的愤怒等待爆发,一双鹰眸紧紧的盯着白衣的莫如风,那眼神似乎要在他上烧出一个深深的洞来。

    从小萧凝烟就是他心尖上的,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至从萧凝烟的娘死后,鬼墨子活下去唯一的寄托就是这个宝贝女儿,他恨不得把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拿到女儿的面前,从萧凝烟十岁的时候,就嚷着要嫁给莫如风,自己这个做爹的看到莫如风的人品,无论是气质,才貌,都是顶尖的,自己当然也高兴女儿能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徒弟。

    鬼墨子很高兴,莫如风也答应了要娶萧凝烟为妻。

    原本想着不久就可以喝上女儿的喜酒,看着女儿披上嫁衣,在天之灵的青儿也该欣慰了(青儿是萧凝烟的这世的母亲,名唤玉青,鬼墨子唤她青儿)

    却不想……..他一个年迈的父亲居然要…….白发送黑发人,让他怎能不恨怎能不恨呐?

    “我不仅要迁怒与她,还要让她生不如死!至于你我要送你下去陪我的烟儿,她在地下一定很寂寞,你也知道的,她那么想嫁给你,我就送你下去给她当个伴儿,让你们做个鬼夫妻,哈哈哈哈!!”鬼墨子疯狂的大笑,往常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现在已经松散开来,几缕发丝无力垂落下来遮盖住了那扭曲的面孔。

    “师父,你这样是不讲理的”莫如风有些微怒,他欠他们的他会还,但是不关雀灵的事,她是无辜的,他调查了,萧凝烟之所以被人玷污是因为她想要杀灵儿,灵儿也只是适当的反击,却不曾想被那个恶贼杨霄给…….

    而且他已经替了烟儿报了仇,为何他说的话他的师父一句话也不相信?反而还迁怒与雀灵,一直雀灵就是莫如风的逆鳞,谁敢碰她就是他的死期!哪怕是自己的师父也不例外,再说了他在自己上下了蛊,他欠他们的也该还清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带着灵儿逃出去,然后再想办法。

    “师父,我欠你的我会还,但是你不该迁怒雀灵!”莫如风沉着脸冷冷的说,那语气中的寒意让鬼墨子一愣,随即他又讥笑了起来。

    “你以为为师父怕你?莫要忘了你毕生所学是我传授给你的!”那意思就是说,莫如风要阻止他动云雀灵那是痴心妄想,甚至是自不量力。

    “师父!你要是敢动灵儿,那徒弟只好得罪了”莫如风毫不客气的说满脸的决裂。

    “哈哈哈,小子,你现在还有空关心别人?现在你都自难保!来试试我新研发的毒物怎么样?”鬼墨子森森的说道,一双鹰眸不停的在莫如风上来回巡视着,寻找下毒的最佳位置。

    还未等莫如风反击,外面就吵杂声一片。

    “大事不好了,谷主!云雀灵被人救走了”一个护卫急冲冲的跑进来报告。

    “逃了?!一群饭桶!还不快给我追”

    “是!”

    一番言语自然看在了莫如风的眸中,只要灵儿逃走了,那么他便一定能够逃脱。

    然,当他还未来得及施展手时,却听鬼墨子再度说道:“莫如风,你小子一定在想,云雀灵跑了,我就不能奈你何了么?”

    莫如风只是微微的抬头,没有说话,深邃的眼眸里面一片清澈,看不出他现在想什么。

    “哼,别以为她真的能逃的了,我倒要看看她能逃出的手掌心!”鬼墨子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出了地牢。

    外面已经闹翻天了,连皇

    宫的羽林卫都来了,鬼墨子眯了眯眼睛,看来这丫头还真不简单。

    看外面的趋势,想必还没找到云雀灵,鬼墨子诡异的笑了,想必这丫头是舍不得莫如风,只要莫如风在自己的手上,这丫头是逃不远的。

    想到这里,鬼墨子马不停蹄的往地牢而去。

    但是当看到空空如也,和满体尸体的地牢,鬼墨子知道他晚了一步,莫如风已经被人救走了。

    哼!葬碟谷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出的,惹急了我,我就让你们死在这里!鬼墨子心里咆哮着。

    一出门,外面已经被层层围住。

    站在最前面的是莫如风,顾月寒,南宫澈,叶绝尘。

    “鬼墨子,快点放了雀灵!“顾月寒站在人群中朝鬼墨子吼道。

    鬼墨子挑了挑眉,似乎才看到顾月寒一般,剑眉微蹙,哼道:“呵,这小子又是谁?”

    顾月寒懒得理他,只说道:“若不想造更多人员伤亡便放了雀灵,让我们离去,否则,休怪我们心狠手辣!”

    鬼墨子微微一愣,知道这些人一定认为那丫头在他手上,看来可以好好利用下。

    思及此鬼墨子心里的小盘算打了起来。微微一笑,面对顾月寒的呵斥,鬼墨子哈哈哈地笑了出来,随后,他的手朝旁一展,说道:“是么?倘若用这个东西,我想,造成人员伤亡的,不会是我这一方吧……”

    鬼墨子的话语之中透着一股诡异,冬里厚厚的衣衫随风扬起,在魅夜中扬起一道森的弧线,只见那弧线的末端忽而传来一阵凉风飕飕,待众人定睛之时,却见一阵白茫茫的烟雾飘过。

    “糟糕”

    “软骨散”

    顾月寒和莫如风等人都知道邪医鬼墨子的厉害,没想到这么险。皆是瞪大眼眸惊诧出声。

    “不错,有点见识”鬼墨子见他们马上就知道自己撒的是软骨散,再度开口嘲讽起来。

    “卑鄙!“

    “哈哈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叫战略!抓起来!等我抓到那个丫头再慢慢来收拾你们!“鬼墨子大笑。

    “什么……“莫如风几个瞪大了双眸,现在知道上当了已经晚了。

    “我的好徒儿,你莫要再挣扎了“鬼墨子说着就一剑刺了过去。

    “唔——“莫如风闷哼一声,背上被狠狠的刺了一刀,加上体里的蛊毒,他子已经很虚弱了。现在似乎感觉体内的血液在四处流动着,不受控制,再这样下去会筋脉尽断的。

    “滋味如何啊?我就一个一个的来!“鬼墨子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你给我住手!“南宫澈吼道。

    “你们最好乖乖的,叫你那些侍卫别轻举妄动,不然我就把你们背上刺满洞!“鬼墨子威胁道,他要一个个折磨他们,既然送上门,怎么能不好好款待下呢?

    就在他们一个个软弱无力的趴在地上毫无办法的时候。

    “如风——”

    正僵持之际,忽然听见一阵女子的声音在人群之中乍然响起。

    无论是莫如风还是顾月寒抑或是鬼墨子都为这声呼唤而瞪大了眼眸,因为那声音不是来自其他,而是云雀灵发出的声音。

    云雀灵在人群中穿梭着,她拨开人群朝莫如风奔去,鬼墨子似乎也愣在了当场,并没有派人阻止她的行为,也许,这丫头出现了,才会让没被中软骨散的羽林卫撤退。

    “如风……”云雀灵朝莫如风扑了过去。

    顾月寒眸色黯淡,盯着那飞奔而来的女子。

    她竟是那么在乎这个人么?

    云雀灵扶起莫如风后,从体内提了一些内力将掌心放至在莫如风的背部为他度起真气来。

    莫如风看着云雀灵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心里的思念便如潮水般泛滥而出,而那蛊也就在此时应运而生。

    这是他用生命去的女子呵,为何他总是让她受到伤害呢?

    nbsp;夕阳下,女子的容颜妍丽似初的绒花,细眉远山如黛,杏目如画,透过这张绯丽绝色的容颜,他竟是看到了那被她刻意忍住的眼泪。

    灵儿……

    蛊之毒在体内蔓延,的殇无法言喻,那些缓缓注入他体内的真气让他的心暖了,也蓬勃而出。

    终于,望着那朝思暮想的脸庞,他再也抑制不住喉间的腥甜,吐出了一口血渍。

    云雀灵见状神色慌张,大惊失色道:“风,你怎么了?怎会吐血?”

    莫如风神色苍白,唇角的血渍映在他的脸颊上显得格外的刺目,他摇了摇头,唇边溢出淡笑,回道:“灵儿,我没事……”

    鬼墨子在见到莫如风吐血时忽而张狂地大笑:“哈哈……烟儿,你看到没有?你的师兄很快就来陪你了,哈哈……”

    黑色的衣袖在风中飞舞,白灿灿的胡须也随风飘动起来,似乎在风中吟出一首歌曲,那歌曲,是疯狂之人的喜乐,却是两厢慕之人的悲曲。

    云雀灵莫如风倘若今天死了,那么,他是你杀死的,因为他中了的蛊,因为他对你恋至深,所以才会痛若刀绞。

    呵呵,心之人被自己杀死,这样的场景会不会很有意思?

    云雀灵因着鬼墨子猖狂的笑声而回转了头,口中怒道:“疯老头,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骂了一声后,雀灵转而扶起莫如风对他柔声说道:“如风,我带你去疗伤。”

    莫如风强忍住心中的痛苦,雀灵对他多一分的关于他来讲便是多一分的煎熬,他知道,自己恐是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而那些呼之出的血渍,他再也无法吞咽,再也无法掩藏了。

    又是一股浓稠的血渍涌出喉间,云雀灵见状慌乱不已地拿手去拭去他唇边的血渍,眼泪滚落成行:“风,你不要吓我……”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给他度了真气以后他反倒是吐起血来,还愈加的厉害?

    莫如风抬掌,他握住云雀灵的手,指腹在她手背上轻轻地摩挲对她说道:“灵儿,可以答应我一件事么?”

    云雀灵将手抽出来覆盖住了莫如风的手掌,他的手背,一片冰凉,她泪如雨下,点头道:“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答应你。”

    莫如风的凤眸中闪烁着珠帘,那幽深的眼眸中蕴含着千万愫,有不舍有无奈,还有,浓浓的愫,他说:“灵儿,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

    只要她能活下去,那么他就死而无憾了,只要她好好的。

    雀灵听着这状似遗言的话语,摇头道:“不,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呢?有你在边,我会活的好好的,我们要一起长命百岁的啊……”

    她不敢想象,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他,那么她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样的颜色?怕是只有黑夜了吧?

    不,他一定不能有事,她不能让他有事!

    “灵儿,答应我,好么?”莫如风看着云雀灵哭湿的脸颊,心痛不已,那源源不断涌来的血渍滑出了唇角。

    他没有说其他话,只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她,答应他,好么?

    他不敢奢望太多,只希望她能好好活下去。

    云雀灵将头埋在莫如风口处,当她感受到他口处传来那越来越微弱的心跳声时,她恐慌了:“风,告诉我,你不会有事,告诉我……风……”

    莫如风唇边仍旧带着笑,他再度问道:“灵儿,你答应我,好么?”

    “好……”云雀灵沉沉地闭上了双眼,微微点头道:“好,我答应你,答应你……”

    莫如风见凌萧若答应了自己的话,他转眸看向后的顾月寒,对他说道:“顾月寒,灵儿以后就拜托你了……”

    他调查过,顾月寒是离花宫宫主,鬼墨子是不会傻到和离花宫作对的,所以顾月寒一定能保护灵儿,而且他还是那么着灵儿的,有他照顾他也放心了,虽然他不得已杀了他和灵儿的孩子……

    只要他照顾好灵儿,他便不计较了。

    “莫如风,你自己欠下的责任你自己来还,你这样还是不是男人

    !”顾月寒当然知道莫如风的意思,可是雀灵有他才会幸福,自己是永远替代不了那个位置的,而且他已经放下了,只要灵儿幸福。

    莫如风转回头,他再度看向云雀灵若,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灵儿,我你,此生无悔……”

    能为而死,他,无怨无悔……

    其实他好想与她长相厮守,与她一起隐匿江湖,看草长莺飞,赏长河落,他真的好想拥着她入眠,只因他贪恋她怀抱的温暖,他还想与她一起生许许多多的孩子,儿女承欢膝下,该有多美好。

    只是,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已经是奢望了,永不可求。

    话语落下,莫如风终是因着疼痛而闭上了眼眸。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